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AN Vietnam UCAN India UCAN Indonesia ucanews.com
UCAN China

【評論】教宗會被忽悠嗎?

標籤連結: , , , ,

29 January 2015

【評論】教宗會被忽悠嗎?

當教宗方濟各就職後,教廷高層內的華人要員韓大輝總主教對中國教會問題緘默了。香港榮休主教陳日君樞機則對中梵建交表示悲觀,甚至勸教宗不要訪問中國。

然而,教宗去年八月赴韓國訪問並主持亞洲青年節時,經中國政府允許飛越中國領空,給盼望中梵改善關係的人們帶來諸多歡呼。

教宗在返回羅馬的飛機上明確表示:「若是可以,我希望明天就訪問中國」。他熱愛中國人民或者說熱愛中國教會由衷地表達出來心中的願望和夢想。

從中國政府開放領空的舉措上,不可置疑地釋放出善意,但是,恐怕與教廷達成建交的距離仍舊很是遙遠。因為,在有關中國教會方面,中國政府一直奉行所謂的「獨立自主,自辦教會」的原則,而這個原則其實就是官方控制教會的說辭而已。

中國天主教會是真正的獨立嗎?所謂的獨立,是獨立於梵蒂岡教廷,而非獨立於中國政府。由政府扶持的傀儡主教無不都是一些官方附庸,他們不是在捍衛天主教信仰,而是將天主教綁架在官方的列車上,這正是中國皇權文化的糟粕。

隨著中國經濟與世界經濟接軌,中國文化的許多層面也應該與世界文化接軌。所謂的皇權文化與當今世界的民主理念格格不入。封建王朝時代,「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濱莫非王臣」的腐朽理念應該擯棄。

一向「天地之間,唯我獨尊」的佛教,在過往的歷史中也曾經成為皇權之下的附庸。原本在佛典《梵網經》上規定:「出家人法,不向國王禮拜」。佛教在中國的宗法社會中,因不拜皇帝,不討好皇帝,曾遭受數次滅佛之災。佛教入中土後,一些高僧大德始終堅持不拜皇帝的原則。

據《資政通鑒》記載:唐高宗龍朔二年(662年)四月十五日下《制沙門等拜君親敕》,但不到兩個月,於六月八日又另頒《停沙門拜君詔》。由此可見,當時的佛教勢力在這個問題上的強硬姿態。

但佛教之中並非全是強硬之人,也有僧人主張變通。如北魏僧人法果,就帶頭致拜太祖拓跋珪。他在面對佛教內部的反對時,也做了一番解釋。他稱太祖是「當今如來」,「我非拜天子,乃是禮佛耳」(《魏書.釋老志》)。佛教在不拜皇帝的問題上,找到了一個台階,逐漸開始拜皇帝了。到宋朝時代,僧人對於拜見皇帝已經習以為常,不覺得有什麼不妥。因著僧人的變通,信佛的皇帝往往都會興建廟宇,僧人們也就為帝王歌功頌德,逐漸成為皇權下的附庸。

如今,一些天主教主教妄想學習僧人法果,將帝王的命令當成天主的命令,真是荒唐至極!從信仰的層面上來說,基督徒首先應該服從的是天主,尤其是在關乎救靈的問題上,寧肯得罪世人也不可得罪天主。因為,基督說的很清晰:「凱撒的,就應歸還凱撒;天主的,就應歸還天主。」

這也正是當今世界所宣導的政教分離。國家的職責是保障公民物質生活的提高,教會的職責是聖化精神生活的提升,兩者不應該發生矛盾和衝突,可是,在實際生活中往往會產生衝突。原因就是,國家的統治者妄想統治公民的宗教生活,這是非常荒唐的;當然,作為宗教若是越俎代庖干預國家政治事務同樣是荒唐的。

教宗方濟各在針對中國問題上,說的很清晰,教會只是想完成自身的使命。二零一五年一月十九日,教宗結束在菲律賓的訪問時,他再次表達對中國的關注。尤其是在向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拍發的電文中,教宗很誠懇地說:「我保證為您和全體中國人民祈禱,為你們祈求和諧與繁榮的豐沛祝福。」在飛機上回答隨行記者的提問時,教宗表示,他準備好願意隨時訪問中國。

中國外交部在隨後的例行記者會上,發言人華春瑩回應說:「中方對改善中梵關係始終抱有誠意,並為此作出了不懈努力。我們願本著有關原則繼續與梵方進行建設性對話,推動雙方關係不斷改善。希望梵方以實際行動為雙方關係改善創造條件。」

外交部發言人一月廿一日針對教廷的發言毫無新意,多少年前的陳腔濫調竟不厭其煩地反覆強調。

另一方面,國家宗教局於一月十五日在網站上發布《2015年工作要點》,提及解決天主教領域突出問題時指出,「支持中國天主教一會一團穩妥推進自選自聖主教工作」。作為政府部門,甚至是無神主義的官員們,竟然要推進天主教自選自聖主教的工作,這是官辦教會還是國辦教會?

天主教自身建設本應天主教神職來自我管理,政府官員管理天主教事務實在是越俎代庖。天主教聖統特色就是,地方教會主教在與羅馬教宗的共融中,服務天主的子民。每當召開所謂的中國天主教代表會議上,政府官員要發表綱領性文件,即「堅持獨立自主自辦教會」的原則。這也就是外交部發言人所宣稱的「有關原則」,而這個所謂的原則與天主教的聖統制度格格不入。

耶穌揀選十二個宗徒,派遣他們向全世界傳播福音。羅馬教宗繼承的是宗徒之長伯鐸的職位,在全世界天主教的司鐸當中揀選合適人選,任命他們作為主教來繼承宗徒的職權,牧放基督的羊群,這屬於上天恩賜的神權,人間任何的統治者都沒有這樣的權力來剝奪上帝的權力。

當今教宗方濟各針對中國教會面臨的挑戰,願意借著努力突破僵持已久的困境,但是屬於上帝交付於他的神聖職權可以讓位於俗世的統治者嗎?教宗方濟各正在朝思暮想地做著訪問中國夢,但教宗會被忽悠嗎?

__________

撰文:彭鑒道,中國河北省邯鄲教區神父。

【完】

相關文章:

【特稿】地下教會主教:「請聖座對中國邁出第一步」

宗教局發布工作計劃,支持一會一團推進自選自聖主教

【評論】北京向梵蒂岡開放主教人選,但維護愛國會

UCAN China
保持聯繫

訂閱《天亞社中文網》免費電子周報
繁體版   簡體版

© UCAN China 2017. | 有關我們 | 私隱及網頁紀綠 |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