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AN Vietnam UCAN India UCAN Indonesia ucanews.com
UCAN China

【文革系列】黃土之上的那個文革歲月

標籤連結: , , , ,

31 July 2018

【文革系列】黃土之上的那個文革歲月

北京崇文區街頭張貼批判天主教的展覽圖片。[網上圖片]

從作家路遙的《平凡的世界》中,讓一個平原人瞭解了黃土高原上那以往遺留在腦海裡的種種神秘,漸漸瞭解黃土人的艱辛與苦難,但路遙告訴我們的,僅僅是黃土厚重歷史中的一個小小的片段,在這個片段之前的顯得模糊而不可測。正是這種模糊與不可測,更加讓人著迷,讓人想去觸摸,揭開它的面紗。

二零一六年酷夏,再次西上高原,聆聽一位令人敬重的老者講述個人的文革經歷。

張多默,一九四四年出生於陝西省禮泉縣堯張村,家庭從祖母那時開始信教。小時候父親經常領著去教堂參與彌撒,當時教堂在離村子二十多里路的儀門寺,有時候父親還會用筐子把他和弟弟擔著去。

一九六一年張多默初中畢業,除了幫助家裡務農,就跟隨神父去傳教。但好景不常,四清運動就開始了,涇陽、高陵、三原三個縣的運動最為厲害,工作組進駐,尤其通遠鎮教友家裡住進工作組人員,跟著一起吃一起住,做思想工作。當時,很多神父被抓。

張多默憶述:「文化大革命開始之後社會就亂了,無組織無紀律,家裡也受到了衝擊。」西安的學生搞大串聯,毛澤東說學生們是八九點鐘的太陽,是國家未來的主人,「這些青年人無知得很,只要有人不聽毛澤東的話,就給胸前掛個牌,說是資本主義走狗,很多人都遭難了」。

一九六六年,張多默廿二歲,那時紅衛兵讓教友把聖像和聖書交出來,「村子裡教友少,紅衛兵就喊口號:『打倒天主教!紅衛兵是不怕死的。』有一位教友就拿著個長煙袋舉著也過去喊:『你爺爺是不怕死的!來,孩子們都別走,準備為天主致命。』紅衛兵嚇得就跑了」。

張多默父親脾氣好,是個大家公認的老好人,與人無爭。

紅衛兵敲鑼打鼓到教友家的門前喊,將教友視為牛鬼蛇神。張多默一個舅父是神父,紅衛兵喊:「共產黨萬歲!」他的那個舅父神父就喊:「天主萬歲!耶穌基督萬歲!」舅父神父就被打成現行反革命,另一個舅父和妗子(舅母)臉上則被畫得黑的紅的,拉著去遊街,前面有敲鑼的帶路,紅衛兵還將他的舅父神父的祭衣拿著展覽。

張多默恰巧看到這個場景,心裡很難受,他想舅父作為一個普通的農民,「頭上卻被帶上紙糊的高帽子,這是侮辱人,就很生氣,上去就把舅父和妗子的高帽子給打掉了」。紅衛兵就把張多默按住,說他是現行反革命,晚上就開始將他批鬥。

在那場運動中,張多默家族可以說也是付出慘重的代價,幾個信教的表弟不公開背教被打成反革命,也就被判刑,最多的判了十年,也有四至五年的,張多默的親弟弟也是執意不公開背教,被判了兩至三年。而張多默在打掉舅父和妗子的高帽子時被批鬥了,紅衛兵不會再要求他公開背教,所以沒讓他做背教的表態,也就沒有被判刑,但也受外教人歧視。

當時也有很多教友被迫害,有教友被牲口踢傷了,得不到治療,然後破傷風去世了。張多默還分享了當時的一些情況:「那時候紅衛兵要把教堂上的鐵十字架扳下來,有個外教人就去扳了,之後那人去看澆地的機井,結果不知什麼原因掉在井裡死了。人們就傳開了,說扳天主教十字架的人當天就死了,被神懲罰了。這件事在當時成了大事,後來那個人的兒子信教了。」

張多默住的村子裡,大多數的人也都是老實人,他們認為張多默的父親也是個老好人,所以他們覺得他的兒子也不會不老實,就沒有再批鬥張多默了,只是讓他在生產隊幹活,但卻不給他評工分,這是對他變相的懲罰。那時一個青年勞動一天給記十個工分,到月後生產隊按照村民的工分給分發糧食。所謂思想不好的村民幹一天活,也會給八個工分,但張多默作為現行反革命,就不給工分。

文革中的混亂時期,神父都坐牢了,張多默那任神父的舅父也不例外,故張多默與姨夫和另一舅父就出去傳教,補充了神父缺失的那段時間信友的信仰生活。他們在晚上騎著自行車到處去找教友,給教友們在家中講道。門口和村子外面都有放哨,來人了他們就跑。

也就是在那個時期,張多默看了很多任神父的舅父,其家裡藏的書籍,教會內外的書都有,讓他充實了自己的精神世界,也讓他以後寫了很多文章,為主作證。

張多默說在文革後期很幸運。一開始他在生產隊都是幹活的,但因父親是個公認的好人,對自己還有些蔭庇,而當時隊上沒有會計,張多默有初中畢業學歷,「那個時候初中畢業就是個文化人,相當於高材生」,從一九七零年開始,他便在生產隊作會計,一直到生產隊結束。

張多默回憶自己經歷文革的過程時,無不感慨地說:「很多事都難以理解,只能從信仰角度來理解,否則真的是太過於巧合了。如果沒有天主的幫助,我是沒有這麼順利的,一切都是天主的安排。」

張多默個人的文革經歷僅僅是黃土高原上一個小小的縮影,因為在那片不屈的土地上,文革中也染上了教會的血。

__________

撰文:浪淘沙,中國大陸一名教友。

【完】天亞社英文特稿:

Even torture could not silence Chinese Catholics

相關文章:

【文革系列】遼寧教友文革時受盡折磨,仍堅守信德

【評論】在新時代下「新文化大革命」悄然開始

宗教局併入統戰部,觀察家憂宗教最終會被消滅

UCAN China
保持聯繫

訂閱《天亞社中文網》免費電子周報
繁體版   簡體版

© UCAN China 2017. | 有關我們 | 私隱及網頁紀綠 |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