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AN Vietnam UCAN India UCAN Indonesia ucanews.com
UCAN China

【評論】對無罪者的審判:西藏語言及文化保護者紮西旺秀案

標籤連結: , , ,

8 June 2018

【評論】對無罪者的審判:西藏語言及文化保護者紮西旺秀案

藏人行政中央官方網站呼籲釋放紮西旺秀。

有中國學者承認,西藏在中共的統治下,正遭受著政治帝國主義和文化帝國主義的雙重迫害。特別進入廿一世紀後,中共大力催生中國的民族主義極端思想,西藏人更加能感受到兩股帝國主義的壓力無處不在,日益嚴重。

因此,很多藏人為拯救瀕臨滅亡的西藏文化而開展各類活動。從自覺學習、教授藏語,及呼籲大家關心西藏文化外,也開始通過中國的法律系統或者國家允許的渠道,進行呼籲,希望引起中央高層的重視。

然而,由於中國政府不遵守國際法,又經常踐踏自己的法律,因此,藏人利用法律捍衛自身權利的後果是悲慘的,其結果往往是因「國家分裂罪」而遭拘捕和判刑。這與中國政府推行的「西藏宗教文化安全威脅論」有著直接的關係。

二零一六年一月廿七日,《紐約時報》的一部紀錄片,報道了西藏語言及文化保護者紮西旺秀(又稱紮西唯色),對地方政府未能保護和促進西藏文化、語言的訴訟後,紮西旺秀被任意拘留。

中國政府對紮西旺秀未經判決拘留近兩年,並於今年一月四日對其案件進行開庭審理。

國際社會對案件非常關注,多國均希望派代表旁聽審理。而當時美國、德國、加拿大、英國和歐盟的使館官員更從北京到玉樹要求旁聽,卻遭拒絕。

梁小軍是紮西旺秀的代表律師之一,他後來指出:「紮西唯色認為自己只是在對玉樹地方政府在藏語教學方面的措施和方案,提出自己的觀點和意見,沒有煽動分裂國家的意圖和行為,我們都給他做無罪辯護。法庭辯護表達充分,我認為他們也都認真聽取了我們的觀點。」

梁小軍還補充說:「是在行使自己作為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的權利,藏族人也是中國公民。」

在法庭上的紮西旺秀,以及他的律師梁小軍和藺其磊,堅持紮西旺秀無罪,法庭當時沒有宣判。

五月廿二日早上,玉樹中院宣布了對紮西旺秀的判決。梁小軍在其社交媒體上發了判決的消息說:「紮西唯色以煽動分裂國家罪被判處有期徒刑五年。」

他又說:「北京律師正處於年度考核期,對於紮西唯色案件,本人將堅決貫徹司法局指示精神,謝絕外媒採訪。」

他重申:「但因本人本著法律的精神而堅持認為紮西唯色無罪,對這樣的判決結果,本人的態度參照中國政府對南海仲裁的態度。」

兩位辯護律師在法庭上證明了紮西旺秀無罪;而且,法院宣判之後他們仍堅信紮西旺秀無罪。

中國政府宣判紮西旺秀五年徒刑後,國際社會一致認為,僅僅呼籲政府加強母語教育,就被裁定為「煽動分裂國家罪」,是「相當荒謬」。

《紐約時報》發言人表示:「中國政府的這種做法,發出了一個令人心寒的信息,意在壓制批評政府的人」。

美國國務院特別發表聲明指出,對紮西旺秀的宣判「深感失望」,並要求立即釋放他。

西藏人權與民主促進中心,強烈譴責中國政府對紮西旺秀的無理指控:「紮西旺秀的判決對中國《憲法》和《民族區域自治法》,是巨大的諷刺,這兩項法律都包含有關保護民族語言和文化的條款。中國的其它法律和條例也為西藏人提供使用、學習自己語言的選擇。」

中心並指出:「中國政府視『少數民族』語言權利對『國家穩定』和『民族團結』有害,是沒有任何根據,且毫無意義。」

為什麼一位普通的西藏商人,只是向中央有關部門要求實施西藏語言和文化教育政策,最終卻換來五年徒刑呢?

中國人根深蒂固的「非我族類、其心必異」的觀念,加上習近平執政後,中共不公開認定西藏宗教文化對國家安全的威脅,並以此為理據指導對西藏文化和宗教實施全方位的打壓政策,加大打擊西藏文化和知識界。

讀者或許會問:中國政府不是每年投入大量資金保護西藏宗教文化嗎?

中國政府保護的,是「中國化」西藏宗教和文化;更準確說是「中共化」的西藏宗教和文化。好像為了宣傳中國特色的西藏佛教、同化藏人,政權確實不惜大灑人民幣。但問題是,中國特色的佛教已不再是西藏佛教。

西藏語言的使命,並非僅僅為中共統治者服務,而是西藏人的自我表述。「這種表述並非只是複述歷史和表演傳統,更重要的是,對本民族現實處境的感受、思考和訴求。」紮西旺秀案再次證明,西藏人沒有自我表述的權利。

由於中共在西藏實施殖民統治,西藏文化只是作為政權統治的工具,而非真正想保護和發展。

因此,西藏寺院作為傳統文化的中心;僧人們作為西藏的知識分子,都因承擔起傳承和弘揚西藏文化的責任,故怎不成為中共的眼中釘?故此,政權開展驅逐僧侶、限制僧侶人數和年齡、黨組織管理寺院事務等。

除了僧侶外,還有很多像紮西旺秀一樣擔心西藏文化命運的年輕人,從自己的成長經歷中,切身感受到西藏語言文化的悲慘命運。他們發出吶喊時,中共政府即以一貫手段,以「萬能」的「煽動分裂國家罪」,打他們入黑牢。

由於中共政府對西藏的既定政策,是要消滅西藏民族;因此,歷屆政府針對藏族政策都是一步步朝這「宏偉」目標推進。而紮西旺秀他們,要保護西藏語言文化,即是阻礙了中共既定政策的實施,因此,進行嚴懲,是勢在必行。

在這樣的背景下,任何保護西藏宗教文化者的結局,就是紮西旺秀結局──「煽動分裂國家罪」。

對很多生活在法治國家的人來說,這是不可思議的;但對西藏人來說,這並非首案,也不會是最後一案。

__________

撰文:桑傑嘉,一位藏族作家及時事評論員。

【完】天亞社英文評論:

The tragic case of Tibet cultural guardian Tashi Wangchuk

相關文章:

【評論】就三月十日看西藏的現況與前景

【評論】政府插手宗教事務七歲西藏孩童失蹤廿二年

【評論】藏民自焚是人類史上最慘烈抗議運動

UCAN China
保持聯繫

訂閱《天亞社中文網》免費電子周報
繁體版   簡體版

© UCAN China 2017. | 有關我們 | 私隱及網頁紀綠 |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