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AN Vietnam UCAN India UCAN Indonesia ucanews.com
UCAN China

【博文】朝城教堂的哀傷

標籤連結: , , , , , , ,

26 November 2018

【博文】朝城教堂的哀傷

山東聊城市莘縣朝城天主堂。

近年來,神州大地不斷傳來教堂被強行搗毀,教堂頂部十字架被強行拆下,心中總有一種說不出來的痛,怎奈我等弱勢群體無法挽救這令人哀傷的局面。在這種令人窒息的環境中,梵蒂岡教廷與我國當局簽訂了一項秘密協議,這份協議到底有多重要,我等小人物更是不知。羅馬聖座一班人高唱讚歌,梵蒂岡內部通訊的瓦倫特時不時地發表一些盲人摸象的片面文章。我國當局在外交上註定又獲得了一次勝利,中國天主教愛國會與中國天主教主教團一方面對中梵協議表示支持,一方面仍不忘記繼續堅持獨立自主自辦教會的原則不動搖。

山東省天主教作為紅色教會的根據地,本應該受到有關當局的庇護和垂青,可是,一些教堂也未能逃出厄運。二零一八年十一月十一日,聊城市莘縣朝城天主堂被強行搗毀,磚頭瓦片,一片廢墟,令人哀歎。這裡曾經是中國首位樞機田耕莘主教親手建立的中華聖母會的舊址,本應該妥善給予修繕和保護,誰知卻遭到人為的破壞與褻瀆。一九四一年一月六日,田耕莘主教在這裡開始培養中華聖母會首批修女。因著社會動亂與政權更迭,中華聖母會修女有的流亡台灣有的留在大陸。

中華聖母會的命運與陽谷教區的歷史息息相關。陽谷主教牛會卿一九四六年逃往福建,再由福建逃往台灣。牛主教臨行時將教區委託給王子陽神父,王子陽神父在一九五四年十月被捕入獄,直到一九九零年一月二日在濰坊監獄中去世。二十世紀八十年代,陽谷教區只有一位李元增神父在服務整個教區的教務。雖然,有一位尚立身神父屬於陽谷教區的神父,可是,他的原籍屬於兗州教區金鄉縣,因此,從監獄獲得釋放後,官方不允許他到陽谷教區傳教,他只能在家鄉牧靈。

一九八七年復活節,李元增神父在剛歸還的朝城天主堂舉行了開堂慶典。留在大陸的中華聖母會陳炳輝、閆志真、閆文彩三位修女,在陽谷教區李元增神父的幫助下,陸續返回朝城,著手恢復修會。在當局歸還的幾座房屋內,重新開始招收有志女青年,使之繼續恢復中華聖母會往日的朝氣。一九九三年聖母升天節,中華聖母會首批初學修女發願。

一九九一年,我在菏澤教區傳教時,曾到朝城天主堂看望李元增神父,那時,老神父已經下肢癱瘓,無法去照顧教友生活。兗州教區趙鳳昌神父常常到朝城來幫助李元增神父傳教。因為那時陽谷教區主教府所在地──坡里莊,雖然已歸還教會,可是因為文革時被破壞的面目全非,無法居住,朝城天主堂其實已經成為陽谷教區的領導中心。直到一九九五年六月四日,改革開放後陽谷教區首位修士邢福成晉鐸,才給陽谷教區帶來新的生機和希望。

歷經坎坷的朝城天主堂,見證了陽谷教區的血雨腥風,最終也未逃脫被拆毀的厄運,難道這就是當代中國天主教的無法逾越的宿命?一樁樁一件件,不堪入耳的壞消息,真不願它們都是真的,真希望這些都是謠言……

__________

撰文:伯鐸神父,中國大陸一位神父。

【完】

相關文章:

濟南教友請願前王教堂遭強拆,當局答應妥善處理

濟南教堂遭強拆,教友自發祈禱並提出抗議

新疆教堂十字架被強拆,指不符合中國化

UCAN China
保持聯繫

訂閱《天亞社中文網》免費電子周報
繁體版   簡體版

src="https://www.youtube.com/embed/tfkpHtBdXPI" frameborder="0" allow="accelerometer; autoplay; encrypted-media; gyroscope; picture-in-picture" allowfullscreen>
© UCAN China 2017. | 有關我們 | 私隱及網頁紀綠 |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