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AN Vietnam UCAN India UCAN Indonesia ucanews.com
UCAN China

【评论】中国治下的主教与政治──马詹共祭之我见

標籤連結: , , , , ,

27 April 2017

【评论】中国治下的主教与政治──马詹共祭之我见

詹思禄主教(黄色祭衣)与马达钦主教在弥撒中拥抱。

复活节最雷人的事,可以说是软禁中的上海教区马达钦辅理主教和未获教廷认可的非法主教詹思禄共祭弥撒的新闻。此消息在某微信公众号上闪现后被删除了,各种猜想纷纷扬扬,各种评论也是洋洋洒洒,笔者分享一下自己的看法。

从去年马达钦主教籍纪念金鲁贤主教的系列文章的转变开始,到在金主教纪念研讨会的视频上出现,从实质上看,无论怎么理解,马主教和政府之间已经达成协议或者是妥协。

这样的妥协与复出,恰恰是政府部门控制教会的完美表现──马达钦在其二零一二年的晋牧礼上宣布退出爱国会,去年九月和今年一月又重新成为爱国会成员了。他在祝圣礼仪上拒绝给詹主教覆手,现在和詹思禄共祭,也算是低头认错了。

此后无论出现什么样的事件,譬如神职共祭、开会、给予爱国会委员、常委资格等等,都不过是妥协后的一些「正常」演出。当然,这些「节目」需要经过精心编排,有铺垫、由开场到高潮。

在中国教会中,有没有政治待遇是区分对公开和地下两个教会团体神职的最明显标志之一。从现实来说,政治待遇是政府一种惯用的统战筹码,譬如政协委员,爱国会常务委员、秘书长、正副主任等。这些头衔的背后是通过组织手段进行管理,更好的起到政府的管控作用。当然它同时赋予当事人一定的政治地位,譬如省政协委员至少要相当于副市级干部的待遇,不过没有职权。

就如已故中国天主教爱国会主席、北京教区傅铁山主教是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那就是副国级待遇,出门有警车开道,享受党和国家领导人的待遇。

政治地位在中国意味着更牢固的根基,这些待遇远比金钱更重要,甚至更能控制当事人的思想意识。当大部分人把开会的时候某部门给予某主教多少多少钱当成话语抨击的时候,很少有人关注某某主教的政治地位……

回到马达钦主教的话题上,其实马主教做了其他公开主教所做的同样事情,只不过马达钦在祝圣礼中他坚持了自己的信仰,只不过是被囚禁后的妥协,只不过是妥协后的复出。他的这些作为和待遇已经发生在各个教区的主教身上了,可笑的是各个教区的主教是悄悄地接受了自己的政治地位不被抨击,而马主教是剥夺后又赋予了政治地位而已。

但是肯定的一点是,马主教的政治地位是有限的,他不会有海门沈斌主教那样的地位,因为他已经断送了自己的「美好前程」。沈主教是中国天主教第九次代表大会上唯一同时担当主教团和爱国会副主席的牧者,虽然这两个全国教会机构未获教廷承认。

如果马主教选择不妥协,那么他将继续遭到软禁或限制,但是他在教会内所具有的影响力远远超过他复出后所谓的作用。马主教以前寥寥几句文字在微博上一发出来,其传播的速度和广度是别的主教无法比拟的,所以官方限制了他的微博和博客……

而现在马主教选择妥协,或许会逐步复出。表面上看,上海教区有了牧人,但是,他的几次反复的举措所带来的影响,令公开及地下团体的很多教友对他的看法,有失望的,有谩骂的,也或许会有理解的。

从大陆主教的总体来看,他们各具不同风范,而马主教在文学造诣、诗词歌赋、描青篆刻、教会理论上都是相当独特的。软禁马主教是政府部门最无奈的措施,因为上海作为国际大都会所具有的影响力,其中也包含天主教会的影响。

从传闻中从别的教区调入新主教或者自选自圣新的主教,这两种方法都不是政府部门的最佳选项,也解释了这事件一直悬而未决的原因。马主教的妥协与复出,就成为了一个希望,也是当前形势下蹂躏梵蒂冈的怀柔政策最好的方法。

而笔者认为:要逆转当前的问题,梵蒂冈应该为上海教区任命一位新的正权主教,而不需要通过双方认可!如果梵蒂冈给上海批准并祝圣一位正权主教,这并不妨碍教会的团结和信仰,相反却能以这种合理化的祝圣更好的表明梵蒂冈对华的态度──你坚持独立自主,自办教会;我坚持从宗徒传下来的由教宗领导的教会。

__________

撰文:灰太阳,一位大陆天主教徒。

【完】

相关文章:

上海马主教与非法主教共祭,再在教会内引起震荡

马达钦主教重返上海爱国会,未显示已获得完全自由

上海马达钦主教称曾受外界蛊惑,对爱国会作出错误言行

UCAN China
保持聯繫

訂閱《天亞社中文網》免費電子周報
繁體版   簡體版

© UCAN China 2017. | 有關我們 | 私隱及網頁紀綠 |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