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AN Vietnam UCAN India UCAN Indonesia ucanews.com
UCAN China

「籠子」沒有擴寬,「羔羊」卻待宰殺

標籤連結: , , , , ,

15 November 2018

「籠子」沒有擴寬,「羔羊」卻待宰殺

西灣子教區張貴林神父(圖左)和王忠神父。

藉著中梵在今年九月廿二日簽署的臨時主教任命協議,教宗的天主教首席地位首次被中國政府認可。從外表看,協議為中國大陸「地上」(公開)、「地下」(非公開)教會走向合一創造了條件,鋪平了道路;也有更多的教會人士樂觀的期盼借此具有「里程碑」式的中梵協議的簽署,中國政府能給予教會更多的善意,使信徒們在信仰生活中有更多的自由空間,擴寬一點教會生活的「籠子」。

但是,目前國內教會的實際情況卻恰恰相反,很多地方,教會所生活與體驗的,是完全相反的經歷。

就在簽署協議後短短的四、五十天內,中國的統戰部和宗教管理部門發起了新一輪的對「地下」教會神職人員更大規模的強硬轉化任務,強迫他們參加那些由政府所組織的「學習班」,加強宗教的「統戰」和「洗腦」工作。

據一位剛被政府轉化的神父講述:「他們轉化的條件與幾年前完全相同,即必須答應獨立、自主、自辦教會的原則,承認接受愛國會領導。」當局並利用教會內最神聖的彌撒聖祭作為轉化的工具,強迫「尚未公開」的司鐸們和政府指定的「官方主教」共祭、合影。

這新一輪轉化或取締「地下」神父的任務,在天主教友人數居多的河北省尤為強烈。其中被針對的是張家口地區,也就是西灣子和宣化兩個教區。除了一個月前宣化教區的沙地房和屈家莊兩個堂口的聚會點被以封條關閉外,還有就是被政府帶走和強制學習的四位張家口地區的神父,他們是西灣子教區的張貴林神父、王忠神父,和宣化教區的趙賀神父、蘇貴鵬神父。

西灣子(崇禮)是一個有著將近四千教友的大堂區,沒有加入愛國會領證的本堂張貴林神父自二零零九年起就在該堂服務,一直處於半公開狀態。自他為西灣子教會服務以來,積極為堂區及崇禮區的建設而努力。建築聖堂、並從文化及信仰各方面培育教友。

他經常利用教友們的空閒時間,為沒有文化的教友開辦學習班,教他們讀書、認字;組織有文化的青年們開辦外語培訓班,培育教友待人接物的禮儀,不斷提高教友們的素質,準備迎接二零二二年北京冬奧會的到來,在配合政府有關部門做好招待國內外賓客的工作上,展現出教會社會服務活力的一面,貢獻一份力量;同時也可為教會的福傳工作打開一面窗口。

同樣,西灣子教區沽源堂區的王忠神父也是一樣,他在沽源堂區默默工作十幾年,任勞任怨,為堂區的建設和培育教友信仰方面,積極地盡好自己作為牧人的職責。他就曾在二零零七年七月因在沽源縣蓋教堂而被政府判處三年的勞改,直到二零一零年七月才刑滿釋放,重新回到自己的堂區。

但是這兩位好牧人,都於今年十月十一日被政府人員帶走,按統戰部工作人員的說法是去張家口市學習宗教政策五至六天。

據了解,他們先被帶到張家口的一個地方,在那裡開始「洗腦學習」;之後,又被帶到滄州、石家莊、保定和北京等地,強迫會見不同的官方愛國會主教,企圖說服他們簽署包括獨立自主、自辦教會等在內的一些條件,領神父證,轉入官方教會,因為只有這樣,才會被政府「合法化」,承認為教會的合法神職人員。

但兩位神父面對信仰,按二零零七年教宗本篤十六世給中國教友的信中,提到不能參與愛國會的原則,並沒有做出妥協。政府部門雖然曾許諾第六天晚上,會把神父們送回堂區。但教友們在堂裡等待神父們歸來的消息,卻是張神父又被強行帶走,不知道帶去了什麼地方!而王忠神父在暫時被送回了沽源堂幾天以後,也再次被帶走。

教友們都非常擔心神父的處境。其中張神父八十多歲的老母親因為十分惦記兒子,血壓一度升高,張神父的家屬也曾到縣統戰部去打聽神父的情況,看什麼時候放回來,統戰部門給的答案是:「他被帶去旅遊了,過三五天就回來。」此後,家屬及教友又多次去政府部門詢問,但他們都敷衍了事,不給予一個真實的答覆。直到今天已過去一個多月,兩位神父還在被看管「學習」。

而全教區的神父、教友們都萬分掛念神父們的安危。自從神父被帶走後,教友就一直每天以廿四小時朝拜聖體,為兩位神父祈禱,希望他們早日能回到他們中間,繼續牧養天主所託付給他們的羊群。但兩位神父至今還是沒有回來。

另外,本月的三日,一位河北省省級領導被地方官員「眾星捧月」似地來到西灣子崇禮教堂視察情況,並當場對教友及當地官員強硬地訓話表態說:「不要以為和梵蒂岡簽署了協議,你們就可以不加入愛國會,不加入愛國會、不合法化,就必須被取締!」

面對如此的情形,一位被迫仍在「學習」的神父寫了幾句感慨詩句,但從中卻能看到神父們面對如此困境時的決心與無奈:

心靈的考驗
這是怎樣的一個時期?
良知底線的壁壘已被拆毀,
過去,即使是亂世,仍可造就忠貞,
而今,孕育英雄的土壤已不存在,
給勇士們榮譽的頒獎台也毀壞了,
啊!苦苦持守多年的信仰!
為你,今天我可祭獻什麼?
無語,上天可否垂憐!

__________

撰文:若瑟,中國大陸一位天主教徒。

【完】天亞社英文特稿:

Detained Chinese priests subjected to ‘brainwashing’

相關文章:

溫州教區邵祝敏主教第八次被當局帶走

陳樞機赴羅馬向教宗親遞七頁信,詳述地下教會苦況

河北省地下教會遭打壓:十多個宗教點被封、兩名神父遭軟禁

UCAN China
保持聯繫

訂閱《天亞社中文網》免費電子周報
繁體版   簡體版

src="https://www.youtube.com/embed/tfkpHtBdXPI" frameborder="0" allow="accelerometer; autoplay; encrypted-media; gyroscope; picture-in-picture" allowfullscreen>
© UCAN China 2017. | 有關我們 | 私隱及網頁紀綠 |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