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AN Vietnam UCAN India UCAN Indonesia ucanews.com
UCAN China

荷蘭華裔神父組織首個華人朝聖團,往紀念在華殉道荷蘭主教

標籤連結: , , , ,

26 October 2018

荷蘭華裔神父組織首個華人朝聖團,往紀念在華殉道荷蘭主教

逾二十名華人參與這個首次舉辦的朝聖團,赫爾曼斯說:「他們有些駕車帶同親友到來,因要上班,故不得不提早離開。但其餘的人即在聖堂參與彌撒後才離開。」

【天亞社.香港訊】逾二十位荷蘭籍華裔教友在華裔神父帶領下,本月初往當地布魯克赫伊曾的村莊朝聖,以紀念在中國殉道的荷蘭文致和(Francis Schraven)主教。這是首個當地華人往文主教出生地朝聖的活動,文致和基金會表示特別有意義。

朝聖者來自荷蘭各地,於十月七日主日來到達布魯克赫伊曾的村莊朝聖。他們參觀了文致和主教紀念小堂,內裡有一幅大型藝術作品,繪畫出發生於中國的大屠殺。而朝聖者在靜默中,聆聽了那守護成千上萬中國難民的故事。

及後他們說:「能如此勇於對抗日本人的武器,並為中國難民婦女挺身而出,到底他們的勇氣來自哪裡?」「歐洲教士們怎能如此深愛中國人,甚至為了救他們而捨命?」

一九三七年十月九日,日軍攻陷正定古城,老百姓紛紛躲進正定主教府。對蜂擁而至的難民,教會來者不拒,全部收容。

當天上午,日軍要求文致和主教交出二百名年輕姑娘作慰安婦,主教斷然拒絕,結果傍晚遭日軍闖進主教府內,連同八名外國人一起被綁起押走。

及至兩個月後,教會根據各種線索,在主教座堂三百米外的天寧寺凌霄塔下的一堆灰燼中,發現了他們的遺物和骸骨,推斷他們被擄走後當晚遭日軍刺死或槍殺並焚燒屍體。

正定代牧區當時由遣使會管理。九名殉道者中,七人是遣使會士,包括文主教、四名神父和兩名修士;還有一名熙篤會神父和一名教外的風琴修理師。這段歷史後被稱為「正定教堂慘案」。

在朝聖團的紀念彌撒中,華人教友以歌聲和祈禱紀念殉道者,而隨行的華裔神父則是這次朝聖活動的發起人及組織者。參加的教友跟該神父有定期聚會,並參與他主持的中文彌撒。他們透過神父得知文主教及其他八位同伴的故事。

出席彌撒的也有荷蘭人,神父說,這彌撒是中國和荷蘭教友在同一信仰內相連結的見證,而因著荷蘭殉道者在中國犧牲而相聚,讓彼此之間建立了一份特殊的聯繫。

當日下午,朝聖者還參加年度舉辦的「文致和蒙席講座」,內容講及另一位在中國殉道的荷蘭籍胡永生(Aemilianus van Heel)神父。

這名方濟會士剛好也是在八十年前遭日軍殺害,同樣也是為了阻止難民婦女被帶走。而這名神父的死因最近才曝光,去年中國更設立了一座一米高的紀念碑向他致敬。

一名女華裔教友參加完朝聖活動後說:「今天聽到有關在中國殉道者的故事,我不禁哭了起來。我們會將這故事告訴荷蘭華人社區的青年和長者。」

華裔神父回家後寫道:「我們深受文致和主教及其他在中國的殉道者的故事所感動。我們很高興和感恩有這次特別的朝聖。」

文致和基金會秘書味增爵.赫爾曼斯(Vincent Hermans)十月廿四日對天亞社說:「已有好幾年,來參加紀念活動的都是來自國外的神父,在沒有中國人的情況下紀念文主教,總像是有所欠缺。而這次的朝聖者是來自我們自己國家的華人,所以是中國荷蘭人首次(到這裡)朝聖,感覺非常特別,這麼多華人到來,我們既驚訝,又非常高興,並希望將來能夠繼續下去。」

「對我們而言,文主教是我們的家人,但他也是跟中國人一起的中國人;荷蘭是他的初戀;中國和中國人民是他的第二愛。我相信他即使在天堂,他的身份也是中國人,而再不是荷蘭人了。」

赫爾曼斯指出,他們現正忙於文主教在羅馬的列品案,並撰寫最後的文件。

文主教的列品案首階段程序於二零一三年在其家鄉教區正式展開,並特別設立教區法庭調查,而調查完成後,也已把逾千頁的檔案送到羅馬繼續餘下程序。

【完】

相關文章:

韓總主教將祝福殉道主教的萬米走道和紀念站

正定文致和主教列品案完成首階段調查

研討會紀念二戰期間救助無數華人卻被遺忘的法籍神父

UCAN China
保持聯繫

訂閱《天亞社中文網》免費電子周報
繁體版   簡體版

© UCAN China 2017. | 有關我們 | 私隱及網頁紀綠 |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