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AN Vietnam UCAN India UCAN Indonesia ucanews.com
UCAN China

【特稿】法典的沙漠──大陸教會之不正常現象

標籤連結: , , ,

30 March 2016

【特稿】法典的沙漠──大陸教會之不正常現象

2015年天主教徒在佘山聖母大殿參與彌撒。

由於十年浩劫,教堂被毀,神職人員被關進了勞改營,天主教教務等於停頓。自從中國大陸改革開放,大陸的天主教會也從冰凍得到復蘇,至今已經三十多年了。剛剛開始復蘇的教會與普世教會完全失去了聯繫。海外教會是梵二後,大陸教會則是梵二前。彌撒依然是梵二前的禮儀,神父還是舉行拉丁彌撒。當有些僑居海外的神職人員回國,才把梵二的資訊帶回大陸。

二十多年前,大陸教會刮起了一股禮儀改革之風,幾乎一兩年內就把背朝教友做彌撒改革成了面向教友。在百廢待興環境之下,教友只能在家庭中或空曠的處所參與彌撒,於是建築教堂成了當務之急。由於神職匱乏,培養司鐸也是重中之重。開放後三十多年的今天,各地的教堂基本都建立起來了。全國的神職人員也有兩千多人,修女也有三四千人。從各個方面看來,大陸教會應該走向正規了。然而,事實上正相反,麻煩事卻多了起來。

常言道,沒有規矩不成方圓。可是,有法不依,有法不循也難成方圓。因為有法不依,造成今天大陸教會的混亂。教會的法律是《天主教法典》,三十多年來的大陸教會在教規方面,還是一個沙漠。主教對法典不重視,司鐸們也無視它的存在,教友們更是不了解它,甚至有些人還沒有聽到過有《天主教法典》這回事。

由於對法典的無知或不重視,大陸教會出現了一些令人痛心和違法事件,嚴重地影響了教會的正常發展。

佔山為王的神父

說神父佔山為王好像有些不客氣,事實上確是如此。有些神父佔據教會某種職務拒不服從教區教長的調動。教區教長也沒有辦法。比如,有些神父佔據本堂位置一二十年,拒絕換堂區。雖然法典說本堂的職務是穩定性的,但是按照大陸教會傳統,每隔幾年本堂的職務就會調動。這既是為了堂區教友的益處,也是為了本人的益處。長期待在一個堂區,會產生很多負面問題。神父也是人,也有人性軟弱的一面,常在一個堂區就容易與教友產生感情,這種人性的感情極容易影響堂區的發展。

如果在一個堂做得好,離開這個堂區還可以發展另一個堂區。如果幹得不好,最好早些離開,免得為堂區生成負面影響。

為什麼教區教長沒有辦法呢?原因如下:1)缺少神職人員,如果一個教區就那麼幾位神父,他一撂挑子,也沒有其他人去替代,因此只好睜只眼閉只眼。2)還有的教區沒有主教,只有署理,他們則會說:都是神父,誰管誰?聽不聽無所謂。3)有些是外教區的神父佔據了一些堂口,他們可能是來自其他省份,也有的是屬於外教區的本地神父。他們的理由就是「忠貞」。他們說:「我們只聽教宗的。」當然,這些人都有一些不明白教會法律的教友支持。教友認為只要是神父就行,不管他是哪個教區的。

佔山為王的神父缺少的是耶穌的服從精神。耶穌「服從至死,且死在十字架上」(斐2:8)。法典273條也明文規定:「聖職人員對教宗及其本人之教區或修會教長,有表示尊敬及服從的特別義務。」這裡所指的教區教長包括主教、教區署理、副主教。

教區署理雖然不是主教,但法典賦給他的權力與主教相似,法典427條「1項-教區署理負有教區主教的責任,並享有教區主教的權利,但不包含事情本質或法律所不許者。2項-教區署理一旦接受當選,即取得權力,不需要任何人的批准,但應盡823條4項的義務。」也就是說,教區署理享有主教的行政、立法和司法權,但是因為他不是主教,因此不能祝聖神父。

因此,不能因為教區長不是主教就不服從他的權威。不服從教區長與不服從主教是一樣的相反教會法律。

「特權」神父

自從開堂以來,有些主教自謂有特權,有些神父也說自己有特權。正如某神學院的一位信理神學教授神父所言:大陸的神父教是「小主教」。既然有「特權」,這些神父做事就不按教會規矩辦事了,想怎麼做就怎麼做。如果有人指出其行為不當,就大言不慚地說「我有特權」。也有的神父是那些「特權」主教所祝聖的,就認為自己也有特權。這些人覺得「特權」就是尚方寶劍,因此就可以不讀神學,不讀法典。

比如,豁免教外人的自然婚姻是教宗的權利,而且只有在維護信仰的情況下,教宗才會豁免他們的婚姻。但條件是二人已經離婚,並且其中一位(無論領洗與否)要與教友結婚,或者與慕道者結婚。可是有些神父卻做了教宗的活。如果有離婚的教外人要與教友結婚,他就讓這個教外人領洗,然後讓他與教友結婚並領受婚姻聖事。按照他的邏輯,教外人的婚姻不是聖事,只要領洗了就能與教友結婚。

還有,有個別「特權神父」佔據其他教區的堂口,給教友說:我有特權,哪里都能做彌撒。不但做彌撒,還給人證婚。法典明文規定證婚權屬於教會教長和本堂司鐸(見法典1109條),只有在教會教長和本堂神父或其授權的神父前證婚才有效(見法典1108條1項)。

關於有「特權」的事不可勝數。

二零零七年五月廿七日教宗本篤十六世取消了一九七八年傳信部給予中國教會的特權:「 十八.首先,因考慮到今日中國教會在某些方面已有了正面的發展;其次,因聯絡來往已更為方便;再者,有不少主教和司鐸所提出的要求,我乃決定以本函撤銷鑒於艱難時期牧靈的特殊需要而賦與的『所有特權』。 同樣,以往及最近頒佈的所有牧靈指南,也全部撤銷。今後,道理原則的應用全按本函的新指示處理。」

因此,在大陸教會內再也沒有特權這一說了,希望神職人員和教友們不要再「迷信」特權了。

流浪神父

有一次有教友問一位神父:「你屬於哪個主教呢?」對方回答:「這不是你們教友管的事。」為什麼一位神父不敢說出自己的歸屬呢?這難道不是教友該管的事嗎?

河南某教區的一位神父說過一件事:有河北的一位神父偷偷到了他的堂區,在一個教友家裡做彌撒,每次去了都是要幾千元就走。這次本堂知道了就打電話問他為什麼不到教堂裏來,而是偷偷到教友家做彌撒?他支支吾吾地說:為了牧靈才來的。還有一位自稱是某教區的神父,經常到河北不同的教區亂串,但經查詢,他根本就不是自稱的那個教區的。

造成沒有歸屬的原因有下面幾種:1)有的是因某種原因被教區不接納的神父。他們沒有了歸屬,原來教區不要,其他教區也不接納;2)有的是自己原來的教區認為其沒有資格晉鐸,就跑到其他地方祝聖,然後回到原教區對著幹;3)另外一種是自己開除了自己的教長,不聽從教區教長的管理;4)再者就是外教區的修生被接納之後,然後在沒有經過嚴格考查之後就祝聖其為神父,後來才發現其不夠資格,就不要了。5)有的神父在聖神父之後就在教區之外的某些機構服務,當該機構不用他時,自己的教區也不要了。當然可能還有其它原因。

沒有歸屬的神父沒有人管理他們,當然有的也不聽從管理。他們也需要生活,於是就到處亂跑,或是佔據別人的堂口。

法典265條規定:「每位聖職人員必須歸屬某一教區或自治社團,或加入獻身生活會或具有此功能的團體,總之絕不允許聖職人員無歸屬或無定所。」

侵佔他人堂區的神父

正常的情況,按照《天主教法典》規定,每個堂區教應該有一個負責的神父,名為堂區主任,習慣上稱為本堂神父。主教也可以給他委派助手,稱為副本堂。可是,在河北某教區的一個堂口內竟然有四位神父,其中一位是教區長委派的本堂,其他三位則不是副本堂。他們是外教區來的流浪神父,這三位還是各管一夥教友。一個堂口被外教區來的神父瓜分了。這幾個神父究竟屬於哪個教區呢?他們自己不說,教友也不清楚。他們有的來自其他省份,有的是附近教區的人。

另一種情況是,主教調任本堂去其他堂區,但是自己不願意接受調動。主教無奈只好下達禁職令並宣佈堂區主任出缺。可是,你主教自管宣佈,我就是不動,你奈我何? 就這樣,一個違法的被禁止行使任何權力的司鐸依然像個本堂佔據著堂區。的確,對於這樣的無賴,教區負責人沒有任何辦法,因為堂區裡有些教友大力支持這樣的神父。

也有在其他教區服務的作客神父佔據堂區拒不離開。按法典規定,在服務的教區要服從該教區的教長。可是呢,這樣的神父不但不聽從教區教長,反而把堂區的捐款拿回自己的教區,並使堂區產生嚴重分裂。

被禁職依然行聖事的神父

有些神父多次不服從主教的調令,最後主教下了禁職令,禁止其再行聖事和堂區主任的職權。但是,他們視主教的調令為無物,對主教的禁職罰置之不理。再加上一些不懂教會法律的教友的支持,依然過著我行我素的日子,全然不顧聖事的有效性與職務的合法性。還有個別神職,本人的主教禁止其行聖事,就改換門庭跑到其他主教那裡去。

洩露告解秘密的神父

有一個教友提到,有個神父常常與其聊天,把別人告解的內容當新聞或故事講與他聽。而這教友當然也不清楚這是告解秘密。還有的神父在彌撒中講道時就說:某某人犯了什麼罪,需要悔改等等。

關於洩露告解秘密的事屢屢聽到教友提到。這可不是小事。這可是非常嚴重的罪過。

在修院中,每個希望成為司鐸的修生必需學習倫理神學、聖事神學和《天主教法典》。在這三門功課中都會提到司鐸要嚴格保守告解秘密。法典983條1項提到:「告解聖事的秘密是神聖不可侵犯的;所以聽告者,不得以言語,或其他任何方式,和藉任何理由揭發懺悔人。」不但聽告解者有嚴格保密的義務,其他知道告解秘密者同樣也有嚴格保密的義務。法典983條2項說:「如有翻譯人,翻譯者和其他所有以任何方式由告解中得知罪過的人,均有保守秘密的責任。」

除了要嚴格保守秘密,法典特別告誡聽告者,洩露告解秘密要受保留於教宗的自科絕罰。法典1388條1項規定:「聽告司鐸直接洩露告解秘密者,處保留於宗座的自科絕罰;間接洩露者,按其罪過的輕重處罰之。」

利用告解知識的神父

某教友說過一個這樣的事,她的一位閨蜜,因為告解了有關第六誡的罪過後,聽告神父就要了她的電話號,然後多次與閨蜜談論一些不文明的話語。最後嚇得閨蜜換了電話號碼。還有一位教友也提到過類似的事,在某個所謂的治癒大會中,其好友辦完告之後,聽告者就要了她的QQ號(網路聊天工具,也可視頻),然後就不斷聊天挑逗其好友。最後,其好友只好不再使用那個QQ號。

法典984條1項規定:「嚴禁聽告解人,利用自告解中所獲得對懺悔者有害的知識,即使無任何洩密危險亦不得利用。」

如果有聽告解者膽敢利用告解知識,特別是關於第六誡的知識,要受教會嚴格的處罰。法典1387條規定:「司鐸,因聽告解或藉聽告解的機會或藉口,引誘告解人犯第六誡的罪者,按罪過的輕重,處停職罰,禁止罰或褫奪罰;於較重的案情,應撤銷其聖職身分。」

教友干預神父調動崗位

教友不懂法典,還情有可原,但是神父不懂法典,則成了瞎子領瞎子。既害人又害己。雖然說教友不懂法典有諒可原,但也不能干預教會職權或防礙教會權利。

教友干預本堂調動的事屢屢發生。某教區調動神父,有幾個會長把本堂藏匿起來,不讓主教見到他,以為這樣就能阻止主教行使權力。還有的會長把教堂大門鎖住,不讓新本堂進入。

在國外都是舉行隆重的本堂就職典禮,而我們大陸則是用鐵將軍「歡迎」新本堂。還有些堂區的會長則消極怠工,讓新本堂無法開展工作。

有一個會長說:「真的後悔,當初主教調動本堂,我們不讓,現在卻沒有主教調動他了。」

小結

上述問題只是大陸教會的冰山一角。造成上述問題的主要原因之一,是對天主教法典的無知或不重視。對於混亂的大陸天主教,有必要加強紀律,還要嚴格選拔修道人員,寧缺勿濫。不要說我們教友缺少神父,湊合著來吧。這是不負責的心態。

對於上述問題的發生,在第一線工作的一些神職人員有必要再回爐,重新學習天主教法典,讓他們明白法典的重要性。則肋斯定教宗寫到:「任何一位司鐸不得不知法律條文。」第四屆多來道會議(633年)規定:「司鐸應通曉聖經與法律」,因為「無知乃萬般錯誤之母,於主之司鐸應戒避」(can 25:ansi,X,col,672)。

對於無歸屬的神職人員,主教們要想辦法接納他們。哪怕讓他們重新學習,使他們走向正規。對於那些拒服從的,要動之以情曉之以理,並通過教會高級當局的協助,盡辦挽回他們。若經過多次努力之後,只能以教會之刑罰處理之。(問題是,下了禁職令,依然不聽)。

教宗若望保祿二世在《神聖紀律法典》宗座憲令中也指出:「法典既是教會立法的主要文獻,並以啟示及傳承的法制和立法傳統為依據,為維持個人及社會團體生活,以及教會本身活動的必要秩序,乃是不可或缺的工具。」而且「法典的目的是要在教會團體中建立秩序,使愛德、恩寵與神恩享有首要地位,而同時能在教會的團體生活中,以及所屬成員的個人生活中,得以順利面有序的發展。」

天主教法典是神學的一部分,它與信理神學和倫理神學是分不開的。比如第二卷天主子民就涉及信理內容,尤其是聖統制部分;第四卷教會聖化職的聖事論則同時涉及信理與倫理神學。當然有還其他部分也涉及到教會的信仰與神學,這裡不一一指出。

撰寫此文的目的只是為提醒做牧者的神職人員嚴格要求自己,同時也能正確領導教友;免得瞎子領瞎子,自己走錯路也把教友領到錯路上去。此文也為提醒教友要明白教會的道理,遵守教會的法律法規,不要盲目的跟隨不是自己牧人的人。耶穌說過:「我實在告訴你們,凡是不由從門進羊棧,而由別處爬進去的,便是賊,是強盜。由門進去的,才是羊的牧人」(若10:1-2)

__________

撰文:余思。

【完】

相關文章:

哥倫比亞商場辦「告解馬拉松」,逾三百名神父參加

教宗簽署給慈悲傳教士信函,赦罪權沒提及絕罰主教

教宗撤銷所有以往賦予中國教會的特權

UCAN China
保持聯繫

訂閱《天亞社中文網》免費電子周報
繁體版   簡體版

© UCAN China 2017. | 有關我們 | 私隱及網頁紀綠 |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