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AN Vietnam UCAN India UCAN Indonesia ucanews.com
UCAN China

深遠影響教宗方濟各思想的神學家與小說家

標籤連結: , , , ,

18 November 2015

深遠影響教宗方濟各思想的神學家與小說家

神學家瓜爾蒂尼神父。[網上圖片]

教宗方濟各最近提到兩名影響自己思想深遠的思想家,分別是二十世紀早期神學家羅馬諾.瓜爾蒂尼(Romano Guardini)和十九世紀小說家費奧多爾.陀思妥耶夫斯基(Fyodor Dostoyevsky)。

「羅馬諾.瓜爾蒂尼基金會」成立一百三十周年,宗座額我略大學在羅馬舉辦紀念活動。教宗十一月十三日在梵蒂岡克萊孟大廳接見該會成員時說:「我確信瓜爾蒂尼這位思想家,對我們這時代有很多啟迪,而且不只是對基督徒。」

他指出,基金會「把瓜爾蒂尼的思想帶入今天政治、文化和科學的領域」。

瓜爾蒂尼神父是禮儀改革的領導人物之一,無論是梵蒂岡第二屆大公會議,以及教宗若望保祿二世,特別是本篤十六世都受其影響。

這位德國神學家對教宗方濟各也有著重要的影響。方濟各在其通諭《願祢受讚頌》五次引述了他的話,也在《信德之光》通諭和《福音的喜樂》勸諭中各引用了一次。教宗在演講和訪問中也曾引述過。

而教宗在《福音的喜樂》裡、演講和多次訪問中,同樣提及陀思妥耶夫斯基。

在十三日的演講中,教宗起初便引用瓜爾蒂尼的著作《陀思妥耶夫斯基的宗教世界》。

他憶述,瓜爾蒂尼在書中討論陀思妥耶夫斯基的《卡拉馬佐夫兄弟》來佐證慈悲,當中有一幕是有婦人為了靈修指導而去見隱修士長老佐西馬(Zosima)。教宗說,神父為那絕望的婦人「顯示了出路」:「她的生命有了意義,因為天主會在她悔改的一刻接受她。」

教宗引述佐西馬對婦人說:「不要害怕。永遠不要害怕,也不要難過,只要你的懊悔不乾涸,天主寬恕一切。只要你真誠懺悔,世界上沒有天主不寬恕的罪過。人是不可能犯了比天主無休止的愛更大的罪。」

教宗說:「婦人在懺悔中轉化和得到新的希望。」

他繼續說:「最簡單的人也明白這個道理。他們意識到(佐西馬)閃耀著愛的智慧和力量的偉大。他們理解什麼是聖潔,那就是,在信仰中存活,能夠看到天主跟人很密切的,以他的手拖著他們的生命。」

接著,他引述瓜爾蒂尼對陀思妥耶夫斯基的作品說:「接受純粹存在於天主手中,個人意志會轉化為神聖的旨意。這樣,沒有受造物單單只作受造物,而天主是真天主,就會帶來他們活生生的合一。」

教宗指出,這是「瓜爾蒂尼深刻的願景」,認為這是他首份形而上學著作的基礎。

他引述這位神學家的著作《教會的意義》說:「為瓜爾蒂尼來說,這個與天主『活生生的合一』隱含於人們與世界和與他人的具體關係中。個人感到是一個民族的結構一部分,那就是,在『一個根本聯合體中,人按類型、民族和歷史演變中的生活和命運都是一個獨特的整體。」

教宗方濟各說,瓜爾蒂尼意味著一個「民族」,而非承繼啟蒙運動和狹窄的理性主義所說的個人主義,而是「人真實的、深刻的和實在的概要」,帶領去發現天主的旨意不是在孤島中,而是在一個團體裡。

他總結說:「也許我們可以應用瓜爾蒂尼,反省我們的時代,試圖在天主手中揭示當前發生的事。」

「這樣,我們也許將能夠認清天主以其智慧,在這富裕的歐洲裡,把飢餓者送給我們餵養;口渴者能夠解渴、陌生人受到歡迎;衣不蔽體的人穿上衣服。歷史就會這樣顯示:如果我們是個民族,我們當然歡迎這些兄弟;如果我們只是單一群體,我們將只想保守自己,但我們不會有持續性。」

教宗結束他演講前,感謝基金會對瓜爾蒂尼思想的著作,他說透過這神學家的思想更能「理解基督教文化和社會的基礎的意義和價值。」

【完】來源:《天新社》,天亞社編譯。

What Pope Francis has to say about Dostoyevsky and Guardini

相關文章:

教宗指真福羅梅洛曾受神職「誹謗」,死後繼續殉道

UCAN China
保持聯繫

訂閱《天亞社中文網》免費電子周報
繁體版   簡體版

© UCAN China 2017. | 有關我們 | 私隱及網頁紀綠 |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