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AN Vietnam UCAN India UCAN Indonesia ucanews.com
UCAN China

【博文】一個不再流淚的父親節

標籤連結: , , , ,

30 June 2015

【博文】一個不再流淚的父親節

網上圖片

從父親過世至今,已經有九年多了。在父親出殯的時候,我未曾失聲痛哭過,但是之後的父親節,卻都是讓我痛哭失聲的節日。九年過去了,每年父親節的淚水,讓我心中的愧疚得以舒緩。今年父親節還未曾到的時候,我心中已經就一直問自己:是否還會像以前那樣痛哭呢?

從兒時的記憶中,父親與母親對我們兄弟的教導,一直影響著我的人生。談起我的父親,方圓各村沒有不稱讚的。處理生產隊的事情,四十年如一日的公平公道,從不貪污。面對不友善的親人,父母總是以德報怨,寧肯犧牲自家的利益。孝敬父母,不計前嫌,更是令人稱道。提到自己的父母,我的心中油然而生一種自豪。

對於天主教的信仰,父親一直沒有什麼興趣,而母親則是熱衷而所知甚少。直到十幾年前父親得癌症後,才希望能夠因著信教令生命得以延續。但手術成功後,他曾作出的諾言也顯得沒有那麼重要了。在他特別需要照顧的時候,我離開了家,去了神學院。五年後,他的癌症復發,而我又沒有及時的去照顧。這始終是父親過世後這幾年中,我一直痛哭的原因。心中無比的愧疚,一直有個聲音在指責自己:我不孝。

雖然也有打電話和祈禱,但是總不能抹去心中的這份愧疚,因為實在是沒有床前盡孝太多。為了不中斷神學院的學習,我自私的拖延了幾個月才在放假後趕去。雖然曾帶父親去過一個複查,在他病逝前照顧了半個月,但是盡孝有什麼能夠彌補呢。

每次回家的時候,尤其是在他病逝前,多次向父親提及領洗的事情,但是面對他的詰問,當初年少的我不知如何是好。他說:「為何死後才有天堂?為何我一生行善,卻得此下場?為何你們不陪在我身邊?」除了堅定的信靠天主,我不知道怎麼樣才好。言辭的勸誡和闡釋,顯得蒼白無力。

陪在他病床前的半個月,日以繼夜的跑來跑去,讓十九歲的我偷偷抹了好多眼淚。我不知道事情會有怎樣的結果,也不知道天主會如何扭轉。然而,天主的工作卻從未停止。在一位修女前來探望的時候,父親竟然要求領洗。這實在是一種恩寵,使澆灌的種子萌芽了,卻不曾想這是他最後的時刻。

領洗後沒多久就出院了,病情卻未曾好轉。父親沒想到這個時候是我照顧他,而我也沒有想到有這樣的一個盡孝的機會。神學院開學了,我回去了,卻不曾想是與父親的訣別。當我離開家時,心中有太多的不捨,因為我不知道一直祈求的天主,會否讓父親現世的生命得以延續。

當時沒有手機,所以避靜剛結束,就接到了家裡的電話:父親,快不行了。直到晚上將近八點,才從院長那裡得知父親已經於上午九點多過世的消息。我心中一直無法釋懷,因為院長忙碌而沒有及時告知我,而且在告知時又顯得那麼輕鬆隨意。徹夜難眠,等待第二天趕回家裡的汽車。

回到家裡,看到躺在棺材中的父親,我竟然沒有什麼淚水,因為我還沒有緩過來,無法接受這樣一個事實。過了好幾個月之後,我才慢慢地接受了這個事實。回到神學院之後,總想找個地方痛哭一場,卻不曾有過。晚上蒙著被子,愧疚之心和不孝的指責,讓我傷心難過而流淚。

一次外出朝聖時,聽到《父親》這首歌曲,讓我繃緊的悲傷得到了一次痛快的疏導。回到神學院,我自己痛哭了兩個小時。自此,每年父親節我都會痛哭一場。有一次在火車上,自己蒙著被子流下了很多淚水。淚水,讓心舒坦了很多。

今年的父親節如期而至,我的腦海中浮現了過往的種種,但是不再流淚了。當教友們給我說,父親節快樂時,我猛然間意識到自己已經是位父親(神父)了。父親節,做個好牧人,成了人生新的里程。

__________

撰文:憶,中國一位天主教徒。

【完】

相關文章:

【博文】憶母親──聽您的叫聲成了永不可能的奢侈了

【博文】你是我的哥們:一位神父與耶穌的相知相遇

【博文】一位修生的一封未寄出的家書

UCAN China
保持聯繫

訂閱《天亞社中文網》免費電子周報
繁體版   簡體版

© UCAN China 2017. | 有關我們 | 私隱及網頁紀綠 |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