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AN Vietnam UCAN India UCAN Indonesia ucanews.com
UCAN China

【來稿】台灣天主教護家使命團:露德之名蒙塵受辱

標籤連結: , , , ,

3 October 2018

【來稿】台灣天主教護家使命團:露德之名蒙塵受辱

讓我們還原真相:「社團法人露德協會」的所作所為

「社團法人台灣露德協會(簡稱「露德協會」)」在其官網及臉書粉絲專頁曾提及其使命時寫道:

「露德協會是一所非營利機構,因著福音的召喚,效法基督以正義和仁愛的原則,以關懷和接納的態度去愛人,期使愛滋感染者個人的尊嚴和價值受到尊重」

再者,以「狄剛前主教訪談實錄」證明「露德協會」是由天主教會成立;繼而於二零零七年,由仁愛修女會轉交給教友承擔。

雖然如此,現時由教友負責管理,但該會的第五屆理監事名單中,還是有聖母聖心會的吳偉立(Willy Ollevier)神父,以及兩位修女──聖神婢女會的林驥(Mary Genevieve Lin)修女和任若芙(Lucia Lenfort)修女。

該會舊官網上載有關二零一七年的照片,可以看到露德協會在「古亭耶穌聖心天主堂」聖堂內舉行二十周年「感恩禮儀」,許多神父和修女到場祝賀。李主教、狄主教、副總統陳建仁和謝菊英修女等一一致詞,看似是天主教的盛會。

同年,露德協會榮獲「震旦集團」陳永泰公益信託舉辦的傳善獎,並得到每年四百萬元,可連續領三年的獎金。由當時的理事長林驥修女上台接受,擁有社會公益良好形象。

這些都在在證明「露德協會」是天主教團體。然而,事實如何?我們整理露德協會的所作所為如下:

一、同志大遊行

從「露德協會」官網可看到,該會多年來都曾參加同志大遊行。而且,從歷年參加的遊行中,可看到代表協會的遊行人士服裝裸露清涼,年輕人身上纏繞著性虐待的粗繩。即使一七年穿著正常,依舊積極推動婚姻平權和支持同婚法案。

二、約炮性愛

「露德協會」的臉書曾分享「帕斯堤聯盟(簡稱「帕盟」)」的Plus Radio(帕斯堤電台)露骨的節目預告。

據「露德協會」二零一一年的成果報告書指,「帕斯堤聯盟」是「露德協會」籌組成立的團體,其成立原因是希望打破環境互動的弱勢,喚醒感染者自我的權能。

也曾推廣台北市立聯合醫院昆明院區友團活動:「調情!調情!調情!」。該活動對象是同志族群。

三、不良書刊線上閱讀

推薦性虐、高危險性行為、開放式關係和愛滋病感染者的性權的書籍。書更可在線上閱讀。

試問,這些符合天主愛的真理?符合天主教會的教導嗎?

四、高風險性行為及娛樂性用毒文化

推薦介紹各式各樣的毒品,和奇奇怪怪轟趴注意事項的不雅網站。

而且,詳細教導藥物是哪類人使用,使用方法及使用效果也都詳細說明。而且,奇怪的是他們卻不教導公民悔過服罪,還教人如何對付警察臨檢等諸多的細節。

最後還特別聲明這訊息並非鼓勵犯罪而是基於衛教和基本人權的維護。該次座談會資訊在其後出版的《娛樂性用藥減害手冊》中有更詳細的解說。

手冊在二零一三年在線上刊登,但任何人都可以隨意點閱和下載。期間露德協會還舉辦多次娛樂性藥物VS法律或倫理的教育訓練和論壇。這手冊,於二零一七年,連台北市議員徐世勳和台北市長柯文哲都在市議會質疑有問題。

試問,這些符合基督正義和仁愛的原則?符合天主教的訓誨嗎?

五、愛滋感染者的性權

「帕斯堤行動會議」自二零零五年起,由露德協會開始並每兩年舉辦一次,歷經五屆主辦,直到一五年才協助帕斯堤聯盟承辦。而該年大談愛滋除罪化。

以專題二「社運觀點的愛滋運動」為例,該講者喀飛是爽歪歪網站站長、同志諮詢熱線理事、愛滋修法聯盟成員、基本書坊顧問、露德知音的常客。

他指出,目前台灣法律對愛滋感染者的人權仍過於嚴苛,在愛滋條例第廿一條提到,若明知自己為感染者,隱瞞病情,致傳染於人者,處五年以上十二年以下有期徒刑。但他指出,法權不該干涉個人性權,也不應帶著滿滿汙名,他們對抗保護未感染民眾的愛滋防疫條例,並試圖廢除第廿一條。

六、愛滋反污名、反歧視

另方面,「露德協會」又在全國各處大力推動「預防新觀念—認識PrEP與U=U」,聲稱PrEP是一種有效預防HIV(愛滋病毒)的用藥策略,是給尚未感染愛滋者在「性愛前」服用的藥物,分長期每日口服型藥丸或三個月注射一次的長效型針劑,使用後不論進行什麼性行為,可以保持個人HIV陰性反應。

至於U=U意即是「測不到(Undetectable)=不具傳染力(Untransmittable)」。強調服藥且控制良好者,若能持續六個月以上,「其傳播愛滋病毒的風險是可忽略的,甚至不存在的。僅管感染者血液中可偵測到愛滋病毒,也不必然會感染他人」,「我們可以很有把握地說一位『病毒量測不到』的愛滋感染者,無法將愛滋病毒傳染給性伴侶」。

若病毒小竄升(blips),露德協會答道:「並未有證據顯示病毒小竄升會增加愛滋病毒的傳播…故無須特別擔憂」。

露德協會指出,「『測不到』就等於『不具傳染力』…以科學證據推動疾病平權」。試問,疾病也有平權?依此推理,感冒服藥者更可以跟未感冒者一樣不戴口罩,隨意出入公共場所,政府不如此推廣也是錯誤?

他們的推廣其中二個目的:如果維持著「病毒量測不到」狀態,愛滋病患則沒有揭露病情的必要,以及未感染者也不必因為害怕被感染而受到某些限制。

一七年十二月露德協會主辦大型的「台灣愛滋反歧視研討會」,大力推展以上內容並加以合理化,甚至試圖改變法令(愛滋防疫條例)之目的。

試問,這些符合福音的召喚?符合天主教會傳承下來的訓導嗎?

 

基地協會的所作所為

二零一零年,「露德協會」在台中商圈成立了「彩虹天堂」,這是台灣第一個同志社區中心。至一三年,該中心升格並設立為全國性機構:社團法人台灣基地協會(以下簡稱基地)。這時期露德協會的理事長是王增勇(現為政大社工所教授),秘書長是徐森杰(現為政大社工所兼任教授)。

從露德協會網路帳目看來,其它相關項目不計入,一二至一三年間,為成立基地,露德協會至少花費約新台幣五百四十一萬,所以說基地是露德協會的子機構,一點也不為過。

基地協會宗旨是「致力於多元性/別、性傾向,健康及平權工作,營造同志健康暨在地文化,健全個體全人發展、社群間互助合作之性別友善社會」。在另一本二零一二年手冊《台中基地─起承轉…》中,露德協會秘書長徐森杰指出,「基」字與Gay音同,即代表LGBT的統稱,「地」意指歸屬,讓我們在一起的地方」。

基地創會理事長是由張貴傑擔任。他於二零一六年一月廿九日缷任。張貴傑曾任天主教聖母聖心會懷仁全人發展中心專任諮商師,玄奘大學教務長,現為玄奘大學教授。

「基地」一直推展的工作整理如下:

一、同志大遊行

二、性用品和性玩具

基地邀請情趣用品達人為青少年及成人開講如何使用性用品和性玩具,每次都是封館講座。

三、約炮性愛

出版刊物教男男如何獵豔,女同志之間如何玩性愛。每個月在基地大團體室舉辦同志「共食之夜」,但海報似乎意味著不只是共餐而已。

四、雙性戀

基地出刊的文章,認為雙性戀並不等於花心,相信任何性向的感情都一樣平等,希望大家能尊重每個人真實的樣貌。

五、如何掰彎異性戀男子

開設課程教授掰彎異性戀男子

六、鼓勵無套性交

七、推廣高風險性行為

舉辦不少露骨及有關技巧的講座,以及出版教導許多高風險性行為的操作細節,內容和上述的性愛達人手冊差不多,更有攝影集。令人毛骨悚然!

八、性虐待

基地推薦性虐書籍。最離譜的是這些性虐待書籍聲稱全台各大書店均售。

九、推銷娛樂性毒品

講座要「帶你一窺在那些藥物的時空裡,可以經驗什麼事。免費、免報名、免記名、不純退費」。這訊息令人寒毛直豎!

試問,基地講座提到「不純退費」是什麼意思?基地所作所為,真令人不敢恭維和想像。

「狄剛總主教給教會的一封公開信」於今年五月廿七日刊登於天主教周報。但露德協會在五月廿三日即已經發布〈本會針對「狄剛總主教給教會的一封公開信」聲明稿〉。

不過,他們對主教公開信的諸多回應中,都未清楚說明有或沒有做總主教所指證的這些事情,只是解釋「接納不等於鼓勵和鼓吹」,同時反而給狄主教和天主教會貼標籤而指稱這是「愛滋汙名仍深鑿於社會的具體展現」。

接著就是鼓勵支持者和團體穿上「我不怕」T恤、換上「我不怕」社媒大頭貼、臉書更換特效框,以及製作一部又一部的「我不怕」影片,聲稱「隨著婚姻平權公投而起動的恐同獵巫行動即將展開,露德從這次的事件中學習到:在打擊中,勇敢站起來,看著對方的眼睛,大聲說出『我不怕』!」對總主教所指證的還是沒有明確回答。

露德協會指出,「這件事將只是序幕。但我們不會退縮,我們將持續堅持服務感染者,因為他們是我們的羊群,一如耶穌服從天主交給祂的使命般」。

對於基地協會的作為,露德協會則僅以一句「尊重機構自主」就帶過。接著,舊官網關閉,換上新官網。

七月廿五日天主教周報收到露德協會委託龐波聯合法律事務所陳君瑋律師所發出的律師函,要求周報於七月卅一日前,於同樣位置刊登由露德撰寫的道歉澄清啟事。由於周報已查證無虞而不予回應。

__________

撰文:台灣天主教護家使命團。

(編註:因來稿太長,故編輯把內容刪減,並經作者過目後刊出)。

【完】

相關文章:

台北退休總主教譴責露德協會,借關懷愛滋病為名實鼓勵濫交

UCAN China
保持聯繫

訂閱《天亞社中文網》免費電子周報
繁體版   簡體版

© UCAN China 2017. | 有關我們 | 私隱及網頁紀綠 |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