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AN Vietnam UCAN India UCAN Indonesia ucanews.com
UCAN China

自十一世紀起,平信徒的角色已成為一項議題

標籤連結: , , , , , ,

30 November 2018

自十一世紀起,平信徒的角色已成為一項議題

即使兩件事有相似之處,也不會絕對相同。但話說回來,「額我略改革」為理解和處理教會正在經歷的當前危機上,提供了幾個關鍵線索。

教會二千年歷史中的關鍵時期,實際上不僅僅包括教宗聖額我略七世的任期(1073-85)。

華爾特.布蘭德米勒(Walter Brandmüller)樞機,在接受德國月刊《梵蒂岡雜誌》採訪時寫道,教會目前的情況「比得上十一和十二世紀教會的情況」。

布蘭德米勒樞機是四位聯署質疑教宗方濟各的宗座勸諭《愛的喜樂》的樞機之一。

他解釋說,教會的權力當時由一小群富有而有勢力的平信徒控制,他們允許在神職人員中散播放蕩的道德,使教會難以真正傳播福音。

 

打破平信徒的權力

實際上,有兩種做法對教會的權力產生了很大的影響,就是「聖職賣買」和「尼古拉主義」,這些都是在教宗良九世(1049-54)在任期間被禁止的。

聖職賣買指的是能夠購買教會公職或聖事;尼古拉主義是指神職的婚姻或納妾。這些都是在中世紀初期在大修會以外授權的。

這兩種做法最終導致平信徒手握大權;一方面,神父結婚導致了繼承人的誕生,後來他們要求繼承父親的遺產。

另一方面,聖職賣買使富裕家庭能夠購買一定數量的教會高級職位,從而對教會施加一種影響。

中世紀歷史教授瓦萊麗.泰斯(Valérie Theis)說:「教會平信徒角色的議題,實際上是十一世紀和廿一世紀的共同點。」

這是因為,教會雖然禁止神職人員婚姻,但主要是為了消除平信徒在教會中的權力位置,而不是道德考慮。

打壓尼古拉主義及教宗聖額我略決定嚴格執行這一決定,同樣需要時間來實行,並引來強烈阻力。

泰斯說:「在巴黎,神職人員宣稱,教宗的命令是荒謬的,而人們是無法遵守的。」他確認「額我略改革」是一場真正痛苦的革命。

 

一個欣賞如何改變的教會

現在我們正在教宗方濟各的任期中經歷「額我略改革」嗎?

泰斯認為,「的確,若論及教權主義在教會是一種邪惡,教宗是正在挑戰一種在教會裡施加了一千年的管治模式;換句話說,作為一個由神職人員指導的機構。」

但是,除了這種比較之外,泰斯還強調中世紀教會的一個共同特徵,就是可以積極地激發教宗的靈活性,即適應性。

泰斯說,實際上,「額我略改革」說明教會在理解如何保持其影響力上非常靈活。

她說:「在中世紀期間,教會從未停止重塑自己及改變規律,以適應社會現實。」

泰斯總結說:「這是一直給予教會力量的東西,但似乎今天有所缺乏。」

【完】來源:《十字架報國際版》,天亞社編譯。

Role of lay people was already an issue during the 11th century

相關文章:

菲律賓樞機責備對《愛的喜樂》的質疑

教廷向聖公會借出聖額我略牧杖聖髑以表合一

【評論】非法共祭的嚴重性

UCAN China
保持聯繫

訂閱《天亞社中文網》免費電子周報
繁體版   簡體版

src="https://www.youtube.com/embed/tfkpHtBdXPI" frameborder="0" allow="accelerometer; autoplay; encrypted-media; gyroscope; picture-in-picture" allowfullscreen>
© UCAN China 2017. | 有關我們 | 私隱及網頁紀綠 |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