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AN Vietnam UCAN India UCAN Indonesia ucanews.com
UCAN China

【評論】梵中協議有何新鮮事?

標籤連結: , , , ,

3 October 2018

【評論】梵中協議有何新鮮事?

經過多年的傳言和忖測,聖座與中華人民共和國終於在九月廿二日宣布雙方簽署一份「臨時性協議」。儘管如此,這完全不令人感到驚奇。

耶穌會評論雜誌《美國》在最新事態發展出現的前幾天,發表了一篇非常詳盡的文章。在文章中,吉拉.奧康奈爾(Gerald O’Connell)解釋說,有關中國主教任命及一些相關事項安排,譬如遭絕罰主教被重新接納,都正在進行中,協議的重點在於甄選及委任中國的新主教。

透過這份協議,中國政府承認教宗有權參與任命主教的最後決定。當一名候選人在地方層面被選出,中國國家當局就會通知聖座。跟著,教宗會有一段時間去考慮,是否批准或拒絶這名候選人。

不過,儘管周末有宣布,但觀察家對臨時性協議的確實文本沒有被公布感到驚訝。據那些負責談判的人士指出,這項協議必須仍保持在一個正進行中的狀態,並將在未來幾年進行調整和修訂。

顯然地,雙方看來都準備好對他們正在進行的討論及最新的決定進行一些宣傳。然而,他們還是想緩慢及謹慎地行動。

儘管如此,對於梵中關係這個新的進展,不同的評論家都作出批評及提出警告。教會內外的批評,更是以倍數不斷增加。

這裡有些人深信中國共產黨有著無藥可救的邪惡本質,也有些人質疑教宗方濟各的領導能力,並視這份協議再一次證明他們自己是公正的。

然而,這些爭議不應該讓我們錯過這一個新發展的主要方面。

首先,這是中國第一次正式授權一個「外國勢力」參與國內的宗教事務。無論這協議是否在日後執行,如此一項的公開聲明,仍然完全是新奇及令人驚訝的。

在日益高漲的民族主義環境下,中國當局經常將宗教定性為國家事務,這份跟聖座達成的協議,與(中共)一般路線,形成了一個鮮明的對比。

中國共產黨看來好像已準備放下狹隘的歷史陳述,不再將殖民勢力與宗教混為一談。

中國現時正式地開放空間,讓外國人在其宗教事務政策上扮演一些角色;不過,我們將需要更長時間去看這如何能具體地落實。

為突顯這份臨時性協議的重要性及特殊性,我們必須記住,達賴喇嘛沒有享有任何類似的東西。實際上,今天中國也沒有其他宗教實體有類似的特權。

一切都應該在黨的控制之下。我們可能要注意,藏傳佛教徒和其他宗教「少數人士」,在不久的將來,如何回應天主教這一個新的發展。

其次,觀察家應該察覺到,這份協議是由中國外交部達成,而不是負責宗教事務的統戰部。統戰部甚至也沒有被提及,而我們可能會奇怪為甚麼。

在這一點上,不可能完全解釋這種了無聲息的情況,並忖測其在中國宗教政策的重要性。不過,在這件事上,中國外交部處於如此非常顯眼的地位,確實令人驚奇,因為這是一份被稱為牧民而非政治的協議。

這可能是真的,這份臨時性協議主要是關乎中國天主教的主教。不過,中國看來準備好承認他們的領導具有更廣泛及國際性的層面。

在這一點上,中國與聖座之間現時公開可見的對話表明,中國的宗教政策並非許多人所說的苛刻及壓制性。

事情看來比經常報道的更加不可思議,而且可能的發展顯然比預期更加變化多端。這份協議表明,中國的宗教自由問題並不如西方傳媒所指的那麼悽慘。

最後,我們不應該把這份協議縮小為國際政治。這份協議作出的幾項決定已經產生了廣泛的效果,例如在中國很多教區都沒有主教,即使他們多年來在主教人選方面已經有了共識。

事實上,地方教會團體推遲了那些候選人的祝聖,以避免那些遭絶罰的主教出席這些祝聖典禮引起爭議。這個困境現在得以解決,而我們可能在未來幾年將會見到多位主教獲祝聖。

同樣地,事實是這份協議包含成立一個新的教區,這表明聖座與中國已準備規範整個中國教區的劃分。自一九五零年代以來,多個不同的教區劃分和歸屬的重叠,一直對中國的教會不利。讓教區劃分合理化,當然有益於教會的牧民工作。

__________

撰文:陳立邦(Michel Chambon)是漢諾威學院的人類學教授,他的研究專注於當代中國基督信仰的生活現實。

【完】來源:《十字架報國際版》,天亞社編譯。

What’s new with the China-Vatican deal?

相關文章:

一間在中國服務的「在地自願醫院」

【特稿】從華北修女團體了解中國修女所面對的挑戰

【評論】中國的感恩節:不是西方的特洛伊木馬

UCAN China
保持聯繫

訂閱《天亞社中文網》免費電子周報
繁體版   簡體版

© UCAN China 2017. | 有關我們 | 私隱及網頁紀綠 |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