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AN Vietnam UCAN India UCAN Indonesia ucanews.com
UCAN China

圣座意识到与中国达成协议所带来的困难

標籤連結: , , , , ,

23 November 2018

圣座意识到与中国达成协议所带来的困难

教宗在爱沙尼亚返回罗马途中在机上对记者讲话。

教宗方济各是否误解了中国的情况?在这份由圣座与北京达成的临时协议签署后数天,教宗在从爱沙尼亚返回罗马途中在机上所表现的态度,看来确实并非如此。

他说:「第一份草案是在我办公室准备」。「我们讨论了有关的议题。我分享了我的想法,而其他与会者在落实前也进行了讨论。」

教宗补充说,在整个对话中,是一个「前进两步,后退一步;两前一退」的过程。他形容自己对有关文件有详细的了解。

此外,教宗方济各在清楚表明支持他的共事者,尤其是国务卿帕罗林(Pietro Parolin)枢机的同时,他更对这份协议负上个人的责任。

他说:「这是我签署这份协议的。我对它负上责任,而这不是兴之所致。」

尽管如此,对于这份梵中协议所引起的强烈反对声音,圣座并非天真的。

事实上,在梵蒂冈圈子里清楚了解到,这种反对声音又与美国最近对教宗方济各的攻击有关,当中的维加诺(Vigano)事件是最明显的症结。

在这种情况下,美国白宫前顾问史蒂夫.班农(Steve Bannon)最近对中国表现出兴趣,是不足为奇的;他动员了数百万美元来攻击北京的「罪行」。班农是总部设在罗马的「人类尊严研究所」(Dignitatis Humanae Institute)的董事之一,这机构一直企图组织各方势力反对教宗。

 

中国官员间的紧张情绪

实际上,美国已把中国当成为它的主要对手。在这方面,中国的六千万到一亿名福音派基督徒,已成为美国的重大筹码,更甚于中国的一千二百万名天主教徒,尽管有部分的中国地下教会与美国天主教维持着经常的联系。

然而,由于十九世纪西方列强仗着「船坚炮利的外交」将中国瓜分的烙印下,中国长久以来恐惧外国干预宗教事务。因此,中国渴望控制宗教领袖。

梵蒂冈并没将存在于中国官员的紧张情绪降至最低。

确实,中央政府已确认了这份协议,但这也引起中国天主教爱国会内部的反对声音,而迄今爱国会仍控制着主教的委任,而地方当局仍控制着教区。

对于最近几位中国主教被逮捕,如浙江省温州教区获罗马承认而不获北京认可的温州教区邵祝敏主教,在十一月九日被宗教及民族事务局的官员带走,这毫无疑问也是需要理解的。

显然,这些在酒店内进行而持续数天的「政治讨论」,是完全不同于维吾尔族回教徒在中国西部新疆再教育营的严厉拘禁。

带走邵主教的官员甚至核实他被带走的最方便时间。然而,这做法显然对教会牧民工作有影响。

暂时移走主教正式符合控制宗教的总体政策,也最终破坏了北京与罗马之间的对话。

 

结束地下状态

教宗方济各清楚理解,梵中之间对话不会在一夜之间转变中国教会的情况。

但是这已终止了自一九五七年以来的教会分裂。

在这里,中国已作出了巨大的让步,承认教宗在主教任命上的最终决定权,这是一些在以前被视为对中国内部事务不可接受的「干预」。

教宗方济各透过免除由北京委任的主教的绝罚,已消除了许多声称忠于罗马的神父及教友们拒绝承认这些主教的原因。

然而,教宗也明白到,要结束多年的地下状态是多么困难。

事实上,这是他在九月廿五日在飞机上结束他的评论的重点。

他对机上同行的记者们说:「我们要为那些不了解情况或多年来经历地下状态的人祈祷。」

【完】来源:《十字架报国际版》,天亚社编译。

Holy See aware of difficulties raised by agreement with China

相关文章:

陈日君枢机:政府在教廷协助下消灭地下教会

中梵临时协议后,鄂办全省教职培训称:梵干扰大陆企图没变

地下神父被带走失联,家人质疑为何协议没要求放被囚神职

UCAN China
保持聯繫

訂閱《天亞社中文網》免費電子周報
繁體版   簡體版

© UCAN China 2017. | 有關我們 | 私隱及網頁紀綠 |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