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AN Vietnam UCAN India UCAN Indonesia ucanews.com
UCAN China

河北省地下教會遭打壓:十多個宗教點被封、兩名神父遭軟禁

標籤連結: , , , , , , , ,

2 November 2018

河北省地下教會遭打壓:十多個宗教點被封、兩名神父遭軟禁

河北省宣化教區地下教會神父蘇貴朋和趙賀(右),先後於本月內被政府人員帶走,現遭軟禁被強迫參加學習班。

【天亞社.香港訊】梵蒂岡與中國簽訂臨時協議,有說是為實現所有中國信友的完全共融;然而協議才簽署了兩個月,河北省地下教會遭打壓。據報有十多個地下教會的宗教點遭查封、兩名神父被帶走去上學習班;當局要求被抓神父加入中國天主教愛國會,並說:「教宗都接受愛國會了,你們更得接受」。

梵蒂岡與中國於九月廿二日就主教任命問題簽定了臨時協議,當中教宗方濟各接納了八位中國的非法主教,他們全都是愛國會成員兼身居要職。

據悉被帶走的神父共兩人,分別是蘇貴朋神父和趙賀神父,他們全屬於河北省宣化教區的地下教會團體。

據消息人士跟天亞社透露,趙賀神父是於十月廿四日被陽原縣統戰部門的人帶走。「趙神父在陽原縣東城天主堂服務。那天有七人來到教堂,說要帶神父去當地政府談話,但去了就不讓回來。」

該消息人士說,神父現被軟禁在縣賓館內,有人員輪流值班看守,並沒收了他的手機。他指,人員沒說帶走神父的原因,但「要神父學習《宗教條例》,並迫他承認愛國會和獨立自主自辦原則,及答應與愛國主教共祭和領取神父證等。」

他續說:「人員還說,雖然(中梵)簽了協議,但中國自辦教會原則不可改變;還說教宗都接受愛國會了,你們更得接受。」

消息人士還指,暫不知道趙神父何時才獲釋,但估計短時間內不會。而這次已是趙賀神父第三次被抓。

第一次是二零一二年,張家口市高新區國保大隊在高速路口抓他,並把他軟禁了八個月;第二次是去年,說去縣鎮府談話,結果不讓走,說要轉化,最終被軟禁了一個月。

而據聞趙賀神父服務的堂口,自八月十五日已有人看著不讓神父進堂行聖事。現在神父被抓,堂口沒人照料,但也沒有政府人員接管。

另一被軟禁的蘇貴朋神父,在沙地房堂區服務。他於十月十三日在教友家中被經開區政府人員帶走,並同樣以軟禁方式要他參加學習班,進行思想轉化。

而有在十月廿九日發出的消息指,「宣化教區某村莊,村委會(播放)高音喇叭,(要求)各家不得接待神父,違者拘留五天,處以二萬元以上、二十萬元下罰款!」

消息還指,該天主教村莊位於河北省張家口市與宣化市之間的經開區,一千八百戶人口中約有至少五千名天主教徒,佔全村總人口約八成,其中約三千人屬於地下團體,

此外,經開區民族宗教事務局也曾於九月廿五日發出「取締公告」,指依法查明後,有經開區沙嶺子鎮沙地房村村民家,開展了非法宗教活動,違反《宗教事務條例》,予以依法取締。

有宣化教區人士指出,現時「河北省情況變差,大概有十多個(地下教會的)地方被關」,加上省內宣化教區的神父被抓、助理主教崔泰又一直遭軟禁聯繫不上,教友都失去了方向,感覺政府是趕盡殺絕,要消滅「地下」,以強迫服從愛國會。

崔泰主教因拒絕政府當局的宗教政策,以及不接受愛國會的領導及公開,所以遭長期打壓。他於一九九三年起,被中國當局以非法傳教、非法舉行宗教集會等名義,多次遭勞教、拘留和軟禁。

尤其從二零零七年至今,當局在沒任何理由和沒經任何法律程序下,一直把崔主教秘密關押,又或被政府人員強行帶去「旅遊」。而近年他健康欠佳,患有嚴重胃炎、神經衰弱、頭暈等。

今年六月,香港天主教正義和平委員會曾發起簽名聯署,促請中國政府釋放崔主教。

該教會人士還指,這是國家政策,他們「沒辦法,也無力抵抗,只能任由宰割」。他更慨嘆:「梵蒂岡帶著信仰,真誠篤信中方會以友愛原則實踐自己的承諾,於是簽署具有歷史性的協定;但簽了協議後,中方的宗教政策卻變本加厲,打壓教會。」他感覺「這樣的方式,顯然有違中梵協議的友好精神。」

河北省地下教友保祿跟天亞社說:「覺得(中梵)協議和我們沒一點關係,談不到失望」,但相信當中「有天主的美意」,而他強調「大多數(地下)教友,都不會接受愛國會;而現在不能參與聖事,唯有在家裡唸經和祈禱。」

【完】天亞社英文新聞:

Two Chinese priests placed in detention

相關文章:

正委會發起聯署釋放崔泰主教,去信各國領事要求支持

【評論】中梵協議是承認死的還是救活的?

教會團體呼籲中國停止不人道非法關押宣化助理主教

地下神父被帶走失聯,家人質疑為何協議沒要求放被囚神職

UCAN China
保持聯繫

訂閱《天亞社中文網》免費電子周報
繁體版   簡體版

© UCAN China 2017. | 有關我們 | 私隱及網頁紀綠 |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