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AN Vietnam UCAN India UCAN Indonesia ucanews.com
UCAN China

國宗局發通知,要求申請臨時宗教場所需接受「教務指導」

標籤連結: , , , ,

6 June 2018

國宗局發通知,要求申請臨時宗教場所需接受「教務指導」

【天亞社.香港訊】國家宗教事務局六月一日在其網站,發出《宗教臨時活動地點審批管理辦法》通知,當中富爭議性的一點,是要求在臨時地點舉辦的宗教活動,要有政府認可的宗教團體作「教務指導」。有學者質疑,是否意味著天主教的「地下」教會團體,或基督教的「家庭教會」負責人,須接當局認可的教會機構「指導」。

有關通知是回應二月一日實施的新修訂《宗教事務條例》。新修訂條例針對宗教臨時活動地點的規定,只為「明確宗教臨時活動地點的申請條件及審批程序,規範宗教臨時活動地點的管理」,卻沒落實具體施行方法,故通知作有關的補充。

通知指出,信教公民,即當地有戶籍居民或常住居民,無犯罪記錄並具備一定宗教學識的,可申請臨時宗教活動場所。當中還指出,場所要具備某些特定條件,如周邊沒有同一宗教場所、屬合法和安全的房屋等。

而有關場所要向當地部門申請,並訂了三年有效期,後要重新申請。參加活動的人數亦有規定,否則要重新辦理登記。

但具爭議性的,是第十三條:「宗教團體對臨時活動地點的活動負有指導職責。臨時活動地點的活動應當接受宗教團體的教務指導。」而所指的「宗教團體」,是指政府認可的。

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神學院院長邢福增教授,六月二日在其「Facebook」撰文指,針對第十三條,換言之,「若某家庭教會欲向所在地宗教事務部門,提出臨時活動點的申請,所在地的基督教兩會組織,可就其申請提供『意見』。」兩會為中國基督教三自愛國運動委員會和中國基督教協會。

他續寫道:「一旦申請獲批,該家庭教會即要接受所在地的基督教兩會組織的『教務指導』。眾所週知,很多家庭教會不願登記,甘冒背負非法宗教組織之名,最大的考量就是不欲隸屬兩會組織。

「如今,(新宗教事務)《條例》美其名是容許不願接受兩會管理的家庭教會作臨時備案,但實際上,〈辦法〉(通知)又要求家庭教會需要接受兩會的『教務指導』,此舉在在說明『魔鬼在細節之中』,企圖以『教務指導』之名,迫使家庭教會與兩會建立實質的聯繫。」

而他更質疑,何謂「教務指導」,是否僅僅是一個顧問角色,抑或會干涉「教務」安排,而所謂「教務」可涉及教會的核心範圍,如主日講壇的安排、聖禮(洗禮及聖餐)的施行、崇拜程序禮儀、神學傳統與釋經、教牧同工及義工的培訓、信徒的栽培(各級主日學、團契)等。

邢教授更提出疑問,家庭教會的同工很多都不獲官方(宗教局及兩會)認可,因為他們沒跟當局登記註冊,若在這情況下,根據通知第十一條,他們是不獲允許以宗教教職人員身份在臨時場所舉行宗教活動。

故邢教授問:「所指的『教務指導』安排,是否意味著由所在地兩會差派認可的同工,到臨時活動點主持教務活動?或是彈性處理,要求家庭教會教牧同工須接受兩會的『指導』。」

「這種指導,到底是一種顧而不問的形式,或是賦予兩會負責人行使實質的問責權力?對此,〈辦法〉(通知)均未有作出具體說明,最後可能又出現不同地方在執行上各有鬆緊的情況。」

他說:「但無論如何,家庭教會在實際操作上,已跟兩會發生「教務」上的關係(另類的「以堂『帶』點」),所有安排,無疑是千方百計要為日後的登記(由「灰市」轉「紅市」的轉化)作好預備。」

東北地區的若望神父對天亞社說,通知是想控制天主教地下教會和基督教家庭教會,不讓他們在臨時場所舉行宗教活動,但地下教會本身已不合法,亦不會主動登記,故有關通知的規定,似乎對他們作用不大;相反,他認為反會給官辦教會諸多限制。

他還指出,看通知條文就是要宗教團體遵守獨立自主自辦教會的宗教政策,不然舉辦宗教活動的場地不獲批准。

河北教友斐理伯和河南地上神父伯多祿均認為,若通知獲嚴格執行,其對天主教會更為苛刻,因為看那登記程序,對地下教會而言,就是要向當地宗教部門申請,並接受他們提供「指導」,即要聽愛國會的一套,斐理伯說:「這怎麼可能?」

溫州地下團體教友德蘭表示,說白了通知還是為了控制,且是變本加厲,連臨時場所亦難倖免,「地下的工作看來沒辦法秘密了」。

【完】天亞社英文新聞:

Chinese authorities target temporary churches

相關文章:

解密有關中共地下黨基督徒文件(二)學者籲青年不要迷失

河南駐馬店教區天主堂被封,是省內第八個教區遭打壓

國務院發表宗教自由白皮書,關注人士提醒別信語言偽術

UCAN China
保持聯繫

訂閱《天亞社中文網》免費電子周報
繁體版   簡體版

© UCAN China 2017. | 有關我們 | 私隱及網頁紀綠 |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