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AN Vietnam UCAN India UCAN Indonesia ucanews.com
UCAN China

【評論】籲香港當局樹立良心僱主榜樣,保障工人權益

標籤連結: , , , ,

11 June 2018

【評論】籲香港當局樹立良心僱主榜樣,保障工人權益

繼今年一月香港長沙灣海麗村房屋署清潔服務承辦商,在結束政府合約後要求外判工人簽署自願離職信,涉嫌逃避支付工人遣散費後,四月中食物環境衛生署(食環署)外判清潔服務合約承辦商,又被揭發在承辦政府服務後,一直未有向已入職工人發放「標準僱傭合約」副本及糧單紀錄,同時長期短付工人工資及交通費。

受影響的工人雖然已向食環署及承辦商僱主投訴,但一直遭到冷待。事件經傳媒報道後,有關部門及承辦商才認真跟進。這再次反映外判服務承辦商良莠不齊,以及政府對外判承辦商監管不力,未能保障外判工人的勞工權益。

過去數十年間,政府以外判形式提供公共服務情況十分普遍。根據政府資料,現時房屋署、食環署及康文署的服務合約聘有最多的外判工人,分別為三萬一千一百廿五人、一萬一千六百九十四人及一萬零八百一十四人。可見,若政府對外判承辦商監管不善,受影響的不止是公共服務質素,還有數以萬計的基層工人的勞工權利。

政府一直聲言以外判形式提供服務並非為節省開支,同時外判服務合約並非「價低者得」,然而二零一二年政府外判服務調查發現,相對由部門內部提供服務,轉為採用外判服務平均各部門可節省百份之二十九的開支,同時超過一半受訪部門表示,近八成的外判合約是批給入標價最低的投標者。有關結果清楚顯示「價低者得」是政府各部門作為審批標書的主要考慮因素。

然而,「價低者得」的影響是引發投標承辦商之間的價格競爭,而這直接導致工人權益受損。清潔服務業乃人力密集行業,人手開支一般佔整體的生產成本的最大部份。以較低服務合約價格中標的服務承辦商為控制成本,最常見的手法是壓縮工人的薪酬及福利開支,這包括壓低員工的薪酬增長、削減員工的權利、減少員工培訓、工具及裝備投入等。

上述房署及食環署外判服務承辦商正是以這些手法,減低工人工資及遣散費等人力成本開支,從而增加「價低者得」之合約的服務利潤。不少本地調查亦顯示,大部份政府外判清潔工人的時薪僅及法定最低工資水平,待遇較清潔行業內一般清潔工人平均時薪為低。[1]

「價低者得」的外判制度遺害工人,其續訂合約安排亦損害工人權利。目前,使用外判模式提供公共服務的政府部門一般會向服務承辦商批出兩年至五年不等的服務合約。基於年齡、工作地點及交通費支出等考慮,大部份外判工人都願意於轉換合約期間在原來崗位留任為新接手的承辦商服務。

由於外判工人每隔兩年至三年不斷重複的與中標服務承辦商簽訂標準僱傭合約,因此即使他們在現有崗位長期服務,累積了多年工作經驗,其年資累積會此被中斷。這直接削減他們按《僱傭條例》因年資增長而得到的勞工權益,包括年假日數、有薪勞工假、有薪產假及累積有薪病假日數等。

與此同時,於原崗位任職的清潔工人每隔二至三年便要面臨被遣散然後重新聘請的情況,而按法例規定,承辦商僱主可以從屬於僱主累算權益與遣散費或長期服務金作「對沖」。因此外判工人的強積金被「對沖」次數越多,強積金餘款亦越少,這亦令他們退休生活頓失保障。

雖然現行政府各局及採購部門均各自設有合約管理機制,列明承辦商須符合服務合約及各項保障工人權益的規定,以及遵守《僱傭條例》等相關法例,然而缺乏統一的指引及監管機制下,各部門保障外判工收入的措施及標準不一,表現亦各異。二零零四年起適用於服務承辦商的「扣分」制度[2]亦未能發揮監管承辧商的作用。以食環署及康文署為例,過去三年並無承辦商被扣分。[3]外判商因此而被拒絶競投政府服務合約更聞所未聞。

外判服務不等於將責任外判。香港政府是外判制度下的最終僱主,理應肩負起「良心僱主」的榜樣,帶頭保障基層工人的權益。本會促請政府盡快檢討外判制度,除增加「扣分」項目外,應循合約監管機制,規定承辦商至少須給予外判工人以行業為準的市場工資,以及詳列保障工人職業安全健康的各項規定,例如人手比例、防護裝備與工具的標準數量等。

工作是一項基本權利,它既有益於人類,亦對人有用,相稱於人,因為它是人藉以表達和提升人性尊嚴的適當方法。如果將工人只視作賺取利潤的工具是可恥的、有辱文明的罪孽,極其違反天主的光榮。政府在促進工人的工作權利上責無旁貸,而工作權利是促進社會正義與和平的基礎,保障人的工作及合理的待遇至關重要,除了公道的報酬以外,也應確保工人有安全的工作環境及健康,讓工人能透過工作,與天主一起管理世界,為自己及他人成就善事,不論他所做的是甚麼工作。[4]

────────────────────────────────────────────────────

[1] 根據政府統計處二零一七年十二月出版的《工資及薪金總額按季統計報告》,清潔行業的一般清潔工平均每月薪金是九千一百四十八元,平均每日正常工作時數八小時,平均每月標準工作日數廿六日,平均每小時工資約為四十三點九元。

[2] 承辧商若違反合約責任事項,沒有按工人合約給予工資水平、工時超出合約上限、未有與工人簽訂標準僱傭合約及以自動轉賬方式支付工資予非技術工人,則負責的政府部門須向違反合約責任的承辦商發出失責通知書,並予以扣分。倘若承辦商為期卅六個月內,被一個或以上的政府部門累計扣滿三分,則在五年內其競投政府非技術服務合約的標書將不獲考慮。此外,若承辦商因違反《僱傭條例》及《僱員補償條例》而被定罪,並被判處第五級或以上的罰款,則在五年內不得競投服務合約。如承辦商在同一合約的連續三年內被扣滿三分,該服務合約須予終止。

[3] 資料來源:二零一七年四月六日財務委員會審核二零一七至一八財政年度開支預算會議。財務委員會審核二零一七年至一八年度開支預算管制人員(食物環境衞生署署長)的答覆。問題編號零一六七。答覆編號HB(FE)一五六。二零一七年四月六日財務委員會審核二零一七至一八財政年度開支預算會議。財務委員會審核二零一七年至一八年度開支預算管制人員(康樂及文化事務署署長)的答覆。問題編號零一七二。答覆編號HAB二二零。

[4] 資料來源: 社會訓導彙編二八七、二九二、論教會在現代世界牧職憲章廿七

__________

撰文:羅佩珊,香港天主教勞工事務委員會政策研究幹事。

【完】

相關文章:

基層的清潔工人遭剝削,勞委會希望政府正視保障工人

天津教區關懷環衛工人,免費請看電影減壓迎新春

實況工人電影,探討本港保安員苦況

UCAN China
保持聯繫

訂閱《天亞社中文網》免費電子周報
繁體版   簡體版

© UCAN China 2017. | 有關我們 | 私隱及網頁紀綠 |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