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AN Vietnam UCAN India UCAN Indonesia ucanews.com
UCAN China

港澳台教會關注中梵臨時性協議,神職人員呼籲教友祈禱

標籤連結: , , , , ,

27 September 2018

港澳台教會關注中梵臨時性協議,神職人員呼籲教友祈禱

去年十月,教友參加為被失蹤二十年的河北省保定教區蘇志民主教舉行的彌撒。[資料圖片]

【天亞社.香港訊】梵蒂岡跟中國政府於九月廿二日,就中國主教任命簽署臨時性協議,備受港、澳、台教會關注,他們也就此,發出迴響。

澳門教區李斌生主教於廿四日發出聲明指,這份協議特別為中國的天主教會在普世教會的共融「是一件好的事情」。

他表示,深深明白這份協議是雙方經過很漫長的時間,通過持續不斷的研究和對話的努力而形成的。

他又鼓勵教友們繼續為中梵關係的邁進祈禱,並希望「此臨時性協議能夠真正實行出來」,貢獻和造福中國社會及教會的慈善、牧靈、社會服務及教育工作等,為廣揚耶穌基督的福音而努力。

天主教會台灣地區主教團秘書長陳科神父接受《真理電台》訪問時說,收到教廷以英文、意大利文和中文簡體字版的公告,說九月廿二日教廷在北京跟大陸簽了一個臨時性的協議。

他表示,從公告的文字讓他了解,協議「純粹是牧靈的、有關主教任命的事情,所以是教會內部的事情,還是臨時的」。還有教廷國務卿帕羅林(Parolin)樞機拍的影片,解釋簽協議的目的是擴大雙方交談的空間。

陳神父說,每一次梵中接觸,大家就會想到是否要建交和所帶來的後果。但他認為要先回答一個問題:「到底聖座要不要主動跟中國大陸溝通?」他個人認為是要的。

他指出,教宗跟一般政治領袖不一樣,他是全世界信徒的領導人,也要關心、照顧在大陸的一千二百萬天主教徒。他又說,大陸「公開」和「地下」教會團體,「都無法跟教宗直接保持聯繫」,所以教宗才想盡辦法,促進溝通。但他強調:「這是溝通,不是建交。」

然而,陳神父不諱言,最重要的問題是怎樣發展下去,他坦言「只有天主才知道」,因為祂掌控歷史和一切。陳神父鼓勵教友多為教宗祈禱和誦唸榮休教宗本篤十六世寫的佘山聖母祈禱經文。

香港聖神研究中心資深研究員林瑞琪對天亞社說,中梵雙方簽訂臨時性協議本質是一件好事,代表雙方經過四年的拉扯,總算到了一個「大家彼此能接受的位置,並認為,協議可讓中國政府相信教會對其沒威脅;「沒有hidden agenda(隱藏的議程)」。

至於對地下教會的教友來說,林瑞琪認為是需要有一個過度的,畢竟「局面轉變了,他們也要適應一個新的環境」。他以梵二大公會議的禮儀改革為例,指當時很多神父均反對拉丁文的彌撒改用本地語言,導致很多神父離開教會。但五十多年後回看此事,會發現語文只是一個工具,用來傳播福音,「故我們都要去適應和轉變」。

他表示,地下教友要適應改變並不容易,「但當教宗表示要重新在這環境起步的時候,大家應該跟從教宗的指示,像齊齊哈爾地下主教魏景義一樣,已表示不管甚麼理由,一定會支持教宗」。

至於地下教會日後要面甚麼樣的新環境,他說,不知道協議內容很難說,但相信「很多事可能要向政府報告」,並指「這可能相對以往空間變小了」,但「這限制並沒有扭曲信仰,仍有空間堅持信仰的完整」。

林瑞琪又指,協議無要支持政府的要求,只說現在公開,「教宗希望在正常環境下過信仰活動」。他指出,榮休教宗本篤十六世曾在致中國的牧函中形容中國地下教會是一個不尋常的現象,而教宗方濟各現在希望跟中國政府在一個妥善的安排下,可以讓大家一同公開。他期望在這處境下,中國政府不會再添加中國天主教會任何不必要的衝突,「不會那麼蠻不講理」,但他重申,不能預期一個協議可把全部問題解決。

最後,他期望協議令一切合理化、正常化後,能加快二十多位現時獲教宗任命但未獲祝聖的主教,快點獲得祝聖。

台灣教友莫尼加則對天亞社說,中梵簽訂協議,對台灣外交不是好消息,但她認為更重要的是,「梵蒂岡和台灣天主教會該面對現實」。她解釋,梵方應該思考如何以宗教賦予的道德高度,順著兩岸分治的現實,跳出「一個中國」的框架,創造外交上的雙重承認,給予全世界真正反映國際政治上實際狀況的先知性解答。

而台灣天主教會,她認為需要認真思考自己要怎麼塑造自己在梵蒂岡與兩岸關係上的話事權;「這並不是靠做做文化交流就可以,而是要清楚自己對各種教會所關心問題的立場,並且能充分表達」。

莫尼加強調,梵蒂岡和台灣天主教會需要思考的是如何「三贏」,而不是讓現實只證明「中國或成最大贏家」,然後梵蒂岡輸了道德高度,台灣天主教會則繼續在梵中雙方眼裡無足輕重。

有香港服務的外藉傳教士表示一向支持梵中簽訂協議,但疑惑為何在中國政府打壓宗教那麼強硬的情況下簽署有關的臨時性協議。以他所知,河南省的一所教堂原在興建中,現在也被叫停工,他看不出政府對教會有誠意,「梵蒂岡此時同意簽協議,極不適當」。

香港教友潘嘉偉認為,中梵這樣簽訂協議,欠缺透明度,開了很壞的先例,「若中國政府對其他同樣涉外交關係的宗教採取類似的做法,那宗教自由則在中國完全名存實亡,只有按政府的安排才能生存」。

他續說,就目前公開的內容,令人擔心中國政府日後更名正言順操控主教任命,這完全是涉及天主教會的宗教自由。「中國政府以後提出人選,難道梵方又會為了教宗所謂的最終決定而破壞關係?」

曾發起聯署呼籲全球主教團關注中梵協議的陳家洛表示,和一個打壓宗教信仰自由、要求神職人員「政治上靠得住」的政權簽訂協議,希望藉此能自由福傳,是天真的盼望。

他不諱言,教廷順應中國的要求接納曾絕罰的主教,又重新確認已存在的教區;但相反,中國官方天主教會卻發了一個繼續「四個堅持」的聲明,「不是很荒謬嗎?『共融』恐怕會是變相投降」。他坦言,簽署臨時協議的時間不能再差,予人同流合污的極壞觀感。

【完】天亞社英文新聞:

Outside the mainland, mixed feelings over Vatican-China deal

相關文章:

【文件】《教宗方濟各致中國天主教信友及普世教會文告》全文

【評論】得悉「中梵簽訂臨時性協議」之反思

對中梵就主教任命簽署臨時協議,中國教友反應不一

教宗為共融接納自選自聖主教,一會一團強調「四個堅持」

UCAN China
保持聯繫

訂閱《天亞社中文網》免費電子周報
繁體版   簡體版

© UCAN China 2017. | 有關我們 | 私隱及網頁紀綠 |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