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AN Vietnam UCAN India UCAN Indonesia ucanews.com
UCAN China

【博文】山東周村教區高可賢主教殉道十年祭

標籤連結:

25 January 2015

【博文】山東周村教區高可賢主教殉道十年祭

高可賢主教

我的老師高可賢主教,雖然離開我們已經十個春秋,但他的音容笑貌依然在我們面前縈繞。上帝安排他在人生的旅途中吃盡苦頭,但我們相信他在主內也享受著超性的歡樂。

他於一九二八年出生在山東博興縣龐家鎮高廟李村一個信仰虔誠的公教家庭。因祖輩勤儉治家,故此家庭略微富有。高可賢弟兄姊妹五人,他是最小。他自幼受到父母的良好教育,稍長便萌發修道志願。在周村教區備修院、濟南大修院,直至北京大修院。

不幸的是,在一九五四年三月三日,修院被警方圍困,修院師生受到審查,高可賢與多名神父和修士被投進秦城監獄。無端獲刑二十年,後被押往中蘇邊界大興安嶺地區興凱湖中的荒島上勞改。在勞改營的日子,無論寒冬臘月還是三伏盛夏,與難友們砍伐樹木,勞力出汗。此外,還要不斷地遭受批鬥,身心遭受摧殘,但依賴大能的上主,他無怨無悔。雖然在此惡劣環境之下,高可賢仍與譚天德神父及其他難友偷偷地祈禱默想天主,也更加堅信天主。

一九七四年刑期雖滿,可是因為他的戶口仍在勞改營,所以只好在勞改營安排工作,為在勞改營工作人員的子女教英語,借此可以掙來微薄的工資來維持生計。把長期積攢下來的錢送給勞改場負責人,好能換取回家探親的假期。一九七九年,高可賢終於獲准回家探親。當來到家鄉,大街上的孩子們好奇地問他是哪裡人時,高老的心中有說不出的酸痛。尤其是見到久別多年的姐姐,姐弟二人抱頭痛哭許久。家中親人們原以為他要麼流亡海外,要麼已經殉道犧牲,誰知道他卻在興凱湖的荒島上度過了二十餘年。親人相見沒有喜樂的淚水,只有哽咽的痛哭。

在當時,家人被無情的文革已經摧殘的有些恐懼。一個勞改犯突然回到家中,親人不敢挽留,唯恐給家人帶來災難。高可賢也不想給家人帶來負擔,他唯一希望的是能夠滿全他童年時期服膺天主的那份聖召。

短暫的探親後,他又回到勞改農場,經過深刻的思考,他仍感受到天主的召喚。於是,一九八零年,高可賢再次回到家鄉,去投奔老本堂,且已經成為主教的宗懷德。宗懷德要高可賢去北京全國修院學習所謂的「愛國理論」。高可賢從宗懷德的言談中總感到老本堂的說教與修道時期所接受的傳統信仰不符,於是,他拒絕到北京接受所謂的「愛國主義教育」。因著高可賢拒絕到北京去學習,宗懷德也就拒絕祝聖其為神父,高可賢為捍衛良心也就離開了宗懷德。

高可賢從同學哪裡得知,在河北有不隸屬愛國會的主教可以祝聖神父,便到獻縣尋找他的同學侯經文神父。到達獻縣後,劉定漢主教也不敢馬上祝聖他為神父,先安排他與修士們在一起裝訂獻縣教區印刷的《聖教日課》。因為高可賢在勞改營時患上白癜風,未能及時治療,加上高可賢本身個子有一米七八,不知情的人還以為他是外國人。當地派出所不斷監視劉定漢主教,發現主教處進進出出的一個外國人,馬上去質詢劉主教,問這位外國人來這裡幹什麼?劉主教矢口否認有什麼外國人,公安人員卻言語肯定。公安走後,劉主教才想到一定是高可賢惹的禍,於是,便讓高可賢另去他處。

高可賢離開獻縣後,心灰意冷,向天主發出問詢:「天主!難道說我沒有聖召嗎?若是我沒有聖召,我甘願返回勞改場,繼續做我的勞改工人,讓我默默地在隱秘中去世。」經過祈禱後,高可賢心平氣和,決定在回勞改場前去天津老西開教堂,參與最後一台彌撒,就準備在勞改營隱遁餘生。

但天主絕不放棄他鍾愛的子女。一九八三年八月十五日,高可賢在西開教堂參與聖母升天節彌撒時,遇到一位難友。二人相見格外親切,彌撒結束後,他們拜會了李思德。原來,李思德與高可賢也是同學,當時高可賢並不知道李思德已經被祝聖為主教。李思德說:「我現在就是主教,我完全可以祝聖你為神父。」高可賢心中豁然開朗,深深感到天主是如此愛他,也感到聖母轉求的能力,因為高可賢特別敬禮聖母,就在聖母升天節這天,天主借著李思德主教的手領取了司鐸的職分。天主之所以沒有讓高可賢從宗懷德手中領取聖秩,是為了讓他傳承純正的天主教信仰,甚至要造就一位殉道聖人,而高可賢對未來一無所知。

高可賢晉鐸後,首先回到家鄉傳教,可是他並不懂得怎麼樣度地下教會的生活,很快就被宗懷德和當地警方知道了。宗懷德捎信讓高可賢去北京,警方也到處找他。高可賢的親戚感到事態危機,就勸他離開山東,免得再次被捕入獄。高可賢在眾人的勸導下,通過萬鳳程神父的介紹,來到河北邯鄲,隸屬於陳柏廬主教權下服務。

當時,邯鄲/永年教區自己在秘密培養修士,高可賢神父就成為培養修士的教師。高神父知識淵博,又有音樂天資,這是非常難得的師資。他在永年教區培養修士時,與他們同甘共苦。尤其在磁縣張二莊的封山上,與修士們住在一起。十幾人共用一個臉盆,共用一盆洗臉水,因為封山之上所吃的水完全都是下雨積存的水。水是有限的,用完之後,修士們必須下山分散居住的教友家中,或者乾脆放假回家自學。冬天裡,若是下一場大雪,修士們就將雪塊用鍬填進儲水池中,等雪水化成水後,煮水做飯。即便這麼艱苦,高神父仍舊是面帶笑容,與修士們同唱聖歌,歡樂無窮!

當一批又一批修士晉鐸後,高可賢神父的眼裡更是喜不自禁地流出激動的淚水。一九八八年,賈治國主教邀請高神父到正定教區負責修道院事宜,在正定有更多的修士需要他培育。當曹州教區李炳耀於八九年獲祝聖主教後,山東忠貞教會開始活躍。高神父知曉後,回鄉傳教的願望更加強烈,曾數次向賈主教要求回山東傳教,賈主教只是不准。一九九三年五月,高神父給裴榮貴副主教說明了內心的願望,也表明了回鄉傳教的決心,裴神父允准他回鄉。高神父回到周村教區後,服從朱洪聲署理的領導。

山東曹州教區李炳耀主教高瞻遠矚獨具慧眼,於一九九三年九月二日,親手祝聖高神父為主教,使其負責周村教區教務。高主教憑著長期在河北服務的影響力,招募了一批生徒到周村晉鐸服務。

一九九七年,羅馬聖部因已認可了周村教區馬學聖為合法主教,為避免教區分裂,便委任高可賢為煙台教區主教。不幸的是,九九年十一月十六日,高主教在平度一教友家中再次被捕,自此便杳無音信。直至二零零五年元月廿四日在監禁中去世。警方匆匆將主教遺體火化後,通過濱州市博興縣龐家鎮高廟李村各級幹部的參與下,將高主教骨灰埋在其祖塋墓地。

一位偉大的主教,一生為主數度蹲監坐獄,直到去世也未能按照教會禮儀實行殯葬。他的一生真正步武了基督的芳蹤,也踐行了宗徒的使命。如今,我們這些在他的教導下成長的學生,再次緬懷主教的豐功偉績,見證他為主所做的偉大奉獻和犧牲。

高可賢若望主教的英名將萬世流芳,他的聖德將世世代代受人頌揚!

__________

撰文:彭鑒道,中國河北省邯鄲教區神父。

【完】

相關文章:

榜樣的力量是無窮的

華東山東省「地下」主教拘留期間逝世,遺體匆匆火化

華東山東省「地下」主教傳死訊,一些國內天主教徒表懷疑

UCAN China
保持聯繫

訂閱《天亞社中文網》免費電子周報
繁體版   簡體版

© UCAN China 2017. | 有關我們 | 私隱及網頁紀綠 |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