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AN Vietnam UCAN India UCAN Indonesia ucanews.com
UCAN China

【特稿】巴爾的摩的失落──美國主教團全國會議

標籤連結: , , , ,

7 December 2018

【特稿】巴爾的摩的失落──美國主教團全國會議

加爾維斯頓暨休斯敦總教區的達尼爾.弟納爾多(Daniel DiNardo)樞機。

備受高度關注的美國主教團全國會議,於激情中揭幕、在怨聲中結束。而最終,有更多的問題被帶出來,尤其是針對美國教會在現世代有沒有能力解決對其道德公信力的最大威脅。

主教們齊集於美國馬利蘭州最大城市──巴爾的摩,希望就自己缺乏問責措施的提案進行投票。

這是自爆出波士頓神職性侵醜聞,及隨後通過只適用於神父卻沒包括主教行為的「保護兒童及少年規章(Dallas Charter)」後,這十六年以來對神職的持續頑固最有說服力的提醒。

在會議召開的前幾天,《波士頓環球報》和《費城詢問報》發布一份聯合調查,強調實施一個主教機制的迫切性;這機制將包括那些施虐的主教,及把已遭確實被控告的神父送回堂區的人。

調查亦發現,逾一百三十名主教──他們當中有三分一人還活着──曾被控未能充分回應他們教區內所發生的性侵案。

這些主教當中,包括加爾維斯頓暨休斯敦總教區的達尼爾.弟納爾多(Daniel DiNardo)樞機。

他以主教團主席身份主持會議,而早前有性侵倖存者指他不當地處理在愛荷華州發生的案件。他當時在蘇城出任主教,最近則到了德克薩斯州。

經歷過「充滿羞恥的夏天」,當中包括賓夕法尼亞州大陪審團的調查報告,講述了美國教會這六十年以來的性侵案;以及前樞機刁多祿.麥卡里克(Theodore McCarrick)的下台。故此,人們對這次美國主教團全國會議有相當高的期望,全國媒體傾巢而出,而示威者也聚集在開會的酒店門外舉行集會。

 

失望

離開巴爾的摩而沒採取至少一些切實行動,似乎會是主教們的疏忽,也是對性侵倖存者的第二次悔辱,更是對教友的怒吼充耳不聞。

然而就在主教們可以安坐下來之前,弟納爾多樞機作了個令人震驚的宣告:來自梵蒂岡(明確指該是教廷主教部)的最後一分鐘公報指示,主教們在二月羅馬召開的會議前,不要對建議的草案進行表決。而在羅馬舉行的會議將包括來自世界各地的主教團主席。

弟納爾多樞機及後在新聞發布會上承認,「我們對此並不感到高興」。其他主教公開地抱怨。而媒體對「主教們不懂發生何事」的說法,更起了助燃作用。這些年來,我參加過至少十多次的主教團會議,從未見過如此情況。

有些主教可能已經悄悄地鬆了口氣,因為他們擔心這些方案──包括一套新的主教行為守則及一個由教友領導的委員會以調查針對主教的投訴──被匆匆整理起來,並可能不夠支持來獲得那必要的三分之二通過票數。

弟納爾多樞機在回答記者的提問時,就梵蒂岡的決定作了個簡單的解釋。他說,梵蒂岡標示了這些方案內容存在着一些教會法的問題;而羅馬明顯地擔心,零碎式的解決方案對一個全球性的教會來說,可能是有問題的。

資深記者安德肋.托爾涅利(Andrea Tornielli)引述一位匿名的梵蒂岡消息人士,並報道說,制訂主教行為守則的方案「過於籠統」;而有關第三者舉報機制的方案則缺乏教會法的權威。

會議結束後,肯塔基州列克星敦教區的若望.斯托(John Stowe)主教跟我說,他對在會議開始時如何宣布梵蒂岡的指令感到失望。

他說:「令人驚訝或失望的表現原本是可以減輕的;而整件事原本亦可被視為美國教會為二月峰會作出貢獻的一次機會。」

「我一直關心的是大家對這次全體會議抱有太多期望。我認為給予我們的方案是很好的討論事項,並強烈表示希望把主教納入憲章規定中,同時讓教友們參與主教問責制度。持續的討論說明,這些方案仍遠未能做好最終確定的準備。」

 

需要平信徒的參與

有些主教雖然承認一般需要教友的參與,但他們也警告說,主教最終要對其教區負責,並且讓外界承擔其事務,在牧民上會過於疏忽。

但密蘇里州傑佛遜城教區的肖恩.麥克奈特(Shawn McKnight)主教冒起作為一把堅定的聲音,卻支持要有一個具真正決策責任的獨立平信徒監督架構。

他在會後寫給其教區的一封信中指出,「教友是唯一可保持教會領導層的問責性,並讓主教們擺脫那自我陷入的困境」,強調其「單一焦點」是「在教會各層面上」有更多的教友參與。

麥克奈特對梵蒂岡推遲投票的指令表示失望,尤其是考慮到麥卡里克的醜聞。「自六月底我們便知道這宗醜聞,鑑於醜聞造成的深重傷害,我們教會必須採取即時、果斷和切實的行動。」

麥卡里克的名字在公開會議上反復出現。主教們報告說,在他們教區舉辦的聽證會和別的論壇上,這位前總主教的興衰一直是個話題。

然而,即使在巴爾的摩會議就麥卡里克醜聞所造成的傷害已達成了協議,這是跟性侵危機相關的唯一一次投票。這項由密歇根州蘭辛教區厄爾.博耶亞(Earl Boyea)主教提出的議案,鼓勵教廷公開所有跟麥卡里克案有關的文件,但議案遭壓倒性否決了。

包括芝加哥教區的布拉澤.庫皮敕(Blase Cupich)樞機和紐華克教區的若瑟.托賓(Joseph Tobin)樞機在內的幾位主教指出,梵蒂岡已承諾在麥卡里克案中作具透明度的匯報。

最讓人費解的是,那些主教像回到一九六八年那樣的說話。弗吉尼亞州里士滿教區的巴里.克內斯托特(Barry Knestout)主教,拿著麥克風至少十分鐘,以哀嘆教宗保祿六世《人類生命》通諭肯定教會訓導禁止人工節育所帶來的後果。

克內斯托特主教贊成引述那些針對在華盛頓總教區的神父們的制裁;這些神父們都是反對《人類生命》通諭的。主教看到改善現今教會團結的教訓,就是「我們需要重申人類生命的尊嚴。」

鳳凰城教區的多默.奧姆斯特德(Thomas Olmstead)主教也提及,「這麼多神學家對這份通諭的重大異議」,是削弱一些神職人員對教會性教育訓導忠貞的一個因素。主教認為,這種幻想破滅可能會是「一些根源,以致我們今天在這裡」。

認為普遍拒絕教會關於節育的教學該是一面稜鏡,來理解植根於神職主義文化的性侵危機,這想法令人難以置信。

斯托主教在會後告訴我:「當性侵未成年人及對這種侵犯的回應,更多是在濫用權力的問題上時,卻聽到如此多聚焦的在性議題上,我感到非常難過。」

 

面對性侵危機

「關注神父候選人的健康性心理發展,將是向前邁出健康的一步;同時還要考慮權威如何在教會中行使。我不認為主教們總體上認為我們在性方面幾乎沒有公信力,即使在教會內也是如此,對《人類生命》通諭或同性戀活動的譴責,都不會解決這問題,尤其是當侵犯行為是發生於內部階層。」

使同性戀神父成為代罪羔羊,並歸咎於在這個世界大多數教友同意有關人工節育的教會訓導,是無法應對性侵危機的。通過明確的辨別力可讓主教們更好。

教宗方濟各在有效地回應性侵危機時,表現了他的盲點,但他堅持到底以尋求廢除神職文化,這文化被他形容為是產生於「精英主義和排外主義視野下的聖召。」

在巴爾的摩會議後,押在二月羅馬舉行的會議上的賭注現在更高了。弟納爾多樞機如今將綜合這十一月會議的討論,以制訂他所謂的「具體行動步驟」。

除此之外,還包括訂立一個調查程序來處理透過第三者舉報熱線對主教的投訴;完成設立單一國家平信徒委員會的方案;利用現有並包括教友專家的教區審查委員會,來設立國家網絡,由總教區的主教來監督;以及研究全國性指引為公開面對被證實性侵的神職人員名字。

新墨西哥州聖達菲教區的若望.韋斯特(John Wester)總主教告訴我,儘管存着「分歧和困難」,他仍抱持着希望,並說:「我期望二月的會議將具意義。」

弟納爾多樞機在會議揭幕時表示對梵蒂岡失望,並在會議結束演說中發表了前瞻性講話。他說:「教宗方濟各非常認真地處理這棘手的問題。」「我們離開這裡,承諾盡可能在最早的時刻採取最強而有力的行動。」

但對於越來越多的教友來說,可能已經太晚了?

__________

撰文:若望.格林(John Gehring)是華盛頓倡議團體「公共生活中的信仰(Faith in Public Life)」的天主教項目主任,及美國主教團前媒體關係副主任。他是《方濟各效應:一位激進教宗對美國天主教會的挑戰》(Rowman & Littlefield, 2015)的作者,也是《Commonweal》雜誌的特約編輯。本文曾刊登於《Commonweal》雜誌。

【完】來源:《十字架報國際版》,天亞社編譯。

Baltimore Flop

相關文章:

泰國:主教團會議聚焦政治危機

德國主教在梵蒂岡舉行會議前夕呼籲讓新教配偶領受聖體

【評論】台灣天主教會需適時爭取社會議題主動權

UCAN China
保持聯繫

訂閱《天亞社中文網》免費電子周報
繁體版   簡體版

src="https://www.youtube.com/embed/tfkpHtBdXPI" frameborder="0" allow="accelerometer; autoplay; encrypted-media; gyroscope; picture-in-picture" allowfullscreen>
© UCAN China 2017. | 有關我們 | 私隱及網頁紀綠 |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