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AN Vietnam UCAN India UCAN Indonesia ucanews.com
UCAN China

【評論】依納爵,你不認識的一面

標籤連結: , , , ,

3 August 2016

【評論】依納爵,你不認識的一面

工匠以玉米蕊、南瓜、椰子等,堆砌出聖依納爵的素象。[圖片來源:法新社]

耶穌會以其學校、著作、傳教工作及其他更多的服務聞名於世,其會祖是教會歷史上一位偉大的但外界對其所知不多的英雄:依納爵.羅耀拉(Ignatius Loyola)。

每當提到他,人們似乎會想起他是軍人,在戰事中受傷,從此改變了人生……然後到此為止。依納爵的朋友方濟各.沙勿略(Francis Xavier)是位傳奇人物,以聖沙勿略命名的學校和學院數以百計。但依納爵呢?他皈依後到底發生了什麼?

這是個漫長而有趣的故事,我們容後再談。不為人知的,是依納爵不只是在教會歷史,而且在西方世界裡,也是眾關鍵人物中之一。他改變了我們思考和祈禱的方式。

這是通過他所做的兩件重要事情。

在我們談及此之前,讓我簡述依納爵的歷史。他出生於一四九二年,當年哥倫布發現美洲,開啟了歐洲的探索時代。他三十歲時,在戰場上受傷。那是一五二一年,也是馬丁.路德(Martin Luther)大膽地把挑戰教宗的抗議狀釘在德國維騰貝格一座教堂門上的一年。

五年後在印度北部,即一五二六年在德里附近,一位年輕土耳其指揮官贏了帕尼帕特戰役,是首次在戰場上使用大炮。他是巴布爾,莫臥兒帝國的首位皇帝。那是動盪與變革的時代,無論是在印度還是歐洲。

我剛才說,依納爵是歷史中的一位關鍵人物,他做了什麼而成為如此重要?

有兩件重要的事。首先,他撰寫了一本名為《神操》(Spiritual Exercises)的輕巧書冊;然後,他創辦了一個男修會,稱為「耶穌公司」或耶穌會,透過建立學校改變了世界。

首先,《神操》這本小書冊,你大概可在兩、三小時內讀完它。重點是,它不是閱讀後被忘記的一本書,而是要有操練和實踐。它是一本練習本、具實踐性的、教人「如何做」的書。

如果你曾與耶穌會神父一起避靜,他會給你來自這本書的實踐練習。這些操練的目的是什麼?為更好地了解福音中的耶穌,並引導你在生活中作出正確的決定。

讓我們面對——生命讓我們不斷面對很多選擇和決策。我明年該做什麼?我應從事什麼工作?我要接受那晉升嗎?這是結婚的時候嗎?我應如何花錢?等等。這些都是「人生抉擇」。它們常常使我們焦慮,因為我們不知道自己是否在做正確的事。

依納爵的書幫助我們「辨識」,以作出正確的選擇,以看出上主正引領我們往哪兒。這使數以百萬計的男女意識到上主在其生活中引領著他們,向他們展示「正確的決定」,以平靜的勇氣支持他們。

《神操》教導現代教會祈禱。

不過,依納爵做了更多、更多。他成立的男修會,很快地便以其熱情和活力讓世界讚嘆。歷史記載他們為耶穌會士,在麥考利(Macaulay)筆下稱為「歐洲的校長們」的團隊。

耶穌會最大的貢獻,是他們在所到之處成立學校,那是一種捕捉歐洲想像力的創新方法,而容許我大膽地說,是教導現代世界思考。「耶穌會學校」是適合較年輕、更廣泛受眾的《神操》。

耶穌會登場前,你不用上學。如果你想學一門手藝,便去當工匠學徒。耶穌會是率先運用分等級和有系統的知識,這不僅是工藝和技能,也包括思想。

讓我簡介一些他們的創新。

.耶穌會士發明了教科書。做到這點是由於印刷術的發明,讓書本得以普及使用。今天我們視教科書為理所當然,沒有意識到它曾經是「新事物」,而附有參考書目,以分等級和有系統的方式,引導讀者掌握課題。

.其中一本經典教科書是要理問答(今天我們所稱的那些「常見問題」),即是就一個主題,對一些簡單但經常會有人提出的問題,給出一套答案。

.耶穌會士撰寫了首批詞典和文法書,並設計了首張地圖。這些都是活頁印刷的引伸,因為印刷正是把學習領域中的革命向前推進的設施。首張月球地圖是由耶穌會學者克拉維斯(Clavius)繪製的。

.耶穌會教育是在個人化的處境下進行,強調師生之間的接觸。因此時至今日,舊生們懷著深厚的感情記著他們的耶穌會老師,不管他們已完全忘記老師們教授的課題。別具份量的是老師那鼓舞人心的價值。

.最後,他們的教育是在最廣泛意義上的「人文主義」,而非「階級歧視者」。你在耶穌會學校會遇到貴族、商人和農民,甚至有的是為部族、原住民而設,強調技能及溝通技巧,例如公開演說、戲劇和音樂。關於耶穌會劇院的著作已經有許多。學者基什內爾(Kirchner)發明了「幻燈」,即現今電影放映機的前身。

這一切都是按耶穌會精神「愈顯主榮」以及為各地男女的提昇而做(或以他們在十六世紀的措辭,「為救人靈」)。

首間耶穌會學校在一五四八年開始,由一位依納爵的追隨者終其一生在西西里島墨西拿建立。第二間是由沙勿略在印度果阿成立的聖保祿書院,今天仍可看見其破敗的建築面貌。

從依納爵而來的,還有「神學院」,以「分等級和有系統的方式」教年輕人如何成為有學識的神父。難怪世界各地有數百所神學院都是由耶穌會經營。

這一切都是耶穌會師生的遺產。這是要珍惜、維護,甚至活化的。

因為學習是不只書架上的書本,還意味著要走出去,進入某個領域去創新和實驗,發現和發明。

印刷媒體是屬於昨天的,電子媒體是今天的。它們改變了我們思考和相互聯繫的方式。它們已正在改變著教育,以至世界。

在具備電視、廣播、互聯網和手機的今天,依納爵.羅耀拉會做些什麼?這問題應由我們回答。(七月卅一日是聖依納爵.羅耀拉瞻禮日)

__________

撰文:邁倫.佩雷拉(Myron Pereira)神父,耶穌會士,在印度孟買從事寫作。

【完】天亞社英文評論:

The Ignatius you didn’t know

相關文章:

耶穌會慶祝會士入會金慶紀念,老會士講道五度哽咽

耶穌會總會長視察中華省,強調中國向來是優先使命

【特稿】耶穌會亞太區負責人,拒絕改變的時代已經結束

UCAN China
保持聯繫

訂閱《天亞社中文網》免費電子周報
繁體版   簡體版

© UCAN China 2017. | 有關我們 | 私隱及網頁紀綠 |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