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AN Vietnam UCAN India UCAN Indonesia ucanews.com
UCAN China

June 2018

【博文】不知所云

【博文】不知所云

June 26, 2018

前日,教友問我:神父,你怎麼不寫東西了。我沉默了一會兒,說:我心情不好,寫出來怕傷人。 是啊,我一度想抒發我的不滿,想責斥,甚至想罵人,但我忍了,讓自己靜下來,想起來過去發生的一切,我不想承認,大概,是我錯了。 已故教區長仍健在時,教區多數神父們和個別老教友,都對他有諸多意見和不滿,認為他很多事做得不對、不好,比如管理,比如傳教,比如與政府的關係,不能否認,有時神父們為他生氣得要死,但是,他不在了,教區情況變得更好了麼?不!說句惹人的話,更糟了!教區更糟,某些堂區也更糟!這般情形,絕非我教區獨有。 如今,我有很多意見,很多不滿,但我又在考慮:如今的教區領導如果不在,教區情況會變得更好麼?抑或如某人問我:如果是你,你能做得更好麼?我仍是沉默了。 我能麼?不能!為此,我很沮喪。我又能做什麼? 對近期我省各項舉措的反應,各有不同,我曾期望大家都能有一致的態度和堅持,但事實未能盡如人意。很多地方都直接倒下了,我認為還沒有到倒下的時候,但是……肯定還有我所不知道的更大的壓力。 四月去了安陽,為教區晉鐸一事,當時有教友帶了一個孩子,進堂院後被執勤的教友要求帶出來,我們不遠千里至此參禮,但因為一個孩子,竟不得進入堂門,很生氣。但我印象更為深刻的是,執勤的教友反復要求時的態度:面帶愁容,心懷恐懼,語中滿是懇請和乞求。 對此我最是擔憂:這種懼怕的情緒是從哪裡來的?我聽說了省領導的強硬措辭──該封的封!該撤的撤!但撤職一事,我不認為神職人員需要害怕,神職是撤銷不掉的,而公職-撤便撤了,有何不捨?有人說恐怕會有能搗亂的上台來,對教會就更壞了。這算不算戀棧的藉口?歷代皇帝都是這樣想的吧? 教友說:會封我們的堂的!我聽說了,即使配合,該封的不還是封了麼?未登記的活動場所,無論如何都要封的,登記過的合法場所,是不會封的。再者:如果真封了,教友可以集體向主管部門要求啊:我們有宗教生活需求,總是要滿足的。要相信組織嘛,黨和政府會關心大批群眾的需求的。 但這種懼怕的情緒既然來了,就很難去除了。 我很早就說,我其實也怕,比多數人更怕、更懦弱,還聽說:我成了典型,我自幼都聽話乖巧,不做壞事,不敢惹事,現在竟要受批評警告?我也擔心,會怎麼處分我?但哪怕假裝,我也要讓教友無所畏懼。我們如果真的錯了,就誠心改過,若是正義的,即使犧牲,也心懷坦蕩。再說,何曾到了犧牲的地步? 這種提心吊膽的情緒如果我們神職人員帶給教友的,我們如何才能再給他們帶來勇氣呢?唯恐倒下,就再也爬不起來了。 我想,我也略微知道一點領導的苦。 在修道院時的老師吳主教,在李主教臨終時才宣布祝聖了他,於是數年的時間被軟禁,不得執行主教職,一如出缺。 聽說,馬主教聖主教時宣布不再擔任愛國會工作,便即被軟禁,甚至傳言要被取消主教職,後來多管齊下,修院、出版社等全部被關停,直至本教區無法承受,教會內部給主教造成巨大壓力…… 現在,我知道領導也一定承受了巨大壓力,比我們承受的要大得多,甚至於聽說主教悲傷落淚…… ──你們辛苦了! 但作為神職人員,我們的擔子卸不下,主教們,你們作為我們的領導,更沒有退路,請你們堅強,至少要比我們堅強,賴天主的助佑,繼續帶領我們。 【完】來源:將熄的燈芯公眾號。 不知所云 相關文章: 河南安陽教區聖母山朝聖地苦路碑被拆除 河南駐馬店教區天主堂被封,是省內第八個教區遭打壓 河南省逾半數教區受打壓,宗教人士提醒修道人小心

更多內容
1 2 3 4
UCAN China
保持聯繫

訂閱《天亞社中文網》免費電子周報
繁體版   簡體版

src="https://www.youtube.com/embed/tfkpHtBdXPI" frameborder="0" allow="accelerometer; autoplay; encrypted-media; gyroscope; picture-in-picture" allowfullscreen>
© UCAN China 2017. | 有關我們 | 私隱及網頁紀綠 |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