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AN Vietnam UCAN India UCAN Indonesia ucanews.com
UCAN China

【評論】從祝聖鬧劇看中國教會合一危機

標籤連結: , , , ,

18 October 2016

【評論】從祝聖鬧劇看中國教會合一危機

董冠華神父穿著主教服飾舉行彌撒。

〔天亞社編按:董冠華神父祝聖主教事件引發中國教會內部許多的討論,本文乃「品一口茶神父」公眾號的原有評論略作修改後的新版本。〕

十月十日,我們被一條名為《中國地下主教無視教會法律自行祝聖新主教》的消息震驚了!

這是由意大利的《梵蒂岡內部通訊》首發的消息,而在網上所見的內容如下:

「正在中梵談判小組頻繁奔波於北京與梵蒂岡之際,從中國大陸地下教會傳來令聖座倍感震驚的消息。已被聖座勸退卻依然執行牧職的天水(秦州)教區王彌祿主教,以執行地下教會精神領袖范學淹主教「十三條」為由,繼續實施先教宗若望保錄二世給予中國大陸主教自行祝聖主教的特權,貿然祝聖正定教區董關華司鐸為主教。此特權已由榮休教宗本篤十六世於二零零七年廢除。正定教區賈治國主教依然健在,並始終與羅馬教宗保持共融。此祝聖禮嚴重觸犯了天主教法律,為中梵簽署協議增添變數。賈治國主教早前曾處以董關華司鐸停職罰,可惜董關華司鐸不思悔改,近日竟祝聖菏澤教區署理王成立神父為主教。此舉應為公然對抗羅馬教廷的對華政策,加劇中國天主教會內部的分裂。按照《天主教法典》規定,無教宗任命主持祝聖他人為主教者與被祝聖者均應遭受保留於宗座的自科絕罰。」

目前,我得到證實的是賈治國主教已發出確認此事的聲明,指出董冠華(新聞中為「董關華」)已於九月十一日舉行主教就職典禮。但賈主教的聲明裡並未提及是哪位主教祝聖了董神父,而據說王彌祿主教聲稱此事與他無關,隨後董冠華也否認祝聖者是王主教,總之隨著這幾天事態的發展,王彌祿主教的嫌疑是越來越小了。而據山東菏澤教區神父之言,該教區署理王成立神父,到目前為止尚未公開承認自己已接受祝聖,雖然這幾天關於他已接受祝聖的傳言越來越多,但在未得到確證之前,我暫時不加以評論。

此時發生該事件,對中國天主教而言無疑是一個荒唐透頂的鬧劇。

首先,先斬後奏祝聖主教的特權早已於二零零七年被前教宗本篤十六世收回了;其次,董冠華神父是河北正定教區神父,該教區與宗座共融的賈主教尚健在且主持工作,正定教區若要祝聖新主教,這事怎麼也輪不到莫明其妙不知道從哪裡冒出來的主教來插手吧?自詡「忠貞」,且視自己為忠貞的最高總裁,對前教宗本篤十六世收回特權不顧,明知非法,卻仍以「有效」為法寶恣意妄為,這已經是公然對抗教廷,不屬忠貞教會,用一個不準確的說法,或者可以戲稱為「第三教會」或是「極端教會」了。

這事件的荒唐性質顯而易見,毫無爭議,在此我想說的是,透過這一事件及由此引發的一些評論暴露了中國教會的嚴重問題。

第一、我不認為此事件會像《梵蒂岡內部通訊》所說的,會為中梵簽署協議增添變數,但加劇中國天主教會內部的分裂倒是真的。因為這畢竟不是來自梵蒂岡的授意行為,只要教廷按律作出處罰,既嚴肅了教會紀律又給中國政府一個交待,這瞎胡鬧的賬是不會算在教廷頭上的。

不過,此事卻暴露了經過了幾十年的混亂狀態,特權雖早已被收回,而人的特權思想卻仍存在。這種特權思想不單體現在祝聖主教這事上,無論是對教會的治理,還是聖事、禮儀生活上,我們國內教會不論地上地下普遍存在非正常現象,很多人不知道教會的常態生活應該是什麼樣的,頭腦中也沒有這個概念。就算有一天中梵建交了,教會體制上合一了,我們會在短時間內使整個教會生活步上正軌嗎?

第二,從對此事件的反應來看,也暴露了即使中梵簽署了協議、中國教會體制合一之後,人心在短期內難以真正合一的危機。近年來地上地下之間的互相攻擊嘲諷漸漸淡出了人們的話題,焦點更多地集中在一個主教是否得到教廷的認可之上,也就是說大家不再盲目一刀切地以地上或地下為分界線,而是以一位主教是否合法來決定能否與他達成聖事上的共融,也就是說針對的不再是群體,而是個人身分了。(哪怕對愛國會的非法性從不含糊)

網絡上,微信群裡,大家不再耿耿於懷於對方是地上還是地下,都找到了同一家人的感覺,一起祈禱,一起讀經,這不得不說是一個逐漸邁向成熟的進步現象。譬如本人所參加的上海教區光啟社《日用神糧》創作團隊微信群裡,我們應邀參與寫作的神父既有來自所謂地上教會的,也有來自所謂地下教會的。可是我也吃驚地看到個別神父心中卻仍然存在著不友好的排斥心態。

就在十月十日,一位李姓神父在他的朋友圈裡轉發了以上那則《梵蒂岡內部通訊》新聞之後,在下面補了個評論:看看這些所謂的「忠貞」份子們在幹些什麼!無法無天,肆意妄為。為教會的發展有什麼作用?不就為了權力和地位嗎?慈悲的天父可憐他們吧。

這則他自己補充的評論令我非常吃驚!若說鬧劇事件中的二或三位地下神職無知加胡鬧已經令人唏噓無奈了,可這位李神父可是海歸的雙碩士呀,他怎麼也如此簡單?

一個加引號的「所謂的『忠貞』份子們」暴露了他對地下教會的如梗在喉!

是的,我們絕無理由否認這起由二或三位地下神職合作的鬧劇是一個醜聞,你若批評這二或三位當事人,我們無話可說,甚至我們可以和你一起批評譴責他們,事實上這幾天來自地下教會的討伐之聲並不罕見!可你何必來一個「所謂的『忠貞』份子們」呢?此二三人能代表所有的「所謂的『忠貞』份子們」嗎?此種現象是地下教會的主流作風嗎?

若要這麼一棍子打死一大片,那平心而論自二零零七年特權收回之後,地上地下的非法祝聖各發生了幾起?樂山、汕頭、黑龍江教區的三位被絕罰者又是誰家的?據說八名非法主教中還有兩位是有女人有孩子的;所謂合法主教與非法主教共祭算不算「無法無天,肆意妄為。為教會的發展有什麼作用?不就為了權力和地位嗎?」需要不需要「慈悲的天父可憐他們吧。」?這麼多年來發生了這麼多起非法祝聖事件怎麼從不見你咳一聲,這回倒義憤填膺怒髮衝冠起來了?是這個譴責沒有任何風險且可對反對者一劍封喉對吧?

如果我們也把以上那些賬沒頭沒腦地算在所有地上教會頭上,這合理嗎?身處地上教會的弟兄們會服氣嗎?這是不是心懷仇恨,製造分裂呢?看來知識與學位真的不能代表文化與修養,更不能與善良厚道劃等號的!呼籲「慈悲的天父可憐他們吧。」的同時,自己卻少了一份慈悲之心。

倘若談判成功,中梵一紙公告就可以宣告建交,可若是我們不重視教會法律,仍習慣於特權時代的隨意與雜亂無章,亦或地上地下繼續鄙視排斥指責,教會什麼時候能夠真正的合一?

__________

撰文:品一口茶神父。

【完】來源:品一口茶神父的微信公眾號且略作修改

相關文章:

【特稿】教廷國務卿暗示不會妥協,中梵協議已現暗湧

UCAN China
保持聯繫

訂閱《天亞社中文網》免費電子周報
繁體版   簡體版

© UCAN China 2017. | 有關我們 | 私隱及網頁紀綠 |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