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AN Vietnam UCAN India UCAN Indonesia ucanews.com
UCAN China

【博文】「幹一杯,哥倆好」?共融的思索

標籤連結: , , , , ,

17 March 2015

【博文】「幹一杯,哥倆好」?共融的思索

每逢教宗在聖伯多祿廣場舉行公開活動,都吸引數以萬計的群眾擠身廣場內一睹其風采。

筆者終於來到了聖伯多祿廣場,這裡到處全是遊客,形單隻影的筆者,夾在兩個中國旅行團之間,開始了夢想多年的朝聖之旅。

其實很久之前,筆者已開始準備這趟不知何時才可成行的朝聖,那時筆者用漢字標出拉丁文發音,聽歌自學拉丁文《天主經》。這份渴望,感謝天主和恩人的幫助,終得實現!在旅途中、回國後,筆者向很多人分享這次的感受,便是共融和忠貞,特別在此中梵建交之聲再起時……

共融是教會的核心

共融──我們常常為此意向祈禱:為中國教會與教宗之間共融祈禱;為被外力分開的地上地下教會團體之間的共融祈禱;為我們堂區弟兄姊妹彼此共融祈禱。

但事實上很難表述清楚什麼是共融。國內現在有個簡單的認知:「如這教區的主教獲得教宗任命,那他領導的教區全體教會子民便與教宗和普世教會其他地方的天主子民共融了」。

然而,就筆者有限的教會知識,知道這項「羊皮紙『任命』」只是共融的一項前提和開始。共融對於教會非常重要,榮休教宗本篤十六世在《教會—共融》一文裡就說:「『共融』處於教會的核心位置」。顯然,不是在一起參與彌撒禮儀或共祭,又或是「幹一杯,哥倆好」就算共融了。

什麼是共融了?國內曾有頗多的神職和信友,嘗試引用不少教宗的訓導與教會文獻詳細解釋。其中聖若望保祿二世在《活於感恩祭的教會》通諭的第卅八節給了完整答案:

「它藉大公會議教導中所列舉的各種聯繫而表達出來:『領有基督的聖神,又接受其教會的全部組織,及教會內所設的一切得救的方法,同時在教會的有形組織內,以信仰、聖事及教會行政與共融的聯繫,並與藉著教宗及主教們而治理教會的基督聯合在一起的那些人,便是完整地參加了教會的社團。』」

這節通諭很詳細、也很複雜,作為平信徒的筆者也感到不易明瞭。

向來為國內受壓迫教會勇於發聲的香港教區榮休主教陳日君樞機,曾在其文章中向一位教區神父建議,「去伯多祿廣場上體驗一下,全球的天主子民和世界的權貴怎麼樣理解教宗的角色」。

在這次朝聖中,筆者在伯多祿廣場上對此有更切身的經驗,真實感受到了共融。這是一份來自屬天的恩賜與祂子民的在世言行的真實回應,這份感受在祈禱、靜默、聆聽中更為真實且強烈。

不同時期聖人們見證與基督之間看不見的聯繫

周圍有導遊在不停的給遊客講解廣場上的每項偉大建築、它的建造者及歷史等等,但筆者的感受決不僅僅於此。筆者透過廣場四周的柱廊與其頂端的聖人雕像感受了教會兩千年歷史中,無數聖人聖女為信仰做出的光輝見證。他們有名有姓有故事,使每尊聖像不再是死物,而是活的見證,他們在說話……

逐一觀望這數百尊聖像時,感受到他們與聖伯多祿大殿前壁頂端耶穌基督的聖像之間,有著絲線般的密切聯繫,他們正注視著你。

這裡有一份「凝重」,聖人們彷彿透過筆者,注視那些在國內依然在破壞、傷害這聯繫及聯繫末端耶穌基督的人和事,在注目國內的一幢幢一項項令基督心痛的事,在這裡基督業已得勝,但筆者卻感受到了祂的傷痛,因為是自己子女的傷害。

透過這些仿佛可見的聯繫,筆者看到基督身後的巨大十字架,被高舉的基督仍然在十字架上,傷祂最深的,是祂最愛的我們和他宗徒的繼承者。

同時,這裡也有一份「安慰與擁抱」,就像浪子回頭,父親伸開雙臂歡迎擁抱的感覺。這雙臂的源頭便是處於中心的耶穌基督,基督和他傑出的子女們在歡迎著我們這些回家的人,不管我們來自何國何族、以前多大的成就或過錯,回家便好!「遊客如過客,這裡如我家」的感受此時更為強烈。愛的寬容與擁抱,在這裡筆者感受到了。

看著腳下一個個鋪就的「磐石」沉思,筆者的思緒仿佛回到了教會初期。在這片土地上,伯多祿為主致命了、很多主教神父被殺害了、很多信友被活活焚燒了、還有不少沒有接收洗禮的殉道聖人們……這是聖地!

在羅馬很多教堂祭台下一具具透明棺木或石棺中的聖人聖女們,他們中有歷代教宗、樞機、主教和神父、還有很多信友,可能在中國遊客看來有陰森的感覺,但筆者卻看到了歷史不同時期中無數聖人聖女們為了保留這份與基督的聯繫不受污染。

殉道聖者們用他們的鮮血浸透了這裡,精修聖者用他們一生的歲月在今天向我們這些朝聖者訴說他們與基督和祂的教會之間那份親密無間的聯繫。筆者想,「共融」就是這仿佛可見的、由無數殉道和精修先烈們在每個時代見證的,與基督的純潔的、完整的、沒有折扣的「聯繫」吧。

今天的我們見證與基督在世代表之間看的見的聯繫

對於這「聯繫」的感受,在筆者見到教宗方濟各身影時隨即高漲起來。隔天是周三公開接見,早上六點起床去排隊,以為自己很早,沒想到前面竟然還有好多人,不管老人還是年輕人,甚至抱著嬰孩的父母,一旦通過安檢,就向廣場內湧去,佔據最前的位置,想離耶穌基督在世代表——教宗更近點。等筆者入場時,前方位置已被人群佔滿,那時才七點一刻,就一刻鐘的時間,筆者只能趕快找通道側邊的位置坐下。

在另一個入口,筆者看到了輔祭團整齊排隊入場,並陸續有大巴一車車送來了輪椅上的殘疾人……筆者在想,今天屬於我們這些來自各國的朝聖者,想到了聖詠中「我們是祂的子民,是祂牧場的羊群」而倍感榮耀。很多人都在祈禱、唱歌等待教宗的出現。雖然聽不懂他們的話,但筆者也加入了這份同心合一的祈禱中,激動的心情難以平復,想著要見到教宗了,要見到教宗了……

在吵雜聲中好不容易唸完《玫瑰經》,聽到了遠方傳來歡呼聲,響起了「Papa,Papa Francis」的聲音,筆者趕緊站起來,拿出手機準備拍照。當教宗的車從身前走過時,筆者也情不自禁與周圍的人群一同喊「Papa,Papa」,看到教宗了,看到了……心裡滿是喜悅和高興……年紀已不小了,筆者依然很「high」如周圍年輕人一般跟著教宗的車行走的方向在圍欄裡跑起來了,淚水不禁而流。

後來發現還有不知哪個國家的老太太也跟在筆者身後跑。之後,有人問筆者為什麼跑,不是已經見到了嗎?這麼近距離的接觸,已讓很多外國信友羡慕不已。後來筆者回想:那時有份渴望與訴求就是想離教宗近一點、時間久點,仿佛與他有份聯繫,如同絲線拉著筆者,不捨得遠離。

在喜悅中靜心聆聽教宗的講道,努力記住。在伯多祿廣場上筆者切身從教宗身上感受了「基督的愛」和這份「愛」的吸引力,想起了保祿宗徒說:「沒有什麼可以使我們與基督的愛隔離」(羅8:39)。

在公開接見結束時,筆者的情緒再次被點燃:全場兩萬多信友一起用拉丁文同唱《天主經》,想著終於與伯多祿的繼承者教宗及各國信友一起,向我們共同唯一的天父祈禱說:「阿爸,父啊!」,眼淚一直在眼眶裡打轉。回想多年前,有機會見到了教廷代辦。他說:「有朝一日,我希望能與國內的主教弟兄一起唱《天主經》」。聖保祿說:教會內「肢體雖多,仍是一個身體」(格前12:12),「若是一個肢體受苦,所有的肢體都一同受苦」(格前12:26),筆者想這也是慈母聖教會和她普世牧者教宗的渴望吧!

在基督的愛內與基督在一起

「我是葡萄樹,你們是枝條」(若15:5)。共融就是這般,打破了世間國家、民族之間的隔閡,重修因修建巴貝爾塔時人與天主、人與人之間割裂的關係。

那天,在大殿前壁頂端耶穌基督的注視下、歷史不同時期諸聖人聖女環繞下,各國各族各語言的天主子民都充滿喜樂與激動,虔敬地與教宗一起向天父祈禱。與基督和教會的共融是這份執著的愛戀,是在聖神內一起手把手同說:「阿爸,父啊!」(迦4:6)時兄弟姊妹般的親情,為了守護這份愛戀與親情,有犧牲與沉重,但在共融中卻是真喜樂。

「基督又是身體,是教會的頭」(哥1:18)。這份「肢體與頭」之間不可見的聯繫,與祂在世代表教宗之間可見的聯繫,不容割裂也不容污染。為了這份在基督愛內的共融,無數先烈傾流了鮮血、做出了大無畏的犧牲,至今河北省兩位主教生死不知、杳無音訊,不明白這份共融的意義,沒有筆者在伯多祿廣場上的體驗,實在難以明瞭這是為了什麼?

當筆者轉身離開伯多祿廣場時,看到了廣場中央的十字方尖碑,記得下面刻有「基督得勝、基督為王、基督統萬邦」。這塊碑原是鑿於西元前一九三五年在埃及為敬拜太陽神所立,後來就到了這無數殉道聖人流血之地。四千年滄海桑田、歷史變遷、無數國朝興起滅亡、無數英雄潮起潮落,基督卻在這裡,「祂愛了教會,並為她捨棄了自己」(弗5:25),他沒有許諾給我們任何世間的榮華富貴,但他許諾「我同你們天天在一起,直到今世的終結」(瑪28:20)。

基督得勝,為基督作證

這些為了與基督「在一起」的教會最為傑出的子女看透了這一切,因為他們如保祿宗徒深信:「靠著那愛我們的主,我們在這一切事上,大獲全勝,因為我深信:無論是死亡,是生活,是天使,是掌權者,是現存的或將來的事物,是有權能者,是崇高或深遠的勢力,或其他任何受造之物,都不能使我們與天主的愛相隔絕,即是與我們的主基督耶穌之內的愛相隔絕」。(羅8:37-39)。

為此,河北省易縣教區師恩祥主教、保定教區蘇志民主教和許多仍然為保守這份與基督和祂在世代表之間完整共融而身心受苦的弟兄姊妹,他們選擇了更為高貴和恒久的財富——在「基督的愛內」與基督「在一起」,心心相印,為祂作證。想到這裡,幼時學的一首聖歌出現在腦海中:「在基督的愛內,我們結合,大家同來唱歌;在基督的愛內,我們踴躍,高聲同唱基督得勝」。低詠著這首歌,為那些在國內仍然受苦的主教、神父及信友的祈禱中離開了這裡。

__________

撰文:里德,中國大陸一位天主教徒。

【完】

 相關文章:

隆巴迪指主教任命可借鑒越南模式,網民懷疑協議膠著

大陸非法主教春節期間私訪台灣,教會要員未與其接觸

【評論】中梵建交聲再起

UCAN China
保持聯繫

訂閱《天亞社中文網》免費電子周報
繁體版   簡體版

© UCAN China 2017. | 有關我們 | 私隱及網頁紀綠 |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