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AN Vietnam UCAN India UCAN Indonesia ucanews.com
UCAN China

中国首份调查报告指,逾八成国内女记者称曾被性骚扰

標籤連結: , , ,

8 March 2018

中国首份调查报告指,逾八成国内女记者称曾被性骚扰

「中国女记者职场性骚扰状况调查」于国际妇女节前夕发布。

【天亚社.香港讯】中国关注女性问题的组织,于国际妇女节前夕,发布中国女记者在职场被性骚扰的调查报告,显示逾八成女记者曾遭程度和形式不一的性骚扰,令人震惊。

「中国女记者职场性骚扰状况调查」发布会由广州性别教育中心及Anti-Sexual Harassment(ATSH)于三月七日在香港外国记者协会内联合举行。

负责进行问卷调查的ATSH创办人黄雪琴,曾任职于一国家通讯社和广州本地纸媒,亲身经历及多次目睹职场性骚扰,包括女主播被袭胸;调查组女记者被副主编摸臀;摄影女记者被地方官员灌酒等等。

再者,受到「#MeToo」运动启发,黄雪琴于去年十月发起网上问卷调查,了解中国女记者被性骚扰的状况。

黄氏表示,样本搜集虽非随机抽样,结果可能偏高,但情况是不容乐观,亦令人感震惊。她指出:「调查时有八十九位女记者讲述亲身经历时,均表示女记者时常为弱势群体维权发声,但到了自己遇事,往往没勇气举报。如何处理和应对职场性骚扰已经成为工作中一大挑战。」

她强调无意抹黑行业,但认为职场反性骚扰机制刻不容缓,呼吁为女记者建立预防机制,并希望行内能进行积极的自我监督。

黄氏认为:「工作单位有必要开展防治性骚扰相关的培训、讲座,并作出相关规定,例如事后调查机制、保护当事人私隐的方法、处罚施袭者、对受害人进行心理疏导等。」

她建议,单位可以成立专责部门,不要单由人事部门来处理;并把职场反性骚扰的条文纳入工作守则中,发放给所有员工,包括男性员工。她说:「男性可以是施袭者亦有可能是受害者,提升他们对性骚扰的敏感度和认知度有其必要。」

黄氏透露,该报告将寄给国内主要媒体、中华全国妇女联合会和中国中央宣传部;而下一步,广州性别教育中心与ATSH将研究和推出系列反性骚扰培训课程和项目。

是次问卷是有针对性地向国内记者QQ群(多个记者群共接近二千人)、微信群、媒体交流群发出;并在微信、微博上私信邀请二百零七名女记者进行。同时,黄氏又通过邮件寄问卷给卅九名女记者。随后,通过广州性别教育中心、女权之声、媒通社等平台发放。

问卷进行了一个多月,于十一月廿五日截止,有一千七百六十二人表示愿意参加,但最后完成的只有四百一十六人,她们来自中国十五个省市,包括广东省、北京市、上海市、湖北省、浙江省、山东省、四川省和港澳台等地。年龄过半为廿五至卅四岁。

调查结果发现,三百四十八名女记者曾遭遇程度不一、形式不同的性骚扰;她们当中四成二人曾遭遇两至四次性骚扰;一成八人更遭遇五次以上。

超过九成施袭者为男性。当中四成一人为当事人的领导;三成属同事;一成七为当时人的受访对象。调查对象指出,职场性骚扰行为多是未经同意讲跟性相关的玩笑或话题;展示猥亵文字或图片;未经同意用色情或猥亵目光注视你;以及未经同意故意触碰受害者的身体或隐私部位,让当事人感到厌恶。

遭性骚扰后的处理方法:只有四分一人直接叫对方停止,而保持沉默、忍耐或躲避则有五成七人。选择后者的原因很多,有五成七人是因为一时未能反应过来;四成九人是不知怎反抗;有三成九人担心工作或生活受影响;二成二人感羞耻丢人。

只有三成二即十三人会报告上级,选择报警的不足一成人,即三百四十八名遭性骚扰女记者中,只有两人会报警。选择不向单位或警方报告和投诉原因,六成一人认为没用;四成九人则害怕隐私遭泄露。

不过,即使有十三人投诉,也只有一人的单位重罚加害者、另一人的单位则口头责罚了事,其他更当作不知道,甚至要求当事人不要张扬。

经历性骚扰之后的影响,六成一人觉自尊心受损,有挫败和沮丧感。而一百七十六名遭两次以上性骚扰的女记者中,四十四人的人际关系和交往严重受影响;廿二人表示工作严重受影响,需要辞职或放弃调职;廿九人有持续精神压抑;十人有自残或自杀倾向。

【完】天亚社英文新闻:

‘Shocking’ sexual harassment of female Chinese journalists

相关文章:

香港响应「#MeToo」运动,教会机构称要有面对负评的准备

【评论】必须交代神职人员涉及侵犯儿童案

【评论】危机处理太差,还是真相被埋没?

UCAN China
保持聯繫

訂閱《天亞社中文網》免費電子周報
繁體版   簡體版

© UCAN China 2017. | 有關我們 | 私隱及網頁紀綠 |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