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AN Vietnam UCAN India UCAN Indonesia ucanews.com
UCAN China

【評論】食之傷胃,棄之有味──論中梵臨時協議

標籤連結: , , ,

22 October 2018

【評論】食之傷胃,棄之有味──論中梵臨時協議

《中梵主教任命臨時協定》簽訂之後,網路上出現了各種的評論。說實話,在國內的各媒體上很難看到全面的評論。除了極個別迫不及待的「向日葵」文字可以迎著紅太陽盡情謳歌之外,絕大多數的評論者,無論是教中人還是學者的評論文,我們都能明顯感覺到他們是「收」著寫的。

箇中原因大家彼此心照不宣,除了他們自身日常生活的正常之外,也為了文字的網路生存。把所有的想法都寫出來,他們的文字甚至網路平台都可能被封殺,什麼都說,結果什麼都說不成,所以只好「收」著寫,導致讀者無法通過他們的文字瞭解他們全面的觀點。

這個協議對梵方而言是一個牧靈的協議,但對中方而言,卻是一個不折不扣的政治協定,既然是政治協定,那麼我們必須把它放在其產生的政治背景之下去分析,才能對此協定有更深刻的認識。

中梵之間的秘密接觸陸陸續續持續了數十年。眾所周知,在這個事情上梵方遠比中方來得急切,中國一直視主教任命權為國家主權之一,而國家主權是不容談判的,現在根據這個協定卻將表面上的最後任命權交給了教宗,難道是對國家主權的一種出賣?中方為什麼選擇在這個時候簽訂了這樣的一項協議?在此協議這下,中梵雙方又各自得到了什麼?失去了什麼?

中梵談判的主要焦點有二:其一、台灣問題;其二、主教任命問題。

梵蒂岡一直是台灣的邦交國,且是其現在唯一的歐洲邦交國,其重要性對台灣外交不言而喻。但實際上台灣問題根本不是中梵關係的核心問題。一九九九年梵蒂岡時任國務卿索達諾樞機曾表示,一旦中國同意,梵蒂岡可以一夜之間就把大使館遷到北京。

長期困擾中梵關係的核心問題其實就是主教的任命問題。教廷視主教任命權為天主教會的傳統習慣,且是教宗作為普世天主教會領袖之權利與權力的具體體現,而中國政府則咬定這屬國家主權,容不得國外勢力干涉。倘若主教任命權真的屬於國家主權,那全世界有多少國家將此國家主權拱手讓給了梵蒂岡?

台灣問題雖然不是中梵關係的核心問題,但卻是一粒可以利用的棋子。自從台灣民進黨上台,蔡英文任「總統」以來,台獨之風日漸抬頭,馬英九執政其間與大陸簽訂的「九二共識」不再被承認,台灣想鬧獨立,這是中國政府絕不可能答應的,對於中共而言,台灣問題遠比中梵問題來得重要,完全是不可同日而語的。

梵蒂岡又是台灣唯一的歐洲邦交國,甚至可以說是最重要的邦交國,在出現斷崖式的「斷交」潮的今天,維持與梵蒂岡的「邦交」為台灣是至關重要的,所以中國政府選擇此時與梵蒂岡簽訂主教任命臨時協議對台獨可以起到敲山震虎之效,這個協議是臨時性的,且不涉及外交,接下來就看台灣如何表現了。

隨時有可能實現的中梵建交成了懸在台灣頭上的一把達摩克利斯之劍,如果繼續鬧獨立,那中梵則有可能實現建交,進一步壓縮、孤立台灣在國際舞台上的空間;如果台獨之風有所收斂,這把劍就繼續懸而不落。總而言之,中方下了一招好棋,通過形式上出讓本不是主權的主權,換取了真實主權的籌碼。

而梵蒂岡則就被動多了,海峽兩岸關係如果走向緩和,則中梵關係出現繼續突破的可能性極小,而按目前的跡象,國內對天主教的壓制將繼續加劇,兩年的臨時期一到,梵蒂岡該作如何選擇?為了簽訂這個「並不是最好的協定」,梵蒂岡已經作了太多的讓步,滿肚子的委屈。到時候捨得放棄嗎?如果繼續,還有多大的意義?表面上主教的任命權在你手裡,可是給你報上來的全是「向日葵」主教,你總不能一直否決下去吧?實際的任命權還是在中國政府手中!到那時候此協議更甚至於曹操的雞肋。曹操的雞肋是食之無肉,棄之有味;梵蒂岡的雞肋則是食之傷胃,棄之有味。

如果兩岸關係繼續惡化,到時候為了徹底孤立台灣在國際舞台上的空間,中國有可能選擇與梵蒂岡建交,但建交能換取國內天主教的自由空間嗎?相信最近網路上流傳出來的一張照片大家都見到過了。湖北省民族宗教事務委員會舉辦全省天主教教職人員培訓班,稱中梵雖簽訂了臨時性協議,但梵蒂岡鼓吹聖統制,並指梵方插手干擾中國大陸天主教事務的企圖沒有改變。

該培訓班於十月八至十一日在武漢舉行。距在中梵九月二十二日簽訂臨時性協定後不到一個月。由該省民宗委主辦,省天主教事務服務中心承辦,來自省內逾八十位神父、修女及教友代表參加。

協定剛剛簽訂,梵蒂岡並未出現最新動向,會議精神就以如此敵對的眼光看待梵蒂岡,並且在浙江溫州重現了拆十字架,貴州安龍聖母山也即將難逃厄運……

有人說這是地方政府所為,我不這麼認為,在中梵協定簽訂後的今天,無論是湖北培訓班的精神導向還是各地拆十字架的作法,其政治意義顯得格外重大,若無中央統一部署,地方政府敢如此膽大妄為?就不怕因政治錯誤而丟了烏紗帽?

所以這一系列的舉措應是中央統一部署授意無疑。無論是已經簽訂的協議還是將來可能實現的建交,於中國政府而言都只是一個政治措施罷了,宗教中國化的步子該怎麼邁還怎麼邁,各宗教團體的生存空間只能是越來越小,畢竟無神論政府對宗教管理的目的是最終消滅宗教。

十月三日,天主教的第十五屆世界主教會議在梵蒂岡召開,在會議的開幕彌撒中,教宗方濟各向眾與會主教及參加者說:「第一次有中國主教參加世界主教會議,讓我們向他們表示熱烈歡迎。」此時教宗更一度哽咽,教宗的哽咽感動了無數善良的人們,其感動力超過了一九四九年以來國內無數忠於信仰者所坐的牢與所流的血。

是的,教宗也很無奈,他不得不降低他的滿足感,儘管與會的兩位中國主教仍擔任著他所不認可的、堅持獨立自主自辦教會的中國天主教愛國會、中國天主教主教團副主席、秘書長,但是這一道曙光能迎來旭日的升起嗎?

但凡一個協議的簽訂,雙方多少總能得到一些自己所想要的,但必須考慮代價的因素,也許在資源極度貧乏的情急之下,花一萬元買一斤大米能成為救命糧,但飲鴆止渴卻有喪命的危險。

從人的眼光來看,方濟各教宗真的是下了一招大險棋,而且是賭博式的冒險,不過好在教會是天主的教會,在未來的日子裡,聖神將如何帶領天主教會現在尚不得而知,中國天主教會必須學習亞巴郎式的信德「在絕望中仍懷著希望而相信了」(羅4:18),然後在艱難的煉淨中等待春天的到來!

__________

撰文:蜻蜓,一位大陸天主教神父。

【完】天亞社英文評論:

Sword of Damocles hangs over Taiwan

相關文章:

中國教會三個教區的建築遭拆除,教友感無助無望

中梵臨時協議後,鄂辦全省教職培訓稱:梵干擾大陸企圖沒變

地下神父被帶走失聯,家人質疑為何協議沒要求放被囚神職

UCAN China
保持聯繫

訂閱《天亞社中文網》免費電子周報
繁體版   簡體版

src="https://www.youtube.com/embed/tfkpHtBdXPI" frameborder="0" allow="accelerometer; autoplay; encrypted-media; gyroscope; picture-in-picture" allowfullscreen>
© UCAN China 2017. | 有關我們 | 私隱及網頁紀綠 |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