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AN Vietnam UCAN India UCAN Indonesia ucanews.com
UCAN China

【評論】《公教文明》抨擊成功福音及其對特朗普的支持

標籤連結: , , , , , ,

26 July 2018

【評論】《公教文明》抨擊成功福音及其對特朗普的支持

剛好一年前,耶穌會期刊《公教文明》刊登了一篇非常重要的文章,講述美國一部分天主教徒和基要派基督徒所建立的奇特政治合一主義。至少可以說,這觸發了一場有趣的辯論。

保守教友對這篇《公教文明》文章的批評尤其嚴厲,因為文章同時在神學層面(他們自己與基督新教的融合)和政治層面(他們把政治合一主義和保守派政治連成一線,成為特朗普運動的宗教祝福)上打擊他們。

一年後的今天,在羅馬出版這本期刊的耶穌會士再度登場。

他們是原文的同一作者:耶穌會安多尼.斯帕達羅(Antonio Spadaro)神父和馬爾切洛.菲格羅亞(Marcelo Figueroa)。前者是《公教文明》的總編輯;後者是來自阿根廷的新教神學家、教宗方濟各的朋友,編輯《羅馬觀察報》的阿根廷版。他們在七月十八日同時以意大利文和英文發表文章,批評「成功福音(又名豐盛福音)」。

斯帕達羅和菲格羅亞調查了成功福音的一些根源和成果,並在文章最後部分,闡釋這新興神學與教宗方濟各神學之間是兩極對立。

這篇文章並不羞於把成功福音與全球化危機,諸如政治、社會和經濟,聯繫起來。

兩位作者說:「近幾十年間,多虧福音派的運動和牧者,特別是靈恩運動的,他們以大規模的媒體宣傳,讓這種『神學』傳遍世界,甚至被用作經濟新自由主義的神學辯解,而我們的反省正是要說明和評估這一現象。」

斯帕達羅和菲格羅亞根據最近尤其是在美國出版的專題文獻,就成功福音提供了簡明的神學分析。

他們說:「成功福音的支柱基本上有兩條:經濟福祉與健康。這樣的重點是對一些聖經文本作字面釋經的結果;這些聖經文本是在還原論詮釋學中被採用的。」

兩位作者不僅批判支持成功福音的聖經詮釋學,還批評這種神學帶來的後果:「因著信友『信仰』的力量,物質的勝利把他們置於驕傲的位置;相反,貧窮為他們帶來無法忍受的打擊,原因有二:首先是認為他們的信德無法改變天主的旨意;第二,他們的不幸處境是神的施加,是無情的懲罰,要順從地接受。」

斯帕達羅和菲格羅亞稱成功福音對窮人的影響為「邪惡的」。

成功福音「不但使個人主義變本加厲,並削弱團結的意識,而且促使人們採納以奇蹟為中心的觀點;因為只有信仰,而不是社會或政治的委身,可以促進成功。」

作者們接著說:「所以風險是,被這種偽福音迷住的窮人,在社會政治的空虛中眩目,這很容易讓其他力量塑造他們的世界,使他們變得不會冒犯及不能自衛。」

然後,他們譴責成功福音跟天主教教會訓導之間的對立:「成功福音不是真正改變的因素,這種改變是教會社會訓導固有願景的一個基本角度。」

他們繼續說,成功福音的歪曲,在於它從財經角度看天主的應許。

作者們說:「在這種脫離特定背景的福音派詮釋中,播種和收割的靈修原則變成,給予成為最重要的經濟行為,而這行為是以投資回報來衡量的。」這暗示成功福音給予種族優越論者支持。

他們說:「在這些神學裡,基督徒作為天主子女的這份關係,被重新演繹為『國王的孩子』:這兒子的身份帶來權利和特權,尤其給那些承認和宣講它的人更是物質性的。」

斯帕達羅和菲格羅亞還繪製了一幅世界地圖,標示出在過去幾年遭成功福音改變了基督宗教特質的地區,包括非洲的尼日利亞、肯尼亞、烏干達和南非;亞洲的印度、南韓和中國;拉丁美洲的危地馬拉和哥斯達黎加;以及哥倫比亞、智利、阿根廷和巴西。

不過,文章的真正焦點,是北美的主導國家:

「在美國,數百萬人定期去傳播成功福音的大型教會。已加入新五旬節主義這一派的傳道人、倡導者及使徒,在大眾媒體內擔任愈來愈吃重的職位。他們出版大量書籍,這些書籍迅速成為暢銷書;他們也發表演講,並通過互聯網和社交媒體,發送給數以百萬計的人。」

很明顯,這篇新撰寫的文章是針對支持特朗普的一套美國神學;而眾所周知,成功福音是這名美國總統最強硬的捍衛者之一。

例如,保拉.懷特(Paula White)是一大型教會的五旬節福音派傳道人。她最近為嘗試捍衛特朗普在美墨邊境推行的分離家庭措施,說耶穌從未違反移民法。

在《公教文明》新刊登的文章中,我們看到一個明確的批評,不單是針對成功福音給予某種經濟意識形態的支持,還有其支持這種意識形態的軍國主義祝福。

文章特別提到特朗普先生今年一月首次發表的「國情咨文」:

「為描述這國家的身份,總統特朗普(Donald Trump)提出:『我們一起重新發現美國模式。』他接著說:『在美國,我們知道美國人生活的核心,是信仰和家庭,而不是政府和官僚。我們的格言是『我們信靠天主』。我們歌頌我們的警察、我們的軍隊,以及我們了不起的退伍軍人為英雄,他們應得我們全部而且堅定的支持。』」

接著斯帕達羅和菲格羅亞評論道:「在短短的幾行字裡,我們看見天主、軍隊和美國夢。」

文章的最後部分,把教宗方濟各的神學與成功福音作比較。兩位作者引用教宗的幾段講話和講道,以呈現他明確反對這種神學。

他們指出:「教宗方濟各上任後,便意識到成功神學是『不同的福音』,並以教會的社會訓導批評它。」

文章在教宗批評白拉奇主義和諾斯底主義兩異端的背景下,表述教宗反對成功福音。而幾個月前,當教廷信理部拿這主題頒布《依照天主的計劃》(Placuit Deo)信函時,就給這兩異端的批評賦予官方制度性的份量。

斯帕達羅和菲格羅亞發表於《公教文明》的這兩篇文章,並不代表該期刊、耶穌會或教廷的官方立場。

然而,梵蒂岡國務卿在文章出版前,曾審閱其內容。而這文章又是教宗方濟各與美國之間困難關係的另一標誌。

《公教文明》這篇關於成功福音的新文章,其重要性跟去年對在美國政治神學合一主義被曲解的譴責相等同。

它突出教宗方濟各跟今日美國基督宗教一些關鍵特徵之間的根本對立;這對立不僅在於政治、政策或地緣政治,也在於神學和宗教。

與去年的文章相比較,這篇新發表的文章對美國天主教有較少批判,至少沒有直接批評。

不過,鑑於美國天主教某程度上的美國化,使天主教文化暴露於成功福音的誘惑中,特別是如果我們看一下貨幣政策如何影響教會政治,這篇文章也可作為,給教宗在美國的信眾的一個信息。

還有一個地緣政治考慮因素。這篇文章發表於特朗普與俄羅斯總統普京舉行的赫爾辛基峰會兩天後。

總統特朗普不但沒有打破美國和俄羅斯之間的地緣政治關係,也沒有打破美國和梵蒂岡之間的。

教廷不得已地要與俄羅斯對話(不管在烏克蘭的政治和教會情況),因為普京以虛偽和操弄的方式,擔當了中東受迫害基督徒的捍衛者。

這對話是梵蒂岡現實政治的一部分。

但是,無論我們有多了解這外交細節,在宗座和特朗普治下的美國之間,較難找到共同點。

真正的問題在於,成功福音促進了美國新保守主義的興起,以及特朗普的當選。這是在其總統任期結束前不會消失的神學。

斯帕達羅和菲格羅亞幫助我們了解到,梵蒂岡以及以羅馬為中心的整個天主教世界,正如何看美國。羅馬顯然面對著一個「美國問題」;而這是神學性的,不亞於政治性的問題。

__________

撰文:馬西莫.法焦利(Massimo Faggioli),美國的教會歷史學家,神學及宗教研究教授。

【完】來源:《十字架報國際版》,天亞社編譯。

‘La Civiltà Cattolica’ rails against prosperity Gospel and its support for Trump

相關文章:

【特稿】耶穌會刊物《公教文明》從教宗方濟各的角度看世界

耶穌會刊物《公教文明》英文版即將面世

【特稿】教宗方濟各接受《公教文明》訪談(九)

UCAN China
保持聯繫

訂閱《天亞社中文網》免費電子周報
繁體版   簡體版

© UCAN China 2017. | 有關我們 | 私隱及網頁紀綠 |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