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AN Vietnam UCAN India UCAN Indonesia ucanews.com
UCAN China

地下神父認同教宗為牧靈簽協議,但沒宗教自由情況下不公開

標籤連結: , , , ,

27 November 2018

地下神父認同教宗為牧靈簽協議,但沒宗教自由情況下不公開

【天亞社.香港訊】中國政府不斷打壓宗教自由,令國內「地下」教會團體神長長期受壓迫,即使梵中簽訂臨時協議後,情況仍未有改善。有「地下」神父表示,明白教宗的良好意願,希望地上和地下團體合一,但未看到中國有真正宗教自由的情況下,不會貿然公開。

 

面對協議,行動一致

在梵中臨時協議簽訂前,當局已經常要求地下教會團體的神長公開,加入愛國會。而有些地下神父因不願妥協,服務的教堂或聚會點被查封或被清拆,又或被公開教會團體取締,且要求地下團體的神父離開;若地下神父是從外省來的,則要返回老家,還有些地下神父要躲藏在教友家中生活。

地下教會團體若望神父對天亞社說,他教區和毗鄰教區的地下神職在協議簽訂前,均各自私下開了兩、三次會議,商討應對的方法。當時他們均一致決定,「不論是公開或留在地下教會、領證不領證,教區內的地下神職都會一起行動」。

而在梵中於九月廿二日簽定臨時協議後,他們再次開會決定,暫時不會領證公開,一起留在地下。

若望神父稱,因為他們還考慮到「公開後,政府是否讓他們有更大的自由?」「對地下教會福傳有沒有好處?」和「政府有沒有改變?」但他不諱言,目前看不到希望。

他坦言,在梵中簽訂臨時協議前後,情況並未有好轉,當局繼續派員到各教區游說或威迫地下神職人員領神父證,加入愛國會,否則定性他們為非法。「他們說的意思是教宗簽了協議,認同他們,你們都可以上來。」

若望指,其教區和毗鄰教區的地下神職人員都感到困惑,他們一方面完全認同教宗方濟各為牧靈需要而簽訂臨時協議的心意,「就是希望地上、地下雙方合作,好像國民黨和共產黨共同抗日一樣」。

但另一面,他們又不懂教宗接納那八位非法主教回到教會,是否意味着「自選自聖沒有問題」。若望認為,臨時協議雖然有良好的意願,但在中國的情況是,要地上、地下合一,就必須要面對「自選自聖」、「獨立自辦教會」和愛國會等問題。

他們認為,目前的臨時協議只是個開始,所以「還是不要走得太快」,再觀察情況。

 

臨時協議加劇地上、地下分裂

若望神父坦言,梵中簽協議後,不但無法令地上、地下教會合一,反而加劇了分裂。「有神父認為臨時協議出來後,代表教廷已接受獨立自辦教會,故不願再過躲躲藏藏的生活,寧願到地上去,加入愛國會;他們的意思是『反正教宗也不反對』。」

他續說:「但也有在公開團體參與彌撒的教友認為,地下神父公開了,跟政府走得太近,當局又要求教堂升國旗、唱國歌,他們覺得教會再不像教會,從而轉到地下。」

而他還觀察到加劇教會分裂是因為教廷沒公布協議內容所致。他希望,教廷日後若還有進一步行動,盡可能透明、公開內容讓大家知道,並且也「想到地下的情況」。

若望神父又期望有更多人知道地下的情況,國際社會也更多關注中國教會,從而給政府壓力。

 

最會分化,唯有團結

一直以來,中國打壓地下教會團體的手法層出不窮,最愛是搞分裂。

若望神父說,每個地區的官員對當地的地下團體的做法都不一樣,而他那裡是分化神父間的團結,好讓當局逐一擊破。

他進一步解釋:「我們那裡的地方當局不會一次過邀請所有地下神父公開,而是先游說幾位有影響力的,再以這些有影響力的神父去影響其他人,從而達致所有地下神父歸順政府;又或做到彼此產生不信任,令地下教會分裂。」

另一位地下團體神父多默,其教區屬於大城市。而當地政府雖未有把神父抓走,但轉化地下神父時也採用分化手段。

他跟天亞社說,政府人員會先帶走其中一位地下神父來談話,「然後指派他們安插在教友或神職通訊群中的人發放假消息,說這位被帶走的神父已領神父證及轉到公開教會」;期後,即使這名神父放了出來並作出澄清,但教友和神職間已出現芥蒂。

他又舉另一例,指曾有地下神父悄悄地出國參加境外教會活動,期時當局又指派他們安插的人造謠,說這神父已加入愛國會,而大家又信以為真,因找不著神父問明白,從而令他們之間產生誤會。

 

體諒鐸兄弟面對的壓力

所以多默神父他們的地下教會團體便訂下原則,「見不到鐸兄弟手裡拿著神父證,也不信他真的加入了愛國會;而即使看到證件在手,也給他解釋的機會。若然真的加入了愛國會,也會以弟兄的關懷把他勸回來。」

他表示:「我們完全理解對方所承受的壓力。因為政府的洗腦工作是很駭人的,當被拘禁時,會有十個人不停輪流跟你說話。」他體諒地說:「沒人是完人,總會有軟弱的時候,而我們感同身受,想到自己面對這樣情況時,可能比他們跌得更快。所以要溝通對話,明白我們是一體的。」

他坦言,曾有公安以其家人威脅他,但遭他警告不要找他們麻煩,而在他晉鐸時,也曾跟父母說過,「如果拿他們威脅我,我會跟父母繼絕關係」。

另一地下神父保祿,其教區在這幾年間已有八成地下神父轉到公開團體。而他所服務的教堂也被當局查封,目前他住在教友家中的雜物房。有知情人士說,神父住的環境一般,「是我見過神父住所中,最簡陋的一個」,但保祿神父仍堅持不轉到公開團體。

保祿神父對天亞社說,有些神父是「所謂為了保住教堂」而主動加入愛國會。

但他認為讓歷史評論對錯,「環境和個人認知不同,天主才是真正的主人,我們都是過客。」他又補充:「公開也有公開的罪受,唯有天主的愛才是無限。」而他自己「就目前情況,是良心不能接受」,因為「給撒旦讓步,它會得寸進尺」。

他又指:「臨時協議內容是保密的,說明教會還有什麼秘密,不能讓大家知道。」然而,因為不能反對教宗,所以他選擇低調。

至於要否公開,他認為,一切「等教宗明文規定」後再作決定,若然良心接受不了,就回老家。他又稱現在協議只是臨時性,「如果過不了幾天教廷撤回呢?」他認為目前不能輕舉妄動。

多默神父也說,除非教宗非常明確地叫他們公開,他才會考慮,「因為要服從教宗」;但他也說,「若良心不能接受,那就回家找工作」,不過他仍會堅持過獨身生活。

【完】天亞社英文特稿:

United we stand: China’s underground priests

相關文章:

陳日君樞機說:「教宗方濟各應停止與北京談判。」

「籠子」沒有擴寬,「羔羊」卻待宰殺

河北省地下教會遭打壓:十多個宗教點被封、兩名神父遭軟禁

UCAN China
保持聯繫

訂閱《天亞社中文網》免費電子周報
繁體版   簡體版

src="https://www.youtube.com/embed/tfkpHtBdXPI" frameborder="0" allow="accelerometer; autoplay; encrypted-media; gyroscope; picture-in-picture" allowfullscreen>
© UCAN China 2017. | 有關我們 | 私隱及網頁紀綠 |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