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AN Vietnam UCAN India UCAN Indonesia ucanews.com
UCAN China

【博文】讀《羅梅洛:與受壓迫者同行的牧者》

標籤連結: , , , ,

15 July 2016

【博文】讀《羅梅洛:與受壓迫者同行的牧者》

《羅梅洛:與受壓迫者同行的牧者》封面。(圖片來源:基督教文藝出版社)

左與右的取態

去年,我於天主教會聖本篤堂參與《總主教的血》電影放映會,首次認識羅梅洛(編按:又譯羅梅羅)總主教(Oscar Romero)。無論是那部電影還是《羅梅洛》一書,都高舉殉道的意義,但因為在香港極少殉道的可能,這一點沒有引 起我太大的共鳴。反而,羅梅洛的事蹟 卻啟發我思考教會應如何面對現時香港複雜的政治與社會環境。

該放映會的講者莫哲暐分享羅梅洛當時所面對的複雜政治處境,其時羅馬天主教正聯同西方右翼自由世界抗衡蘇聯共產主義的擴散。然而,美洲的局勢卻是相反,各國的右翼政府在美國撐腰下實施軍事獨裁統治。不少知識分子趨向左翼思想,希望抗衡獨裁政府。當上了薩爾瓦多總主教的羅梅洛,抵着梵蒂岡而來的壓力,沒有跟隨大勢支持右翼政府,走了一條與受壓迫者同行的道路。

當時,我正在反省雨傘運動,嘗試閱讀和整理香港的左翼與本土的論爭。羅梅洛的見證幫助我明白到︰教會的取向應是一時一地的,左與右並沒有恆常 的對錯。曾有基督徒友人在《Facebook》中說︰「基督教必須是偏向左。」在過去八、九十年代新自由主義流行之時,這可能是對;但放在歷史的長河與現時的香港,卻不一定對。教會必須不斷銳意分析當時局勢,找出最能忠於使命的取向。《羅梅洛》一書收錄了羅梅洛多篇重要的講章,內容就是不斷鼓勵每一個信徒都要作時代的先知。

貧與富的對立

此傳記比電影更能深入探索羅梅洛的思考與行動的根源。麥德林文件對羅梅洛的影響極深,其中最重要的 是貧窮人優先的精神。然而,羅梅洛最 初卻對麥德林與及一切激進事物保持距離。當羅梅洛愈遠離牧區,負責越多薩爾瓦多教區的行政工作,在政治上 便越加保守,抨擊當時關注政治的耶穌會士。羅梅洛希望維持教會的合一, 不因貧富的問題而分裂。當然,羅梅洛沒有忽視貧窮人,他一直有鼓勵富有的朋友關注貧窮人的需要,但這充其量只是幫助富人以小善掩飾他們行大惡的罪行。

保守的羅梅洛後來被任命為薩爾瓦多總主教。然而,當上了總主教的他,最後卻回歸到麥德林文件的精神,選擇貧窮人優先。這轉變一方面可歸因於格蘭特(Rutilio Grande)的殉道,但此傳記也指出,種子在他擔任聖地牙哥迪馬利亞兩年的主教生涯已經撒下,因為那時羅梅洛重新直接參與窮人的牧養工作,親眼目睹窮人的死亡、富人的暴力。

還記得兩年前崇基神學院舉行佔中論壇,有一名參加者問夏其龍神父︰「教會有富人,有窮人,會否出現手掌是肉,手背又是肉的問題?」夏其龍神父精彩地回答:「手掌係肉,手背不是肉,教會一定以貧窮人優先……」

只是在長年信奉新自由主義的香港,中產人士都以為成就是單靠自己努力得來的,極缺乏對基層人士的同理心。部分中產基督徒或能突破意識形態的限制,積極援助基層人士,但因着現時對基層人士的福利工作與策略,這些努力也可能淪為建制的維穩工 具。教會若要實踐貧窮人優先,就不能 只說友好、行善、救助,囿於軟性、大 愛的美言,而必須揭露人的偽善,直指社會結構性的罪。雖然這樣極可能帶來教會內部的分裂,但正如羅梅洛所言︰「基督徒的合一不只在乎口頭上認 信同一個信仰,而且也要把信仰實踐出來。……我們不可以放棄我們的使命,作為合一的代價。我們要切記,分裂我們的並非教會的行動,而是世人的罪,以及我們社會的罪。」

───────

撰文:袁啟明,中文大學崇基神學院畢業,現為中華基督教會青少年宣教師。

【完】來源:基督教文藝出版社《文藝通訊》

左與右、貧與富:讀《羅梅洛:與受壓迫者同行的牧者》

相關文章:

教宗指真福羅梅洛曾受神職「誹謗」,死後繼續殉道

羅梅洛總主教宣福在即,教宗稱他為福傳者和窮人之父

【評論】羅梅洛總主教的鮮血,與師恩祥主教的忠貞

UCAN China
保持聯繫

訂閱《天亞社中文網》免費電子周報
繁體版   簡體版

© UCAN China 2017. | 有關我們 | 私隱及網頁紀綠 |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