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AN Vietnam UCAN India UCAN Indonesia ucanews.com
UCAN China

【評論】習近平無情地鎮壓中國,不會讓任何人感到驚訝

標籤連結: , , , , ,

24 July 2018

【評論】習近平無情地鎮壓中國,不會讓任何人感到驚訝

七月九日標誌著中國「七零九」事件三周年。當年,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執政的共產黨,對其中一群最勇敢的中國維權和人權律師進行打壓。

二零一五年七月九日,中國各地約三百名律師、法律助理和社運分子被圍捕。大多數人遭審訊後獲釋,但仍有約四十人被拘留。一些人說他們遭受折磨、毆打、鐐銬和電擊;另一些人說他們被禁止睡覺、被迫服用藥物,及被迫固定在一個痛苦的位置。

這群律師一直是共產黨打壓的對象,尤其一九八九年六月天安門廣場事件後的三年裡。

近幾十年來,許多人被拘禁,但在習近平的統治下(現時已是第六年),消滅敵人和可疑敵人的過程已提升了好幾個層次。而自毛澤東統治以來,習近平首次引入一個有系統化的宗教打擊計劃。

中國的佛教和道教正成為他們商業化的目標,一些寺廟一直向遊客收取入場費。而主要遭打壓的對象是基督教和伊斯蘭教,這些被視為「外來宗教」。

然而,任何對中國共產黨及其歷史略知一二的人,該對習近平的舉動及其打壓力度不感到驚訝。

毛澤東時代,生活很簡單:你製造麻煩,便被放逐、扔進監獄或槍斃,這取決於毛主席認為將來有多需要你。當他自己的權力受到威脅時,他引入了永久革命的概念,在一九六六年發動令人髮指、具破壞性的文化大革命,直到十年後這場革命才正式結束。

文革帶來的經濟破壞,讓毛澤東把鄧小平帶回來。鄧小平曾經多次被放逐,而毛澤東知道鄧小平非常聰明,並對黨非常忠心。

當鄧小平終抓住了最高領袖位置,他的計劃就推出來了。他用馬克思列寧主義的心思調和自己的資本主義思想,以著名的格言指出:「不管黑貓、白貓,捉到老鼠的就是好貓。」

鄧小平決心嘗試任用新高級幹部,那些跟他志同道合的人,而他們也同樣在尋找方法改變中國的面貌。首先是胡耀邦,是鄧小平的長期幕僚。但一九八六和八七年的第一波學生抗爭運動,給黨內強硬派提供彈藥把他驅逐,他們在五年後被解僱。

胡耀邦的繼任人趙紫陽如出一轍。因允許天安門廣場的抗爭,並進入廣場懇求人們離開,上台僅僅兩年便要下來。隨著時間的推移,習近平在升上高位時,也一直觀察這激烈的幕後派系對戰。

一九八九年六月四日,鄧小平支持強硬派,召集來自十多個省份的軍隊,以確保北京軍隊對抗爭者的任何同情,都得以壓下來。

直到大屠殺之前,西方仍認為正在跟一個新的、和平的、可愛的中國資本主義者周旋,直至鄧小平露出其極端主義的真面目。

時任上海市委書記江澤民,獲調派往北京,作為一個中立的臨時任命。但他很快就展示了自己的政治技倆,掌握了軍隊的控制權,並一直保持最高領導地位,直到二零零二年。鄧小平於一九九七年去世後,江澤民無情地、迅速地解決了對手。

到二千年,中國特色社會主義賺大錢。首次看到民營企業超越國有企業,佔國內生產總值最大的份額。江澤民意識到這群新冒起的創業富豪,他們以倍速增長,並對黨構成新的威脅。

二零零一年,江澤民神來之筆把這些人聚集到共產黨的溫暖懷抱中,任命他們加入橡皮圖章「全國人民代表大會」,以及無牙老虎的諮詢機構「中國人民政治協商委員會」。

它就像有魔法一樣,今天像是科技三大巨頭兼億萬富豪:阿里巴巴馬雲、騰訊馬化騰和百度李彥宏,都是全國人大代表中那一百名商界代表之一。這些商界人士佔了三百名全國大人代表的三分之一。

其不好處是,此舉使商界跟高層幹部之間的裙帶資本主義,得以不受限制地蓬勃發展。

習近平在二零一二年擢升至全國最高領導位置時,獲得「辛勤工作」的美名。他迅速地將其首席副隊長王岐山,調往黨中央紀律委員會主席的位置,將其重塑為禁衛軍,以清除貪腐,取悅群眾,粉碎黨派。

習近平的承諾是成為新的毛澤東,減少反覆無常及有真正的計劃。他已經放棄了鄧小平建立的傳統,例如至少名義上的集體領導。他安排自己成為黨內所有制定政策的「領導小組」的領導人,同時已開始粉碎內部派系,認為這將有助於他強勢執行政策,但這也顯著削弱這個擁有九千萬人的政黨內部的辯論。這一切都是為了重申黨的首要地位,以加強其控制,但這可能是一把雙刃劍;有關這點需要較長時間才能看到。

習近平現在不是「殺雞儆猴」,而是為確保猴子不再回來,他決意把整個穀倉消毀掉。任何人均認為,浙江省為期兩年的十字架強拆運動是一次性的,直到這場運動的創造者得到提拔。此後,習近平解散了舊的國家宗教事務局,將其職責交給日益強大的統戰部。

習近平在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任命為新黨主席後,站在台上的第一句話就是「中國夢」。

我們開始看到這可能是什麼樣子,這似乎像是對世界其他地方的一場噩夢。我們認為不可改變的國際規範現在被蔑視,就像習近平無視黨的規範一樣。。

有些像柬埔寨那精明但無情的老獨裁者洪森(Hun Sen),已落在習皇帝的腳下並獲得了回報。而他不可能是最後一個。

__________

撰文:邁克爾.塞恩斯伯里(Michael Sainsbury)。

【完】天亞社英文新聞:

Xi Jinping’s ruthless China crackdown should surprise nobody

相關文章:

【特稿】陳樞機反駁天亞社主任的評論,指中梵協議非正常

【評論】隱約可見習近平是自毛澤東後中國首位獨裁者

【評論】中國異見者劉曉波之死為梵蒂岡帶來警示

UCAN China
保持聯繫

訂閱《天亞社中文網》免費電子周報
繁體版   簡體版

© UCAN China 2017. | 有關我們 | 私隱及網頁紀綠 |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