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AN Vietnam UCAN India UCAN Indonesia ucanews.com
UCAN China

【評論】絕罰主教參與晉牧禮─「摻沙子」的飯難以下嚥

標籤連結: , , , ,

5 December 2016

【評論】絕罰主教參與晉牧禮─「摻沙子」的飯難以下嚥

成都教區新牧唐遠閣主教與全體參禮主教及修女們合照。

第一次聽關於「摻沙子」的飯,是由我的信仰導師閆文達神父給我說的。那是在一九八四年,我從他那裡買了第一本《新經全集》。因為處於當時的社會環境,否定教宗首席地位是當時官方的主導思想,所以,那時的《新經全集》是經過中國神學「專家」篡改了「注釋」而出版的。出於無奈,聖書又是那麼奇缺,所以,神父們還是要推廣出售給教友們。

閆神父給我講:「我們是要飯的,我們明知道飯裡摻了沙子的,但是我們還必須的吃,否則,我們會餓死。」聽了閆神父的解釋,我還是要了那本《新經全集》。後來,堅持信仰忠貞的教會人士,油印了勘誤表,提醒我們在閱讀《新經全集》時不至於被異端解釋所迷惑。

近幾年來,有人將中國教會祝聖主教時有非法主教介入稱作「摻沙子」。

在神聖的天主教信仰領域,非法主教參加合法祝聖主教是嚴重的褻瀆事件,可是人們已經習慣了「玷污」,也就見怪不怪。

有些媒體對絕罰主教的出現彷彿視而不見,單憑獲祝聖的主教是中梵雙方都認可,就得出「積極信號」的結論,「反映了中梵在共同參與主教任命問題上的合作順利」。

令人感到遺憾的是,更有些習慣了吃「摻沙子」飯的人,竟然說這樣的飯很美、很好吃。我們不知道這樣的人是對「沙子」有特殊的嗜好,抑或是背著良心為討好賞給「摻沙子」飯的官老爺。

我受儒家思想影響太深,所謂「志士不飲盜泉之水,廉者不受嗟來之食」的思想,仍在我的腦海裡作祟。盜泉之水難道就不能解渴嗎?抑或嗟來之食不能充饑嗎?令人難以接受的是,若是一位少女被人強姦,少女竟然讚美施暴者健壯俊美,難道這是一種「慈悲」和「仁愛」嗎?若是強盜扒去了我的衣服,只給我留下一個遮羞的褲衩,我還必須感謝「強盜大哥」嗎?

儘管中國教會有其苦澀的歷史與不堪的遭遇,但我們不能因為長久被「褻瀆」、被「摻沙子」,就覺得理所當然,就變成所謂的「傳統」。中國的皇權文化,致使中國人的奴性心理,常常習慣於高呼萬歲,若是有人說出良心話語,就要被冠冕堂皇的「大棒」,誣衊為「宗教塔利班分子」。

殊不知,影響中國五千年的皇權文化與基督的博愛思想有著難以調和的理念。儒家文化中的君君臣臣父父子子,君為臣綱,父為子綱,是等級制度的理論基礎,這為維護封建王朝的統治起到了決定性的作用。天主聖子降生成人,告訴我們大家都是天父的子女,理應相親相愛,無論是君王將相,抑或是平民百姓,在上帝面前都是平等的,這即是基督宗教的價值觀,也成為普世價值。

面對摻了沙子的飯,我只是弱弱地說:「我難以下嚥」,難道我連說句這樣的話也要被定罪嗎?

__________

撰文:彭伯鐸神父,一位大陸神父。

【完】天亞社英文新聞:

‘Mixing sand with rice’

相關文章:

中梵雙方認可的主教祝聖禮,再現絕罰主教身影

中梵認可兩主教接受祝聖,絕罰主教參與成都教區禮儀

倡議團體促為談判設冷靜期,中梵兩方信息顯示仍存分歧

UCAN China
保持聯繫

訂閱《天亞社中文網》免費電子周報
繁體版   簡體版

© UCAN China 2017. | 有關我們 | 私隱及網頁紀綠 |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