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AN Vietnam UCAN India UCAN Indonesia ucanews.com
UCAN China

社會信用:給予公民評級以提高信任度……並更好控制他們

標籤連結: , , , , ,

25 June 2018

社會信用:給予公民評級以提高信任度……並更好控制他們

宿遷市位於上海以北的江蘇省,是中國三十個已開展「社會信用」項目的城市之一。

自四月三十日以來,該市五百萬名居民一直幫忙測試這項目。該項目給予每人和各企業一個「信任評級」。

雖然項目設計人員的原意,是要恢復公民在中國社會及其同胞之間的信用度,但現在恐怕項目會成為先進的社會控制系統。

宿遷市市長辦公室入口處,豎起一塊巨型屏幕。屏幕上閃爍著紅色的背景,播放著各種各樣用黃色大字寫成的口號。

有些口號勸告民眾要文明、有禮貌和誠實,當中最為突出的一句宣稱:「值得信賴的人,可平靜地在天空下行走;而那些不配在天空下平靜走動的人,那些不值得信賴的人,不能走出一小步。」

宿遷市及其五百萬名居民,都想成為「文明」典範。而這想法不只局限於口號式的呼喊,因為在去年四月二十日起,該市給了所有居民一個「信用評級」,是一種衡量他們誠信度的方法,以鼓勵他們成為好公民。

宿遷市是中國實施「社會信用」措施的三十個試點城市之一,該措施於二零一四年正式啟動。而據項目設計人員指出,項目的目標是要改善人民的信用度,並在這個被喻為沒誠信的國家,恢復其信用度。

中國希望到二零二零年,能擴大這項措施至全國其他地區。不過,措施同時引起人們對這先進社會控制系統的恐懼,認為是獨裁者的夢想,因為自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及其政府自二零一四年成為領導以來,共產黨不斷加強對社會和公民社會的控制,這控制包括宗教在內。

現時措施實際執行情況還不清楚,許多不同的模式正在測試中,正如某些媒體報道說,有天看到中國人因自己的行為、品味或網上購物而遭評級的假設,出現的機會幾乎很微。

但這些媒體的報道,有時是基於含糊其辭的官方聲明。

 

專用手機應用程

即使公民評級引起極大的焦慮,尤其在人權組織之間,但費那麼大的勁主要是為針對企業。

用於公司的評級制度,是迄今為止最先進的。這系統已在宿遷市,及上海市進行過測試。

在宿遷市各行各業裡,公司必須出示其評級,以競投政府的招標項目。私人機構獲任命對這些公司進行審計,並給予評級,目的是為改善企業的透明度,讓這些公司承擔責任。

然而,這項政策並非跟個人信用度無關;公司犯錯(譬如欠債、違反環境規範……),其領導也可能要付出高昂代價,他們會發現自己被置在「黑名單」中,不能坐高鐵或飛機。

這樣做的目的,是為防止犯罪的董事,在一個省遭判決,卻躲避漏洞,並因地區之間缺乏協調,而可以在鄰近省份重開公司。

在宿遷市,只有想開公司的人才會關心這制度;大多數接受民意訪問的居民表示,他們並未意識到自己已被評級。他們表示,曾聽說過社會信用系統,但對此一無所知。

在市長的辦公室,設有一扇查詢窗口,以提供有關社會信用的資訊,主要是企業家來查訪。

為了開設企業,準企業家必須舉起從市長辦公室弄來的文件,以證明自己從沒違規,沒被警方調查,以及沒有拖欠債務。

然而,這份證明文件並不給予整體評級。即使大部分標準都是相同的,但文件跟給予宿遷市每位居民的信任等級是有分別的。

要了解這個著名的評級系統,需要在智能手機上啟動專用的應用程式。

一名年輕的市政府員工,向我們展示她手機上的應用程式:她已有一千零二十分。

所有宿遷市的民眾,除非有被警方調查,否則四月二十日已獲得一千分。

隨著時間增長,好的或壞的行為會使得分有所增減:捐血可得五十分;參與志願服務、獲模範員工獎或「好心撒瑪黎亞人」獎(即幫助有需要人士),也可得五十分。

另一方面,遲交電話費、水費或電費可能會使你損失四十至八十分。

 

信用評級宗教

另一個會導致失分的違規行為,就是違規過馬路。宿遷市數十個主要的十字路口,都裝有面部識別攝像頭。行人違規過馬路,便會被拍下照片,並失掉二十分。

懲罰不只於此:他們的容貌及部分身份證的資料,更會顯示於安裝在交叉路口的三平方米屏幕上。

這就像在囚的日子一樣,犯罪者遭示眾,成為宿遷市居民不該模仿的對象。

榮成市位於山東省,是另一個測試系統的地方。在這裡,甚至連宗教信仰也被列進評級標準內。

據《外交政策》雜誌報道,該市的一個街區裡,居民決定要對沒照顧好年長父母的人、在線上進行誹謗的人,以及「非法傳教」的人,予以處罰。

這一決定反映出一場控制中國宗教的運動,並消滅非法的宗教活動場所。

林鈞躍是中國社會信用體系的理論家,從二十世紀九十年代後期起,一直致力於中國的社會信用體系,現時擔任政府智庫「中國市場學會」信用系統部門的主管。

對於要實施這系統,他解釋說,中國當局認為,一個失去價值觀的社會,要恢復其信用度,這系統有其必要性。

林氏說:「根據中國社會科學院近期的一項研究,發現七成的中國人對同胞或公共機構沒信心。」

他又說:「以往,中國建基於共產主義之上,擁有嚴格控制的體系;但自(一九七八年)改革開放以來,人們需要相信某些東西。」

「無論是宗教也好,還是共產主義也好,人們需要對某些事情有信心;並且,若做了壞事,人們需要害怕,因為現是信譽為主導。」

 

AAA級別的公民

中國的經濟開放已是一種解脫,但也是一場重大的社會激變。

毛澤東統治後期發生的文化大革命(1966-76),使中國社會變得不穩定;而在鄧小平領導下,中國逐步開放及思想和社會控制的解放,也曾產生錯誤的影響。

隨著民營企業的發展,各種騙局在二十世紀八十和九十年代盛行。

林鈞躍補充:「中國在沒有建立信用體系的情況下,進入市場經濟。改革周期來到,人們變得富裕,但信任仍然不存在。」

共產中國默默擁抱著資本主義,希望利用好行為和壞行為的分數,來恢復對社會的信任。

在宿遷市,好行為和壞行為的分數,對每個人的評分都有影響。

最高得分為一千二百五十分,可獲AAA評級,把你擢升為「信任模範」的級別。

這樣,便可獲得交通卡減費,或免費使用游泳池或體育室。

但是,上述提及的年輕市政府員工卻從未見過,「還是實施系統的早期階段,我認為,現在每個人都有約一千分。」

「每個人」是指,除了那些已經被法庭定罪的人。根據定罪的嚴重程度,他們開始時的分數,會遭減少一百至三百分。

這名員工還說:「許多人來找我們,是因為察覺到,自己的名字在黑名單上,故不能坐高鐵,故他們想知道原因。」

然而,該系統現時只向著一個方法在運作。

儘管法庭判你有罪會使你失去分數,但違規過馬路或沒正確處理好垃圾(鄰近廣東的深圳正考慮這評級標準)而丟掉分數的人,是不會被列進黑名單的。

因此,這「社會信用」系統現在只屬鼓勵性質。

__________

撰文:西滿.勒普拉特(Simon Leplâtre)

【完】來源:《十字架報國際版》,天亞社編譯。

Special report: China’s ‘social credits’ project

UCAN China
保持聯繫

訂閱《天亞社中文網》免費電子周報
繁體版   簡體版

© UCAN China 2017. | 有關我們 | 私隱及網頁紀綠 |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