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AN Vietnam UCAN India UCAN Indonesia ucanews.com
UCAN China

【評論】「一帶一路」受挫,籲西藏佛教拯救

標籤連結: , , , , ,

2 November 2018

【評論】「一帶一路」受挫,籲西藏佛教拯救

藏傳佛教服務「一帶一路」建設研討會暨「知恩.報恩」教義闡釋成果宣講交流會。[圖片來源:中國藏語系高級佛學院]

中美經貿戰引發全面對決局勢,連帶中共兜售的所謂「一帶一路」也遭歐洲各國高度警惕,甚至有國家開始抵制;此時,中國政府呼籲西藏佛教服務「一帶一路」,利用西藏佛教為中共的「一帶一路」鍍金,意圖綁架西藏佛教成為幫兇。

據中央統戰部網站報道,十月十六日在青海省藏語系佛學院,由中國藏語系高級佛學院與西藏、四川、雲南、甘肅、青海藏語系佛學院,共同主辦藏傳佛教服務「一帶一路」建設研討會暨「知恩.報恩」教義闡釋成果宣講交流會。

會議上,中共相關官員傾巢出動,包括中國佛教協會副會長兼青海省藏語系佛學院院長仁青安傑、中國藏語系高級佛學院黨組書記王長魚、西藏自治區統戰部副部長兼西藏佛學院黨委書記張良田、甘肅省佛學院副院長李才仁加、青海省委統戰部藏區辦專職副主任羅德拉,以及青海省海南藏族自治州貴德縣委書記蘭生峰等。

有與會者要求藏傳佛教「主動服務『一帶一路』建設,服務黨和國家事業大局」,聲稱藏傳佛教是中國的軟實力,如果運用得當,就可變成為硬實力。

這是繼中共推行「積極引導藏傳佛教與社會主義社會相適應」、「藏傳佛教教義新闡釋」後,提升到要求「教義闡釋成果轉化」,以服務中共「一帶一路」。

但問題是,中共對西藏佛教和其他宗教的打壓在全球連連奪冠,現在因「一帶一路」頻頻遇挫,卻叫宗教來服務政策?想借問一下:如何邊打壓西藏佛教,邊又想用西藏佛教這「軟實力」當成推銷「一帶一路」的「硬實力」呢?

這只反映中共真的是狗急跳牆,滑稽非常;也看出中共統治者的黑厚學功夫真是已經練到前無古人的地步,當然中共為了自身利益不擇手段,已經是見怪不怪的事情。

然而,中共在西藏打壓和控制西藏佛教是很簡單的事,但在國外想利用西藏佛教為其服務,卻不簡單。

首先,中共近六十年來對西藏佛教的摧毀是有目共睹的,而且如今更是變本加厲,故此,想要「先打壓、再外銷」,恐怕沒有市場了吧。

其次,在這六十年裡,流亡藏人把西藏佛教帶到了世界,更在西方生根、發芽、結果,外界對西藏佛教並非完全陌生,中共想要用自己一套的「藏傳佛教」去籠絡人心,談何容易?

再次,在國外提起西藏佛教(藏傳佛教),第一個想到的是「西藏」,而非「中國」。雖然,中國政府總要在「西藏佛教」和「西藏」前,大寫特寫「中國」二字,並傾國家之權力進行所謂的「藏傳佛教中國化」,但「西藏佛教」是全球各國語言中正式的命名,中共想改變已經不可能。

最後,在世界上西藏佛教的代表是達賴喇嘛尊者、第十七世噶瑪巴為首的西藏佛教各大傳承的領袖們,以及他們遍佈世界各地的弟子,中共想再開闢新的西藏佛教環境,真是畫蛇添足。

以往,中共一直試圖利用西藏佛教在國際上為其政治事務服務,但由於西藏佛教在西方傳播近六十年,各大傳承已經紮根與西方社會,因此,中共雖然多年允許一些高僧大德到西方傳播佛教,但是,效果並非很好。

加上中共在心底裡不信任任何西藏人,所以表面上允許西藏佛教人士出國傳播佛教,但還是不放心,擔心他們逃亡背叛,處處提防和限制而難見效果。

事實上,中共政治化的佛教根本與傳統佛教無法相比。西藏佛教是西藏文明的一部分,而非中國文明,更讓中共咬牙切齒的是流亡在外的達賴喇嘛和西藏各大傳承的領袖們,才是西藏佛教的象徵,所以「藏傳佛教服務『一帶一路』建設」會議上有人稱:「最大阻力來自於印度的達賴喇嘛。」

當然,這次會議並非第一次提出西藏佛教服務「一帶一路」之說,多年前就由中國宗教界和知識界的馬屁精們提出《積極發揮藏傳佛教在「一帶一路」戰略中的作用》、「以藏傳佛教為媒介的中外交流,有望成為政府外交的重要補充」等等。

但那些所謂學者們和宗教界人士,做假知識、拍馬屁以獲取中共的認可從而欺上騙下,也不是什麼新鮮事,但卻想以西藏佛教為中共今天遇到麻煩的「一帶一路」鍍金的行為,相信只會淪為世人的笑柄。

__________

撰文:桑傑嘉,一位藏族作家及時事評論員。

【完】天亞社英文評論:

Tibetan Buddhism cannot serve Chinese ambitions

相關文章:

【評論】一名藏人看梵中「臨時性協議」

【評論】人權、法治離西藏有多遠?

【評論】傳中共教育轉化中心內西藏尼師遭性虐,以被迫轉化

UCAN China
保持聯繫

訂閱《天亞社中文網》免費電子周報
繁體版   簡體版

© UCAN China 2017. | 有關我們 | 私隱及網頁紀綠 |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