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AN Vietnam UCAN India UCAN Indonesia ucanews.com
UCAN China

【特稿】從南韓農夫之死到朴槿惠政治危機看天主教會

標籤連結: , , , ,

4 November 2016

【特稿】從南韓農夫之死到朴槿惠政治危機看天主教會

有修女出席十月十日千人彌撒時高舉「我們都是白南基」等標語。

十月十日晚上,在南韓首爾光化門廣場有一台千人彌撒,單是共祭的神父,就有一百五十多位。合辦團體包括了十五個教區的正義和平委員會、女修會會長聯會、男修會及使徒生活團長聯會、正義具現司祭團、韓國天主教農民會,以及本地農村復興運動。

彌撒是「為不義政權的悔改、為安慰民眾」,這類就當下的社會處境而舉辦的,稱為「時局彌撒」。在南韓舉辦過無數大大小小的時局彌撒,但像今次般,幾乎是教會最具代表性的關社團體的總動員合作,近年尚算罕見。

在彌撒中發表的聲明說:「朴槿惠執政三年八個月,韓國的民主主義窒息了。」聲明並羅列政府仍欠市民合理交代和誠懇道歉的事件,包括近期成為焦點的崔順實權力舞弊、世越號慘劇、與日本就慰安婦問題草率達成協議、統一編訂歷史教科書、部署美國「戰區高空導彈防衞系統」、國會大選中的非法干預,及培植基因改造米等。當中,觸發這次大型彌撒的,是農夫教友白南基之死。

 

朴槿惠警權下的犧牲者,朴正熙軍權下的通輯犯

南韓公民社會在去年十一月十四日發動「民眾總崛起」示威,居於全羅南道寶城郡的農夫白南基來到首爾,參與其中。那本來是一場和平集會,但警察稱之為非法,圖以水炮驅散示威者。透過電視新聞畫面,公眾目擊白南基被水炮在短距離直射頭部倒下,後腦著地昏迷。他被送往首爾大學醫院,昏迷三百一十七天後,在九月廿五日離世。

和平示威演變為暴力事件,當局要求組織者負責,結果工會領袖韓相均被控多項罪成,被重判入獄五年。然而,警察對白南基的受傷以至死亡,沒有一聲交代或歉意。更甚的是,警方要求強制驗屍以確定死因。這要求遭家屬拒絕,因為過去在警權下犧牲的歷史告訴大家,這只是編造脫罪借口的手段。白南基的靈柩要在民眾的護送下,由病房移送至靈堂,也幸得民眾的堅守,警方最終被迫放棄屍檢。

韓國的喪禮一般在兩三天內完成,白南基的喪禮進行逾四十天,可惜還是等不到當局的合理回應。白南基是教友,天主教農民會在他昏迷期間每天下午四時,在醫院正門外舉行彌撒,在他過身後仍然持續舉行,只是地點換了在靈堂內外,參與者也多了,當中包括主教團主席金喜中總主教及幾個教區的主教。

白南基生於日治結束後,朝鮮半島走向南北分裂的時期。他入讀大學時,正值朴正熙(即現任總統朴槿惠父親)的獨裁統治,他積極參與爭取民主化運動,曾因被指參與示威及加入全國大學生聯盟而兩度被開除學籍。他經歷過六年被通緝的生活,期間(1974-75年)藏身於明洞主教座堂,認識了天主教信仰,領洗成為教友。

 

良心的守護者

在異見被嚴厲打壓的七、八十年代,宗教場所是社運人士的庇護所,不少如白南基的青年,都曾走入天主教堂躲避當局的追捕。曾幾何時,明洞是社會運動的熱點,聖堂外幾乎每天在舉行各種示威集會,因為教會在韓國的民主運動中,擔當過重要的角色。

一九七四年,白南基藏身明洞聖堂的那一年,更是具關鍵性的一年。當時常就勞工問題和社會正義發表評論的原州教區主教池學淳,於七月被韓國中央情報局拘捕,被判監十五年,激發教會的抗爭。同年九月,神父、修女以及教友在明洞聖堂舉行祈禱會後,領導了一場要求釋放池主教和廢除《維新憲法》的示威,同時成立至今一直站在抗爭最前線的「正義具現司祭團」。

自此,教會與司祭團在公民社會與民眾並肩,追求正義實現於韓國。教會成為社會的良心,要求結束軍人專政、停止監控民眾、釋放良心犯及揭露貪污的聲音,分外響亮。當然,這換來的,是更多的神長被拘捕和教會出版被禁制。然而,教會由朴正熙執政下的黑暗日子,走過多場民眾運動,踏進民主化時代,都未見有妥協或退場之意。

在朴正熙被暗殺身亡後,被稱為「漢城之春」的八零年三月,白南基回到校園,繼續參與推動民主化之際,在同年「五一七全國擴大戒嚴令」下被捕和被判監禁。他在十個月後的「三一節」特赦時獲假釋,雖然選擇了回鄉務農,卻未有離開追求公義的行列。

 

最小兄弟的同行者

白南基於八六年加入天主教農民會後,除了多次擔當重要職務,懷著對小麥種植的關心,領導「本地小麥復興運動」。他去年十一月參加「民眾總崛起」示威,是為了反對輸入食米和爭取政府保障食米價格。

面對六十年代開始的高速工業化,韓國教會除了維護勞工權益,也關心在發展中不斷被邊緣化的農民,韓國天主教農民會就在這樣的背景下成立。到了八十年代,城市發展也起了變化,大規模的拆遷式重建項目陸續推行,促使首爾總教區成立「貧民司牧委員會」,與被迫遷的居民同行抗爭。大規模拆遷的時代已成過去,貧民司牧聖堂在今天繼續以平凡民家的模樣居於貧民區,如同耶穌生活於人間。

 

黑暗重臨,教會將展現怎樣的面貌?

朴槿惠就任後的首個十二月,韓國鐵路工會發起大規模罷工,反對私有化。期間當局下令逮捕罷工組織者,工會領袖到首爾曹溪寺尋求庇護,這預示了專制統治的再次來臨。去年的「民眾總崛起」示威後,工會領袖韓相均也是藏身於曹溪寺,警方一度要脅強行進入寺院進行逮捕,最終在廿三天後,韓氏在法師的陪同下離開寺院。宗教界似乎再次被時勢催迫,為其在社會裡的角色定位。

近年抗爭現場遍佈南韓各地,正義具現司祭團及關心社會公義的修女、教友從未缺席。他們站在受苦者的中間,時而給予安慰,時而向當權者作出譴責。韓國主教團雖然間中會就不公義問題表達教會立場,但在公民社會怒吼,哭訴民主與人權大倒退的這一年來,教會當局似乎相對地沉靜。

白南基將於十一月六日安葬光州民族民主烈士墓園,為他討回公道的運動將進入另一階段。與此同時,十一月一日主教團正義和平委員會以「和平是正義的果實(參依32:17)」為題,就最近的政情正式公開表態,呼籲「總統負起踐踏國民主權和法治的全責」和「嚴正調查所有相關人士以查明真相」,同時重申「天主教會燃亮實現公義之燈火」的使命。

水原、釜山及仁川的天主教大學神學生也分別發表時局宣言。這是自一九九五年,韓國電訊工會罷工期間警察闖入明洞聖堂以來,神學生再次就社會事務公開發言,打破了二十年來的沉默。

這會否意味著教會在社會事務的參與上,正在揭開新的一頁?而這次經驗,會讓教會,特別是教會的新一代,重新體會教會的先知角色、更敏銳地辨識時代的徵兆、為民眾帶來新的希望嗎?

────────

撰文:清。一位旅居南韓的香港教友。

【完】

相關文章:

南韓祖母級教友到訪逾百朝聖地,深受殉道者事迹感動

南韓教會推動堂區成立和解委員會,協助促進兩韓統一

南韓青年教友藉徒步朝聖倡議兩韓和解

UCAN China
保持聯繫

訂閱《天亞社中文網》免費電子周報
繁體版   簡體版

© UCAN China 2017. | 有關我們 | 私隱及網頁紀綠 |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