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AN Vietnam UCAN India UCAN Indonesia ucanews.com
UCAN China

【特稿】調查指教會淡化處理性騷擾事件,負責機構強烈譴責

標籤連結: , , , , ,

28 June 2018

【特稿】調查指教會淡化處理性騷擾事件,負責機構強烈譴責

基督教協進會於六月廿四日舉行《不再沉默──收集教內被性騷擾經驗》調查報告發布會。

【天亞社.香港訊】全港首份針對基督教會性騷擾的調查報告指,逾半數受訪者指加害者為教會領導或掌權者,而教會的處理手法傾向淡化事件。對此,負責有關調查的基督教機構,對所有教會予以「強烈譴責」。

《不再沉默──收集教內被性騷擾經驗》調查報告,由香港基督教協進會策劃進行。於去年八月初起,至今年四月底結束,共收集五十九份回應,當中五十五份為有效問卷。在有效問卷中,六成四為填寫人自己的經歷;三成六屬朋友或教友的經歷。

協進會助理執行幹事曹曉彤為是次調查的研究員,在六月廿四日舉行的發布會上,她拒絕透露發生性騷擾事件的教會名字,但指發生事件的教會,有大至過千人的,亦有小至百多人的。被問到會否譴責涉案教會,曹氏明言:「整份報告是強烈譴責所有教會。」

調查報告結果顯示,男性性騷擾女性的個案佔八成半;男性性騷擾男性的佔一成。報告又指,五成一人表示加害者為同工或信徒領袖;三成半表示是教友。

性騷擾事件發生的年期,三成指為最近一、兩年;約一成指事件已逾二十年。

而性騷擾的方式,三成三指為觸摸、抓捏或故意摩擦他人身體;一成七指為強逼進行性行為;半成指為引起性聯想的評語、玩笑或提問。

發生的地點,包括牧師或傳道人的寓所、教會場地或辦公室、機構辦事處及公共地方;而一般是在進行教會活動、家訪、教會海外行程等的情況下發生。

五成四的受害人表示曾向教友、相熟教友、社福機構,甚至警方求助。但有一成六表示沒有求助,因為「實在無法把性騷擾跟傳道人兩者相提並論,也不知道那算不算是性騷擾」,及因為「害怕,不懂向誰求助」。

而受害人面對性騷擾事件時的情緒反應,包括質疑自我價值、憤怒、憂慮、害怕孤立無援、擔心有其他人受害等。

五成六的受害人目前已轉到其他堂會或已沒再參與教會聚會,但仍有二成九的受害人留在原來堂會。

受訪者中,有五人願意作深度訪談。化名「C女士」的受害人,講述參與教會事奉小組時,被男導師強吻及意圖強暴。她雖成功逃脫,但往後還是多次遭這名導師非禮。

另一位受害人「E先生」,在基督教機構工作,被男上司非禮,其後被邀請出遊及同房;之後,他遭教會約見時反被質疑其性取向。他後來報警,但警察同樣質疑他為何不反抗。受害人形容,警員的處理手法帶來了「二度傷害」。

曹曉彤指出,二度傷害威力不小。受害人遇事後六神無主,找周邊人傾訴或警方幫忙,卻因對方敏感度不足,結果未能幫到受害人,甚至令他們陷入更深的自責中。

從調查結果,曹曉彤總結說,「在教會出現性騷擾事件,跟權力有很大關係。加害者地位較受害人高,藉別人對其信任,很容易傷害弱勢」;而基於加害者往往給人的印象是「尊敬的牧者」,以致受害者就算把經歷說出來,也無人相信。

她又指,信仰論述亦令受害人不敢向外求助,因為教會講公義的同時,也談原諒和寛恕,會認為受害者把事情說出來,會損害到加害者的名譽及其家人。而且,也會影響教會聲譽,令人對教會變負面,及對福音反感,從而阻止受害人向外求助或報警。

調查報告最後建議,包括要求教會及基督教機構盡快制定「防治性騷擾政策」,正視教內性暴力的存在及危機;鼓勵牧者及信徒領袖參與「防治性騷擾」訓練;以及提倡教會在所有長時間的集體活動,如夏令營或宣教活動都需加入「防治性騷擾」的訓練。

「風雨蘭」為協助性暴力受害人的機構,其總幹事王秀容亦有出席發布會。她指出,他們過去十七年來,共收到三千五百多宗關於性騷擾及性侵的個案,只有約五十宗是跟教會有關。她形容數字非常少,相信問題只是冰山一角。

她又指,處理教會性騷擾事件較一般困難,原因是受害人和加害者關係密切,當事情發生後,受害人往往傾向跟教內人士傾訴。而教內人士又採取息事寧人的態度,即使調查,亦予人「自己人查自己人」的感覺,過程拖拉很久,到受害人真的向輔導機構或警方尋求協助,已是幾年後的事。

她建議,基督教會應聯合起來成立一個獨立調查小組,處理事件。

【完】天亞社英文新聞:

Hong Kong Protestant leaders accused of sexual harassment

相關文章:

【評論】甘偉霖神父:性侵問題的聚焦落在亞洲教會了

大規模調查稱逾七成受訪大學生遭性騷擾,著學校要嚴肅處理

香港響應「#MeToo」運動,教會機構稱要有面對負評的準備

UCAN China
保持聯繫

訂閱《天亞社中文網》免費電子周報
繁體版   簡體版

© UCAN China 2017. | 有關我們 | 私隱及網頁紀綠 |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