UCAN Vietnam UCAN India UCAN Indonesia ucanews.com
UCAN China

【博文】陈日君枢机:秘密和模棱两可已成了常规

標籤連結: , , , , , ,

18 December 2018

【博文】陈日君枢机:秘密和模棱两可已成了常规

十二月十七日放上网页

十二月十六日夜

秘密和模棱两可已成了常规

每天等待着坏新闻。昨天早上在《苹果日报》「两岸国际」版看到「教宗要求为大局『犠牲』闽东地下主教让位」。再追回去看了《亚洲新闻》及「一位闽东教区神父」在网上透露的细节。我写了一篇文章。

昨晚教会礼仪已进入将临期的「喜乐主日」,我的文章看来不太合时,我把它冻结了一晚。

今天早上穿了粉红的祭衣,静静地在修院小堂举行了圣祭。进台咏取自圣保禄致斐理伯人书「你们在主内应常常喜乐:我再说:你们喜乐吧!……主快来了!」

第一篇读经取自索福尼亚先知。这位先知不是「上主伟大的日子,忿怒的一天」的先知吗?他不是预言上主「要向地上的一切居民执行彻底而又可怕的毁灭」吗?他也有喜乐的讯息吗?是,因为他也说:「上主为自己留下谦逊和贫苦的百姓」,又说「熙雍女子,你应欢乐!……以色列的君王……上主在你中间……上主你的天主在你中间,祂是一位施救的勇士」。

(让我讲两句似离题的话。

当我提议用那幅出现在新书封面的照片时,出版社的负责人以为不太适合,他说:『这本书的内容相当「悲」,这幅相太喜乐了。』我解释说:「这幅相证明教宗本笃很『锡』我,也就是说我有资格解释他的信。」

其实,书名「为了熙雍,我决不缄默」取自依62:1,背景也是充满喜乐的。我那本书的内容相当「悲」,但我那最后一句话是充满希望的:「回到教宗本笃的信」!)

弥撒后我在网上想找多些今天的新资料,什么都找不到,甚至《亚洲新闻》昨天的那报告也不在首页了。有朋友给我看《Global Times》在十四日及十五日有详细的报道,部份也得到教廷发言人的肯定。在这情形下我决定还是把昨天写的文章稍作修改登在这里。

十二月十五日

结果还是一个敏真谛(Mindszenty)事件的重演

切利总主教(Claudio Maria Celli)真了不起,已七十七岁的他还不断出现在北京钓鱼台国宾馆(他似乎像「今年两次亲自去罗马递信给教宗的」陈枢机一样伟大,将来第一位教廷驻北京大使的职位非他莫属)。去年这个时候他就是在那宾馆劝汕头的庄建坚主教辞职,庄主教的回应是:照良心他不能让位给黄炳章这样的人(庄主教知道教宗可以命令他退休,甚或罢免他,他一定会听命)。

跟着,国务卿又亲自写信劝庄主教,看来庄主教也没有改变立场。

今年一月教宗接见我时很清楚的给我说:「我已叫他们(他的合作者)不要让敏真谛(Mindszenty)事件重演」,那也就是说「一定要劝服汕头那老人家,而不要用权力来命令他。」

在今天的新闻里我没有看到庄主教的照片,但新闻说切利总主教也「宣布了」汕头庄建坚主教会让位给最近被免了绝罚的黄炳章主教。看来教廷还是重演了对待敏真谛的手法:用了教宗的权力命令他卸下主教职,为「顾全大局」。

郭希锦主教比庄主教年轻得多,思想清晰。他早已申明,不论所谓「顾全大局」是对是错,他的本分是服从。虽然罗马来的信是帕罗林枢机(Pietro Parolin)和斐洛尼枢机(Fernando Filoni)签署的。他有理由相信那不可能没有教宗批准的,所以他接受了,让位给曾遭绝罚的詹思禄主教,退任辅理主教。

一位闽东教区的神父在他的频道似乎很兴奋地说:「让我们向郭辅理主教致以由衷的敬意!……这种极为难得的服从精神恰恰是我们神职人员的基本持守」他又加了一句:「但却常常缺乏的(?)」这位神父的心情是否代表其他神父,不得而知。

《苹果日报》转载香港的徐锦尧神父说:「地下主教情愿听从教宗都是好事,因为地上、地下团体长年内斗会消耗元气」。我绝对同意服从(不反抗)是好事,但倒要问下徐神父:教廷目下的「投降」措施岂不更把无数(地上、地下)忠贞兄弟姊妹的元气消耗清光?

放下闽东个案,让我们做一些全面的分析

教宗在九月廿六日的文告里说「他决定免除了七位非法主教的绝罚,重新接纳他们到教会圆满的共融中。」当时我问教廷代办这是否等于承认他们为那七教区的合法主教。他说:「不知道。」

我记得汤汉枢机说过:「解脱绝罚及赋与教区主教职权是两回事」,他和教廷往来密切,大概不会懂错的吧!

况且教宗在公文中接着说:「与此同时,我要求他们,藉具体与有形可见的行为来表达与宗座及遍布全球的教会所恢复的合一,即使在困难中他们仍应保持忠贞」。这是不是意味:在把教区交给他们之前还需考察一段时期呢!

那位闽东神父说切利及代表团在北京除了詹思禄也召见了其他六位地上主教,《Global Times》似乎也证实这点,还引证黄美秀教授说这次聚会是为讨论那些主教管哪些教区,并在各教区里负什么责任。那末说他们已「合法」并不符合事实。

如果上面的分析正确,那末切利和两位闽东主教的合照也不证明那是正式的交接。切利总主教有什么身份,他不属教廷国务院,也不属万民传信部,也没有证据说他是教宗特派全权代表。

任命一位主教也该有一个正式的公布,一份教宗签名的任命状(就算祇在更衣所读出来),(如主教祝圣礼已有效也该有一个就职典礼)在现在的情形下闽东教友怎么知道谁是他们的主教?有人会说我注意规矩。我注意规矩。规矩是公义的底线,公义是最低限度的爱德。忽视规矩,违反公义,那末爱德也就消失了。

如果上面的分析正确,那末郭金才的个案也绝不清楚,就算承德教区该是为他而设,他又是被邀请(?)参与主教会议两人之一。

关于其他四位什么没有听说。

秘密和模棱两可已成了常规

这是外交技术吗?这是折磨纯朴的教民,他们有权利准确知道;究竟今天教宗要他们怎么做!除了某某神父,现在我们难道要请教《环球时报》,才能知道中梵之间的协议谈成怎么样?把真理像放在牙膏管里慢慢挤出,实在有损梵蒂冈的体面呀!

__________

撰文:陈日君枢机。

【完】来源:平安抵岸全靠祂博客。

相关文章:

陈枢机赴罗马向教宗亲递七页信,详述地下教会苦况

【博文】陈日君枢机:疑问越来越多

【博文】陈日君枢机:不能肯定,祇有疑问

UCAN China
保持聯繫

訂閱《天亞社中文網》免費電子周報
繁體版   簡體版

© UCAN China 2017. | 有關我們 | 私隱及網頁紀綠 |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