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AN Vietnam UCAN India UCAN Indonesia ucanews.com
UCAN China

教宗方濟各重塑世界主教會議

標籤連結: , , ,

28 September 2018

教宗方濟各重塑世界主教會議

於九月十八日發布的宗座憲令《主教共融》,遠遠不只是對世界主教會議作一次更新。會議於一九六五年由教宗保祿六世所創立,教宗方濟各已把它轉換成教會傳教改革的其中一件工具。

本質上,這份銘刻在大理石上的文件,其革新源自於二零一四與一五年論及家庭的世界主教會議的經驗,並為即將召開的論及青年人的世界主教會議作準備。

但它也對賦予世界主教會議在更大的範圍內作決策進行了更新。

就世界主教會議的運作而言,教宗方濟各已設法讓信徒更接近地介入到世界主教會議的反省中。

顯然,世界主教會議是保留給「主教們的」。但是,就像教宗方濟各所提及的,後者(主教們)需要欣賞如何讓自己處於一個位置上,以便去「聆聽基督通過全體子民所發出的聲音」。

此外,世界主教會議需要為這樣的聆聽「成為一個享有特恩的工具」。

與論及家庭的世界主教會議的進程相一致,《主教共融》規定,每次集會前都要「與天主的子民協商」,特別要通過教區以及宗教機構,而且也要通過教友協會(這是新的)來諮詢。

世界主教會議的前期會議之可能性也已正規化,如今年三月,有逾三百青年前往羅馬參加前期會議,為本屆世界主教會議作準備。

最後,再次借鑒論及家庭的兩次集會的經驗教訓,並重啟一九八三年由嘉祿.馬蒂尼(Carlo Maria Martini)樞機主教所推出但從沒有實施的一個想法,教宗方濟各將允許同一個集會在一段時間的間隔內舉行幾次會期。

世界主教會議副秘書長法比奧.法貝內(Fabio Fabene)主教解釋說:「其目的在於實現更深入(探討)的過程,從而導致更成熟的反省。」

教宗方濟各的新使徒體制的主要目的,是更清晰地表達出在教宗首席權與主教集體領導之間的關係。

世界主教會議將不會再像教宗聖若望保祿二世領導下所舉行的大會,那時主教們在最終投票表決之前,把自己對所列出的一系列建議的處置措施傳送給一個被動的集會,教宗借鑒這些建議,制定一份宗座勸諭!

教宗本篤十六此前已引進了一段專為討論的時段,而教宗方濟各對此加以擴展。

跟二零一四與一五年一樣,世界主教會議現在將以一份由大會所選出並獲教宗任命的委員會成員所擬寫的文件作結。

這份文件將會呈交世界主教會議批准,「盡可能地尋求道德上的一致同意」。

世界主教會議秘書長老楞佐.巴爾迪塞里(Lorenzo Baldisseri)樞機說:「問題的關鍵是達致共識,顯然它要超過半數以上認可。然而,這沒有法律上的定義。道德上的一致同意並非依靠數字來定義。」

教會在該領域的傳統,通常是要獲得三分之二的多數;論及家庭的首次世界主教會議,其文件中的三個段落未能取得一致同意。

值得注意的是,教宗方濟各也開放這種可能性——最終的文件將成為教宗日常訓導的要素。

在一個協商的世界主教會議內,文件將需要得到明確的批准;而對於一個教宗授予了審議權力的世界主教會議,文件將需要認可與頒發。

在後者的情況中,比如在大公會議中,文件將由教宗與參加世界主教會議的成員隆重地簽字。

最後,《主教共融》宗座憲令在每次世界主教會議後,創立了一個重要而新穎的「實施階段」。

該憲令優先考慮了世界主教會議總秘書處的角色,並邀請教廷一起合作;而且,它還擁有其擴增的權力,尤其是能獨立地發布「實施文件」。

其目的是把世界主教會議轉變成一件工具,以更好地響應教宗方濟各所渴望的教會「在一個持久的傳教狀態」中服務。

巴爾迪塞里樞機說:「對教宗而言,關鍵問題是深層次地重塑所有的教會結構,以便他們成為『更注重於傳教事業』;換言之,對人們的需求更加敏感,對所湧現出的新奇事物更加開放,在一個迅速轉變的時代中更能適從。」

為表明這種適從,新體制也將適用本屆於十月三日開幕的、有關青年人的世界主教會議。

因此,世界主教會議總秘書處只有不到兩周的時間去發表諸多適用的文件了。

【完】來源:《十字架報國際版》,天亞社編譯。

Francis reworks the Synod of Bishops

相關文章:

【特稿】法國青年在世界主教會議前期會議討論了什麼

教廷為全球青年把脈,準備世界主教會議廣發問卷調查

【評論】世界主教會議下個可能的議題:已婚神父

UCAN China
保持聯繫

訂閱《天亞社中文網》免費電子周報
繁體版   簡體版

© UCAN China 2017. | 有關我們 | 私隱及網頁紀綠 |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