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AN Vietnam UCAN India UCAN Indonesia ucanews.com
UCAN China

【博文】生命點滴,感謝有你:謹此紀念安德肋李清連老會長

標籤連結: , , , ,

24 November 2014

【博文】生命點滴,感謝有你:謹此紀念安德肋李清連老會長

網上圖片

今年的諸聖瞻禮這一天,我和愛人去朋友那裡送東西,因為修路,朋友的家附近顯得擁堵不堪,好歹找到一個停車的地方,愛人留下我在車裡等待他自己一個人步行去朋友那裡。車窗外一點都不安靜,喇叭聲,管理員的吆喝聲,讓我感到很亂。

拿起手機翻看短信,想起可以上網看看朋友們在幹什麼,就這樣我打開了手機網,翻看好友動態的時候,李夢的說說頓時讓我訝異不已,那條說說是寫給她的爺爺的,短短的幾句話,卻蘊含了滿滿的生離死別的痛苦和懷念。那一刻,我的大腦似乎空白,手都有點哆嗦,迅速打過電話去,只是一句簡單的不能再簡單的問話:這是真的嗎?電話那頭那個整天嘻嘻哈哈的小丫頭,已經泣不成聲。我知道,老會長真的就這樣匆匆離開我們了。李夢的媽媽接過電話時,她在電話那端痛哭,我在電話這端淚水洶湧,老會長真的離開我們了……。

想起第一次見到老會長的樣子,那時我剛剛領洗不久,他站在洪家樓教堂通往修院後院的大門那裡,委託一個我認識的老教友找到我,把我領到他的面前,那時他找我是因為家裡有老舊的錄影帶要翻刻成光碟,他說這都是很有紀念意義的影像,不翻刻恐怕會丟失的。我滿口答應幫他做好這件事,但是同時又對這位看起來高高的有些黑瘦的老人有些奇怪:他是怎麼知道我會做轉錄光碟這項工作的?後來,慢慢的知道了這位老人就是賢文堂區的李清連老會長。

經過這次接觸,老會長和我的聯繫多了起來,每次聽到他的電話,總是先聽到他跟小孩子一樣很認真的喊我「劉老師」的聲音,我糾正過老人家幾次,但是他執意要這樣喊我,雖然在濟南這片土地上,大家相互之間喊「老師」是很自然的事情,但是每當老會長很認真的喊我「劉老師」的時候,我總是感受到一種被尊重被關心的溫暖,那份親切就像一種召喚,召喚我時刻懂得我是教會大家庭中不可或缺的一份子,是大家所喜愛的手足同胞,更是天主特別眷顧的人。

或許就是老會長的這份關心,他的家人們也逐漸成為了我生命中很重要的人,先是老人家的兒媳彩虹姐和我聯繫頗多,每當遇到信仰中的困惑時,彩虹姐是我第一個選擇傾訴的人,後來老會長的全家就這樣自然而然的成了我的親人和朋友,成了我生命旅程中不斷幫助我扶持我的良師益友。

老會長是很快樂的人。我至今清晰的記得老會長七十大壽的時候,我們一群年輕人為他和老伴操辦的那場慶祝宴會。因為那一天即是老會長七十大壽也是他和老伴的金婚紀念日。這樣喜慶的時刻,我們年輕人盡情的取笑他、打趣他。他不惱反而興高采烈的和我們一起開心的笑鬧,當我主持這場特殊的慶祝宴會時。他居然拿出來他寫給老伴的一封信,要當著大家的面認真的念給相濡以沫、風雨同舟了五十春秋的老伴聽。他堅持自己念,大家哄笑他的磕巴,起哄讓他親吻老伴。他笑得念不下去了,才交給我讓我幫他讀完。當我讀著這樣一封特殊的「情書」時,那份深情和感動幾次讓我哽咽失聲,那時老會長因病只能坐在輪椅上,但這不影響他對生活的熱愛,他就像一個小孩子一樣重新學習著突然發生變故的生活給予他的種種考驗。在那封寫給老伴的特殊的情書中,他居然以背誦的形式寫下了他新近學習的一段新的祈禱文聖家祈禱文。那封信我讀的熱淚盈眶,感動縈懷,在場的親朋好友聽得唏噓不已。剛剛還熱鬧非常的宴會大廳頓時充滿感恩和寧靜的氛圍。我記得那天老會長是很高興的,他還在年輕人的哄笑中,非常積極主動的親吻他的老伴,那時他就像回到了年輕時光,充滿了活力和激情。

老會長是很慷慨的人。我是經常被他邀請去家裡吃飯的,偶爾神父會帶著我去教友家吃飯,等教友開車來接我們的時候才發現又是老會長家請客。老會長搬家的時候,我去看望他,去了之後,我笑:「您家這張大餐桌又是為了神父修女來家裡吃飯方便準備的吧?那麼大,一看就是為了大家聚餐而設置的。」老會長大笑,他說我很聰明一看就懂得他的心思。是的,老會長經常邀請神父修女們去家裡吃飯,我有時很奇怪,整天邀請大家吃飯,花費那麼多就不心疼?老會長這樣的慷慨全家竟然沒有一個人站出來反對。而且他的老伴——那位和藹的大姨總是率領著兒子兒媳、閨女女婿甚至孫子女一起,忙忙碌碌的為大家準備豐盛的飯菜。老會長因病只能坐輪椅的日子裡,他的家裡依然是神父、修女們經常聚餐的地方,好像他們家就是為招待神父修女而存在的一樣。我記得那年聖嬰仁愛基基會濟南分會成立的時候,我率先跑到老會長那裡告訴他,其實那時候我真不知道這個善會如何發展如何操作,在老會長面前我滔滔不絕的說了善會成立的意圖和我的種種設想。老會長認真的聽我說,等我說的沒有話題的時候,他走進裡屋。然後拿出四百塊錢交給我,說這是他全家加入善會的會費。我當時就傻在了那裡,而老會長卻笑著說:教會要發展需要有這樣的善會,我老了,你們年輕人幹吧,我全力支持!

老會長是很好學的人。去年,我出了自己的詩集,樂顛顛跑去老會長家,給他送去一本,他高興的接過來,向我投來贊許的目光。時隔多日,再次見到他時,他說他很喜歡我寫的詩歌,其中那首《我毅然決然的走向你》是他最喜愛的,他背給我聽,那神情很專注,很嚮往。後來,他對我說那本詩集被一個親戚給要走了,他很遺憾不能經常翻看我寫的詩歌,我答應他會再給他一本的,他馬上高興起來。

其實,老會長一直就這樣真實的快樂的生活在我的面前,每每見到他,他總是要和我握手並熱情的邀請我去家裡吃飯,似乎在我的腦海裡,他永遠不會離開我們,更不會這樣匆匆的離開我們,他對教會的熱愛似乎還沒有降溫到要讓人感覺離開的時候。每次有學習班,每次有彌撒他都是坐在輪椅上安靜的參加。教堂似乎就是他生命的重要組成部分,然而,在諸聖瞻禮的這天早上,在他和老伴共同誦念了早課準備去教堂參與彌撒的時候,在誰也不會料想的那個時刻,老會長突然離開了我們,在他人生的旅途上驀然止步。這讓熟悉他的人既感傷又欣慰,張憲旺主教聞聽噩耗,感歎老會長的離世也感謝天主在諸聖瞻禮這一天召叫老會長的靈魂回歸天鄉。是啊,一個為教會奉獻了一生的人,在天主的眼裡是寶貴的,他的離世必將是他走向圓滿的開端。

老會長葬禮那一天,我想用一個特殊的方式為他送最後一程,拿上我的相機,親自再為他拍幾張照片,老會長生前是很喜歡我忙忙碌碌在教會活動中拍攝的,他也喜歡這些錄影啊照片啊表現出來的東西。儘管在這之前我徵求彩虹姐夫妻兩個的意見時,他們明確表示不要攝像攝影,要以樸素的方式送別老人,但是我依然固執的認為老會長願意看到我拿著相機就像在為教會服務時的樣子一樣,風風火火的再一次出現在他的面前。就是帶著這樣的一份心情,我參加了老會長的葬禮,我看到了那麼多的教友都來為他送行的場面,張主教帶著幾位神父親自來為老會長送行,兄弟堂口的樂隊也都趕來為這位和藹可親又喜愛熱鬧的老人做最後的告別演奏。起靈前,鮮花環繞著老會長的遺像,對著這張熟悉而又親切的笑臉我深深鞠躬,淚水奪眶而出。尊敬的老會長,我來為你送行,用我攝像師的身份,用我新教友的身份,用你的家人的身份,以你最喜愛的晚輩的身份。天堂有知,請為我們新教友祈禱,願所有新教友都能像我一樣,得到關注,得到幫扶,在信仰的路程上勇敢前行!

__________

撰文:文萱,中國濟南一位天主教徒。

【完】

相關文章:

【博文】生命的思考:基督信仰帶我們進入永恆的光明

【特稿】馬來西亞華人教會錄製光碟保存潮州方言經文傳誦

追思已亡乃教會聖訓,祭奠先祖謂華夏傳統

UCAN China
保持聯繫

訂閱《天亞社中文網》免費電子周報
繁體版   簡體版

© UCAN China 2017. | 有關我們 | 私隱及網頁紀綠 |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