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AN Vietnam UCAN India UCAN Indonesia ucanews.com
UCAN China

香港三位專家:香港跟中國的宗教自由同受侵犯,令人憂慮

標籤連結: , , , ,

8 August 2018

香港三位專家:香港跟中國的宗教自由同受侵犯,令人憂慮

桑普、邢福增教授和梁潔芬修女出席民視新聞台的節目,分析香港和中國的宗教自由狀況。[youtube截圖]

【天亞社.香港訊】香港三位時事、宗教專家一起出席台灣節目,談香港及中國的宗教自由、人權和中共的統戰,均指出香港跟中國的宗教自由同樣受到剝奪和侵犯,情況令人憂慮。

香港時事評論員桑普、香港中文大學崇基神學院院長邢福增,和台梵專家梁潔芬修女,七月十九日一起出席台灣民視新聞台的節目:「信仰自由、天賦人權──中共的宗教統戰與中梵關係」。他們在節目中分析香港和中國的宗教自由狀況。

 

宗教自由在腦袋

宗教評論員邢福增表示,中國的宗教自由一直以來都受到剝奪和侵犯,指中國所謂的宗教信仰自由,跟一般人認為的不同。「他們的宗教信仰自由,是你腦裡可以信仰任何東西,但不一定能實踐。中共會從國家安全、社會穩定和秩序的角度來看宗教,這樣在宗教事務上就有很多的管控。」

這位教授又說,今天的中國共產黨不像文化大革命時那樣要把宗教消滅掉,「因為他們發現消滅不了」。他舉例一九四九年中共建國時,基督徒人數大概一百萬,到了八二年,當局的統計是三百萬。「數字是經歷過文革的改造等,但宗教人數反增三倍,故中共明白到宗教是不能消滅的,令他們擔心。」

他指出,宗教是意識形態,有群眾和組織,「中共就認為威脅非常大」,「必須要好好管理及控制宗教,不讓宗教的發展威脅了黨的領導」。

邢福增還指,宗教自由跟出版、表達、言論和結社自由等,息息相關,「我們了解到整個中國今天的公民社會和人權狀況,便可以了解中國距宗教自由還有很大的距離,我們需要改善跟爭取」。

他又表示,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很重視黨的領導,講話中很喜歡用「牢牢地控制」,「甚麼都要在黨的牢牢控制中,包括宗教」。他指,長遠來說,黨對宗教人士各方面都會進行非常嚴厲的控制,所以大家要多點關心中國宗教自由狀況。

 

宗教自由打宗教自由

香港教區耶穌寶血會梁潔芬修女,從政治角度分析目前中國的宗教狀況。她指出,中國的宗教自由政策是在毛澤東時代由統戰部部長李維漢提出,主要是用宗教信仰自由政策消滅宗教;「所以鄧小平改革開放時,宗教部部長葉小文也說過,要慢慢讓宗教滅亡」,而他們的說法就是以宗教自由打宗教自由。

這位台灣文藻外語大學的客座研究教授表示,中國不讓十八歲以下人士進教堂,美其名給他們選擇自由,但對宗教傳統來說是致命傷。

她解釋,「西方社會,父母都從孩子小時候帶他們去教堂」,但中國卻不讓小孩去教堂,那「十八歲以後才選擇,就已經沒辦法了。這就是慢慢滅亡宗教的一個信號。」

梁修女續指,還有民主辦教,就是讓包括神父、修女和信友的小組管理宗教,但沒聖統制裡代表基督的主教,沒領導者,結果「我們看到一些教區實行了十年,以為教會管理就是可以這樣」。

梁修女又說,用宗教自由政策是為對外國人說有宗教自由,沒有宗教壓迫,外面的人就相信了,但其實兩者的宗教自由有很大的分別,「這是統戰的手法」。

 

情況嚴峻

香港律師桑普也指,中共要消滅宗教是從創黨以來的政策,至今更愈來愈嚴峻。

他舉例說,最近有一位信奉伊斯蘭教的中共黨員到麥加朝聖,回國後被開除黨籍,理由是黨員不能信教;新疆一位女生穿較長的伊斯蘭教服,當街被剪短,說服裝要中國化;甚至伊斯蘭教徒每天要向西方朝拜,中共就在西方掛上中國國旗,朝拜就朝拜國旗。

桑普指出,新宗教事務修訂條例今年二月一號實施後,各種各樣的宗教打壓,特別是針對天主教、基督教和伊斯蘭教的,相當惡劣。

「以往地下教會團體舉行彌撒,開了一扇門,國保、宗教局會叫你把門掩上,現在直接關閉聚會點;老師、家長不能讓孩子信教,也不能領洗、領聖體;教堂當著教徒面強拆。情況已到了非常嚴峻的地步」。

農村張貼的聖相等要換上習近平的畫像,「稱是幫教扶貧,其實是由信教轉化為信黨。若不換,補助款、扶貧款統統沒有」。

不可利用宗教名義進行危害國家安全的活動;政府基層(如村委會)可管理宗教事務;宗教活動場所辦理人要登記;宗教團體接受境外捐款也要規範等。

「所謂的三自教會,都是假的;基本上要割斷所有宗教組織的自主性,和跟梵蒂岡的聯繫,情況相當惡劣」。

 

統戰收編

邢福增談到香港的宗教情況,指香港的宗教統戰工作由中聯辦的協調部進行,該部門類似統戰部,會把跟中共思想不同的人視為敵人,當中再分主要敵人和次要敵人,並於不同時代、不同階段,有不同敵人的界定。

教授指,他們擅長拉籠次要的敵人,打擊主要敵人,等主要敵人消滅了,把原本的次要敵人升級為主要敵人,再跟他新定的次要敵人一起消滅對方,如此類推直至中共獨大為止。

邢福增指,中共也會拉籠人心。回歸時,把不同宗教界別人士納入建制系統內,像基本法起草委員會、籌備特區政府委員會、選舉委員會等。而某些宗教人士自覺受中共信任,就被收編。

中共也會給宗教界人士辦宗教政策交流班、國情學習班,讓他們知道中央的想法,要懂得政治正確,說中共愛聽的話。

桑普也在節目中指出一個中國佛教的例子。「中國佛教協會副會長印順大和尚,參加十九大精神培訓班後說,十九大的報告是當代佛經,閃耀著共產黨信仰的光芒。」「他已手抄了三遍,還準備再抄十遍」,因為每抄一次有一次的領悟,明白「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的中國共產黨,就是現世的佛菩薩」。

桑普又說:「印順大和尚講的話告訴大家甚麼?中共的滲透跟統戰是非常強悍和嚴峻。」

 

神父也受賄

梁修女透露,香港天主教會聖統制和組織較強,所以中共跟教會沒甚麼合作餘地。但他們會用「糖衣毒藥」,如給神父、修女錢,從教會內部荼毒他們。

她以中國一些情況為例,指有修生獲祝聖為神父,中共就叫修生給非法主教祝聖,再找一位合法主教補行典禮,「期間給修生二十萬人民幣現鈔,加小汽車」作鼓勵。

她又指,有些修道人會容易受蒙騙,因為在中國神學院受訓,缺少靈修陪伴,原本最少三年的靈修陪伴,有可能因為外聘的老師只待幾個月而無法繼續。所以「他們表面上很多都是神學博士,心靈上卻一塌糊塗」,「跟宗教幹部有甚麼分別?更慘是他們做了神父,跟官員打交道,官員用酒色財氣來誘惑他們」。

 

台灣貢獻大

有關中梵關係,桑普覺得中梵若簽協議,他對台梵關係並不樂觀。

而梁修女作為台梵專家,指中梵有一個協議,中共希望能簽成,但教宗看見反對聲音很強,沒有馬上答應簽署。她也認為跟中國建立關係不用太急切,即使簽了也有很多事情需要跟進;而台梵的關係也是要處理的問題,「台灣對梵蒂岡貢獻也是很大的」。

【完】

相關文章:

港青年教友為中國教會祈禱,內地教友為國內宗教擔憂

河南省逾半數教區受打壓,宗教人士提醒修道人小心

台中梵專家指現階段中梵簽協議,亦無助大陸宗教發展

UCAN China
保持聯繫

訂閱《天亞社中文網》免費電子周報
繁體版   簡體版

© UCAN China 2017. | 有關我們 | 私隱及網頁紀綠 |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