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AN Vietnam UCAN India UCAN Indonesia ucanews.com
UCAN China

北京干預下香港新聞自由警號不斷

標籤連結: , , ,

8 May 2017

北京干預下香港新聞自由警號不斷

資料圖片。一批香港記者二零一六年十月在灣仔警察總部外追訪立法會議員朱凱迪。

【天亞社.香港訊】中國的新聞自由從來都落在「沒有自由地區」已是不爭的事實;但連香港的新聞自由現在也不斷受到從中國大陸而來的經濟和政治力量干預。

在「無國界記者組織」最新的「二零一七年全球新聞自由指數」裡,中國在一百八十個地區中排名第一百七十六位。

該組織將中國和越南稱為「記者和部落客作者的世界上最大監獄」,而中國更是在全球最惡劣的獨裁統治中擁有最大量的「獵殺媒體自由獨裁政權」,形成新聞和資訊的黑洞。

香港作為中國統治下的一個特別行政區,享有相對自由的新聞環境,然而,現在外界都廣泛關注中國大陸對香港新聞自由的干預。

若瑟是大陸天主教媒體工作者,他對天亞社說:「香港都是大陸的言論傳聲筒,凡是在大陸被禁止的,基本上都可以通過香港來解决,也通過香港傳遞到世界。香港的新聞自由其實也是大陸新聞自由的最後希望與燈塔。」

他又說:「如果香港新聞不自由了,那麽大陸的言論自由就徹底被淹沒,中國跟北韓也就沒有任何區別了。」

香港浸會大學新聞系高級講師呂秉權對香港作為中國人民發聲的功能,表示同意。

這位前新聞工作者對天亞社說:「中國維權律師和維權人士的相關信息都是偷偷地透過香港向外發放。現在甚至中共不同派系也利用這個城市發放政治訊息。」

若瑟觀察到,中國的新聞自由自新領導班子上台後被綁得愈來愈緊,對媒體有更多的操控。

他說:「除了全國性的對教會媒體進行登記摸底,也進行了約談,或者部分省民宗廳借著天主教教務委員會的名義開會研討教會媒體管理,對教會媒體進行口頭上的約束。」

若瑟曾被當局要求不准刊登一些具爭議性的宗教事件的文章或報道。他說:「最明顯是有關浙江省的宗教事件。」

他補充說,天主教媒體在中國不能表達他們真正的聲音,也不能報道教會所遭受到的迫害,否則可能要被屏蔽。許多人不知道真相,而「社會媒體只是黨的喉舌」。

 

香港媒體的紅色資本

對中國干預新聞自由的憂慮導致無國界記者組識,打消了在香港成立首個亞洲區辦事處的原來計劃。

該組織四月宣布在台灣設立辦事處。無國界記者組織秘書長基多福.德盧瓦爾(Christophe Deloire)透露,他們擔心香港的法律制度無法確保組織的工作,故放棄選擇香港。

呂秉權指出,中國控制香港媒體的策略之一,就是通過他們控制資本和市場。

最近期的案例,是香港英文日報《南華早報》被中國最有錢的商人之一、互聯網企業家馬雲及其旗下的阿里巴巴集團於二零一六年四月收購。

根據香港記者協會二零一六年的年報顯示,全港廿六間主流媒體,有八間是中國政府和大陸企業直接控制或擁有股權,佔全港媒體總數百分之卅一。而「百分之八十主流媒體的擁有者或新聞主管」曾獲政府任命或授予獎章。

記者協會表示,自一九八九年北京鎮壓民主運動以來,中國實施「重新取得香港傳媒」的政策。「這是一項針對本地媒體施加控制影響的運動,以此令香港的媒體能成為中國政府的喉舌。」

香港樹仁大學新聞與傳播系助理教授林瑞琪曾對天亞社表示,傳統媒體需要巨大的經營成本運作,中共有能力收購並控制他們。

這位天主教徒學者告訴天亞社:「共產政權正利用他們的傳播理論,去調整收緊香港的言論自由。對他們來說,媒體是用來滿足他們所說的『社會責任』,也就是執行黨和國家的政策。」

呂秉權指出,批評本地政府民生問題,一般來說都還是很自由;然而,當報道涉及有關敏感的政治事件,言論就會被收緊。」

他說:「以『港獨』議題為例,是中央政府無法忍受的。一些親北京的法律學者就會不斷試圖提出觀點,指出獨立的意識形態不是《基本法》所賦予的言論自由,以阻礙報道和討論。」

【完】天亞社英文新聞:

HK press freedom rise alarm under Beijing’s intervention

相關文章:

美國自由之家報告稱,中國干預宗教日益增加

人權組織籲教廷不應與打壓宗教自由的中國達成協議

香港傳媒工作者認為新聞自由倒退

UCAN China
保持聯繫

訂閱《天亞社中文網》免費電子周報
繁體版   簡體版

© UCAN China 2017. | 有關我們 | 私隱及網頁紀綠 |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