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AN Vietnam UCAN India UCAN Indonesia ucanews.com
UCAN China

【博文】神父也得憂鬱症了嗎?

標籤連結: , , , ,

11 December 2018

【博文】神父也得憂鬱症了嗎?

多年前去菲律賓馬尼拉學習,我帶著上智出版的新書──《當神父也得憂鬱症》。

那時候,有位很年青的四川神父在教室看到這書,便借了去看,卻久久未還,我當時心裡想:不會是這神父有憂鬱症吧?那把書送給他,希望對他有所幫助。

唸書其實是人生中最單純也最快樂的時光;反而,神職畢業後去堂區傳教要面對各樣的教友才是考驗的開始。

記得我和香港教友去河北某地過復活節,彌撒後教友拿著自備的瓶子圍著缸子搶聖水,亂成一團。神父請他們排隊,說大家都有的不要急,居然有女教友大聲罵神父。香港教友嚇得目瞪口呆,我也不知所措,拉著她便逃出教堂。那位斯斯文文的神父沒說話,大概見怪不怪,我心裡卻很難受,做神父為何這麽委屈啊。

曾和年長修女坐在中國朝聖地的階梯上,聽她分享如何幫助神父化解心中苦悶。不少神父向她「倒垃圾」超過六小時,事後常送些米糧給修女會作為回報。

教會有些事真不好說也不能說,帶靈修的老神父開玩笑說,神父聚在一起說「小紅帽」壞話;「小紅帽」聚在一起說神父不聽話。

「小紅帽」是指主教。

但某位主教告訴我,一天到晚在忙行政,聽這個那個來告狀,聽得耳朵長繭,幾乎沒時間靈修。可見家家有本難念的經,更多時候也許是我們以為天主不在家。

我確實知道有神父得了憂鬱症。

他說他站在三樓常想跳下去,原因是政治干擾問題,不是信仰問題。

另一位新祝聖的神父不肯在堂區服務,因教友太囉嗦,他寧可在老人院做彌撒,不出老人院大門一步;老人溫和寬厚,比伶牙利齒的教友可愛多了。主教也知道他得了教友恐懼症,允許他留在老人院服務。

幸而近年教友培訓受到重視,當他們懂得沒有神職就沒有聖事服務,也許會更尊重更珍惜神父吧。

曾經,生病的老神父在寒冬夜裡接到電話,是教友從醫院打來的,叫神父快去做臨終的傅油聖事。神父請他找另一位年青神父去,教友在電話裡一陣惡罵,詛咒他下地獄。老神父說,教友真的傷了他的心啊。

一般人有憂鬱症不願讓人知道,何況是帶領羊群的牧人呢?

不久前,遇見多年不見的老本堂,整個人縮水似的小了一圈。我問神父怎麽回事?他說:「我得了憂鬱症。」原因是主教給他太多工作,他太累了;再三請辭,主教不同意。

這個無解了,教區聖召缺乏,主教真的無人可用;而且這位神父學問好、做事穩當,主教把重要的大小事全交給他。我跟神父說,只能為他代禱,別的幫不上忙。

負責教會法庭的老神父,整天樂呵呵的沒煩惱,他的秘訣是早晨彌撒之前,在教堂門口邊走邊唸玫瑰經,唸完十五端才開始彌撒,數十年如一日。

是不是我們常常忘了把一切憂苦帶到天主台前,交托給主耶穌呢?

__________

撰文:陳瑪佳,台灣一位天主教徒。

【完】天亞社英文評論:

Gray mist of depression also falls on priests

相關文章:

【博文】天主的手掌心

【博文】大陸神長需要兄弟愛德

主啊!當我年老軟弱時更需要你

UCAN China
保持聯繫

訂閱《天亞社中文網》免費電子周報
繁體版   簡體版

© UCAN China 2017. | 有關我們 | 私隱及網頁紀綠 |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