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AN Vietnam UCAN India UCAN Indonesia ucanews.com
UCAN China

聖座意識到與中國達成協議所帶來的困難

標籤連結: , , , , ,

23 November 2018

聖座意識到與中國達成協議所帶來的困難

教宗在愛沙尼亞返回羅馬途中在機上對記者講話。

教宗方濟各是否誤解了中國的情況?在這份由聖座與北京達成的臨時協議簽署後數天,教宗在從愛沙尼亞返回羅馬途中在機上所表現的態度,看來確實並非如此。

他說:「第一份草案是在我辦公室準備」。「我們討論了有關的議題。我分享了我的想法,而其他與會者在落實前也進行了討論。」

教宗補充說,在整個對話中,是一個「前進兩步,後退一步;兩前一退」的過程。他形容自己對有關文件有詳細的了解。

此外,教宗方濟各在清楚表明支持他的共事者,尤其是國務卿帕羅林(Pietro Parolin)樞機的同時,他更對這份協議負上個人的責任。

他說:「這是我簽署這份協議的。我對它負上責任,而這不是興之所致。」

儘管如此,對於這份梵中協議所引起的強烈反對聲音,聖座並非天真的。

事實上,在梵蒂岡圈子裡清楚了解到,這種反對聲音又與美國最近對教宗方濟各的攻擊有關,當中的維加諾(Vigano)事件是最明顯的癥結。

在這種情況下,美國白宮前顧問史蒂夫.班農(Steve Bannon)最近對中國表現出興趣,是不足為奇的;他動員了數百萬美元來攻擊北京的「罪行」。班農是總部設在羅馬的「人類尊嚴研究所」(Dignitatis Humanae Institute)的董事之一,這機構一直企圖組織各方勢力反對教宗。

 

中國官員間的緊張情緒

實際上,美國已把中國當成為它的主要對手。在這方面,中國的六千萬到一億名福音派基督徒,已成為美國的重大籌碼,更甚於中國的一千二百萬名天主教徒,儘管有部分的中國地下教會與美國天主教維持著經常的聯繫。

然而,由於十九世紀西方列強仗著「船堅炮利的外交」將中國瓜分的烙印下,中國長久以來恐懼外國干預宗教事務。因此,中國渴望控制宗教領袖。

梵蒂岡並沒將存在於中國官員的緊張情緒降至最低。

確實,中央政府已確認了這份協議,但這也引起中國天主教愛國會內部的反對聲音,而迄今愛國會仍控制著主教的委任,而地方當局仍控制著教區。

對於最近幾位中國主教被逮捕,如浙江省溫州教區獲羅馬承認而不獲北京認可的溫州教區邵祝敏主教,在十一月九日被宗教及民族事務局的官員帶走,這毫無疑問也是需要理解的。

顯然,這些在酒店內進行而持續數天的「政治討論」,是完全不同於維吾爾族回教徒在中國西部新疆再教育營的嚴厲拘禁。

帶走邵主教的官員甚至核實他被帶走的最方便時間。然而,這做法顯然對教會牧民工作有影響。

暫時移走主教正式符合控制宗教的總體政策,也最終破壞了北京與羅馬之間的對話。

 

結束地下狀態

教宗方濟各清楚理解,梵中之間對話不會在一夜之間轉變中國教會的情況。

但是這已終止了自一九五七年以來的教會分裂。

在這裡,中國已作出了巨大的讓步,承認教宗在主教任命上的最終決定權,這是一些在以前被視為對中國內部事務不可接受的「干預」。

教宗方濟各透過免除由北京委任的主教的絶罰,已消除了許多聲稱忠於羅馬的神父及教友們拒絶承認這些主教的原因。

然而,教宗也明白到,要結束多年的地下狀態是多麼困難。

事實上,這是他在九月廿五日在飛機上結束他的評論的重點。

他對機上同行的記者們說:「我們要為那些不了解情況或多年來經歷地下狀態的人祈禱。」

【完】來源:《十字架報國際版》,天亞社編譯。

Holy See aware of difficulties raised by agreement with China

相關文章:

陳日君樞機:政府在教廷協助下消滅地下教會

中梵臨時協議後,鄂辦全省教職培訓稱:梵干擾大陸企圖沒變

地下神父被帶走失聯,家人質疑為何協議沒要求放被囚神職

UCAN China
保持聯繫

訂閱《天亞社中文網》免費電子周報
繁體版   簡體版

src="https://www.youtube.com/embed/tfkpHtBdXPI" frameborder="0" allow="accelerometer; autoplay; encrypted-media; gyroscope; picture-in-picture" allowfullscreen>
© UCAN China 2017. | 有關我們 | 私隱及網頁紀綠 |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