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AN Vietnam UCAN India UCAN Indonesia ucanews.com
UCAN China

徐家汇主教座堂历逾两年修缮,重启弥撒欠马达钦主教身影

標籤連結: , , , , , ,

20 December 2017

徐家汇主教座堂历逾两年修缮,重启弥撒欠马达钦主教身影

上海教区徐家汇圣依纳主教座堂在修缮竣工后,举行重新启用的弥撒,吸引二千名教友参与。

【天亚社.香港讯】上海教区徐家汇圣依纳主教座堂在修缮竣工后,举行重新启用的弥撒,但教区马达钦辅理主教却没有出席。

这座有逾百年历史的老教堂于二零一三年获国务院指定为全国重点文物,但因日久失修、严重漏水和天花剥落,存在安全隐患,于二零一五年八月开始进行修缮工程,并在一七年十二月初结束,历时两年多。该堂于十二月十六日举行弥撒,重新开堂。

弥撒由教区长吴建林神父担任主祭,约五十位来自本教区和其他教区及外籍神父共祭,有逾二千教友参与,然而当天独欠马主教的影踪。

同日黄昏,马主教在其社交媒体《微信》贴出一张有一碗白粥和一块腐乳的图片,并写道:「I am here(我在这里)佘山修院」,及附有一首诗:「美味佳肴数腐乳,夜宴独酌是清粥;怀里秋虫伴弦韵,声声入耳似祈求。冬寒岂在空廊外,茶煮一杯暖心头;山中寂籁灯下卷,半读半思垂帘钩。」

他于二零一二年七月七日获祝圣为辅理主教后,致谢词时向在场人士宣布不再担任中国天主教爱国会的任何职务,随即被软禁在市郊的佘山修院。不过近年,他的行动已有所放宽。

上海教友若望对天亚社说,的确有教友猜测马主教有可能会出席甚至主持礼仪,并期望他能恢复职务,虽然马主教现在只获当局承认为「神父」。

而马主教于二零一六年六月,在其博客发表文章称自己曾受外界蛊惑,对爱国会作出错误言行;期后即已成为上海松江区爱国会的成员;今年一月更在上海市爱国会和天主教教务委员会的联合会议上,获通过成为上海市爱国会的增补委员及常委。

今年四月十六日的复活主日,他又到福建省闽东教区与未获教廷认可的非法主教詹思禄共祭弥撒。

不过,一名天主教徒博客则在网上写道:「梵蒂冈在马达钦主教被免一事上态度软弱带来的结果,而马主教为端正态度而低头所付出的没得到回报。」他续道:「无论马达钦主教如何表态,最终的结果是弃之不用。」

而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消息人士认为,马主教的职务是中国天主教主教团撤销的,要恢复主教职就得该团决定。

他还对天亚社说,上海教区在「七七祝圣礼后」后已出现严重分裂,原已分地上和地下团体,现在地下团体又分成两派;部份教友选择进堂,但也有坚持不进的。

不过他指出,即使地下团体也对马主教彻底失望,「原希望马主教尽快出来主持,他们亦会在弥撒中读『达陡(马主教的圣名)』,但在他写认错文章及与非法主教共祭后,他们改变了想法」。

他又说,至于公开团体有些人则认为,不管马主教有何行动,即发表文章和与非法主教共祭也好,「只要教宗不明确反对的话,仍然是合法的主教」。不过消息人士强调,自己并不同意这看法。

圣依纳爵主教座堂始建于清光绪三十一年(1905年),由英国著名建筑师道达尔设计,法国上海建筑公司建造,是一座仿法国中世纪哥特式教堂,也是上海最大的天主教堂,可容纳三千人。

据《上海市文物局》介绍,由于历史原因,徐家汇天主教堂曾遭受过严重破坏;尖顶及十字架被拆毁,整座教堂的彩色玻璃窗被砸碎,原唱经楼上一台世界著名的管风琴被破坏。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和九十年代,曾进行过两次修缮。不过在这次修缮后,不少专家认为,上海的历史建筑保护走在全国前列。

【完】

相关文章:

马达钦主教重返上海爱国会,未显示已获得完全自由

梵蒂冈回应马达钦主教博文,不要假设教廷角色

上海马达钦主教称曾受外界蛊惑,对爱国会作出错误言行

UCAN China
保持聯繫

訂閱《天亞社中文網》免費電子周報
繁體版   簡體版

© UCAN China 2017. | 有關我們 | 私隱及網頁紀綠 |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