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AN Vietnam UCAN India UCAN Indonesia ucanews.com
UCAN China

【博文】鬧市中的巨型十字架

標籤連結: , , , ,

16 October 2014

【博文】鬧市中的巨型十字架

旺角佔領區最初出現的簡單祭台。

香港的「佔領中環」爭取真普選運動,原訂於十月一日開始,卻因為兩個學生組織的主要領袖被捕而被迫提早於九月廿八日凌晨宣布啟動,打亂了許多參加者、支持者及相關人士的部署。

特區政府廿八日傍晚指派防暴警察發射八十七枚催淚彈對付手無寸鐵、大多數是學生的示威者,更引發市民自發上街,成為佔中的參與者。警方在金鐘的清場行動中,又將原本只打算佔領這個金融區的抗議者擴散到其他地區,一度在四五個鬧區開闢新戰線。

這個爭取真普選的民主運動已持續超過兩周,多個晚上有十幾萬人現身支持,人數之多大大超出了運動發起人的預期。至本周,幾乎每天早上醒來看新聞,都有新的事態發展。

回想九月廿八日,筆者與親人早已訂下聚會,約會還是自己提出的,不好取消。然而,因著警方施放催淚彈的突發事件,筆者雖然自知同枱吃飯邊看手機是很沒禮貌的,但手機裡的通訊程式一直呼叫哪裡哪裡缺乏救援物資,令筆者實在忐忑不安,整頓飯如同嚼蠟。還好大家理解,所以最終決定提前離開,相約友人買一點物資,前往現場,算是盡一點心意。

由佔中這個公民抗命計劃一年前宣布後,雖然有思考過自己到底佔還是不佔,但各種因素都告訴筆者,自己是沒這條件參與這個始終是違法有被告風險的行動。直至廿八日晚上送物資的那一刻,筆者仍然沒有打算成為佔中參與者。

佔領運動一直持續,偶然路過會親自去看看,總比道聽途說好。直至第六天的周五晚上,應女兒要求帶她前往現場,因人多被擠進入了佔領區,後又因為站立太久太累乾脆跟其他人一樣席地而坐,正式成為旺角區的「佔領者」。

旺角佔領區主要盤踞彌撒道和亞皆老街兩條幹道的交界,有不少市民輪流拿著擴音器各抒己見,但即使透過音響,在現場嘈雜的環境下,只能勉強聽到部分的發言,過了約十五分鐘就想離開。但女兒意猶未盡,堅持要多坐一回以示支持,筆者於是把弄手上的念珠,唸起《玫瑰經》來。

祈禱是支持這場抗爭的一種力量。猶記得聖母軍是分為兩種團員,一種是活動團員,一種是輔助團員。活動團員,顧名思義是要活動,要外出服務,探望教友和傷病孤苦等義務工作。而什麼是輔助團員呢?那就是承諾為聖母軍每天祈禱,念聖母軍全部經文及五端《玫瑰經》。由此可見,在我們信仰中,祈禱和行動是相輔相成的。

在唸經的過程中,筆者也觀察周圍,忽然感到一陣狂喜,發現畢直的彌敦道和亞皆老街交界,因人群之多和抗議者架設的路障,向四邊伸延而成為了一個巨型十字架!

「十字架」,相信是今年教會新聞中出現次數最多的一個關鍵詞。浙江省,尤其是溫州地區,二百多間基督教和天主教堂的堂頂十字架被拆除,一個一個倒下來,莫不使教友心酸、流淚,甚至為捍衛它而流血、失掉工作、家庭及財產受到威脅。

筆者隨即想起這些眾多被推倒的十字架,它們是各自教堂最大的一個十字架吧?但相比那些堂頂巨型十字架,如今在彌撒道/亞皆老街這路口的十字架,不是更巨型嗎?幾百個十字架倒了下去,卻在同一中國土壤上形成了一個更為巨大的十字架,這不是天主的神妙和大能嗎?

參不參與佔中畢竟有各人的價值取向和考慮,但在佔領區,在這巨型十字架上念一遍經文,那怕是短短的《聖三光榮經》,那種感覺實在美妙!

後記:自傳出黑幫涉嫌參與反佔中活動,故意挑釁佔中集會者引發衝突,而警方在事件中又被指執法不公,旺角佔領區居然出現了供奉「關帝」的簡單神壇,試圖以黑白兩道都供奉的這位義薄雲天的歷史人物,震懾不義之舉,使得佔領區上周似乎又回復了多些平靜。

隨後,更相繼出現了有耶穌像、《聖經》和蠟燭台的簡單祭台、觀音、法師的圖像和禱文,使旺角突然間變成了「宗教交談」之地!

就如佔中運動局勢天天演變,關帝神壇上周已搭建成「關帝廟」,更可從谷歌地圖找到位置;而放置耶穌像和《聖經》的祭台如今加上大帳篷,放置了軟墊,並被命名為「聖方濟各街頭小聖堂」,供基督宗教信徒預約使用,甚至將要在那裡舉行露天彌撒。

__________

撰文:小草,香港一位天主教徒。

【完】

相關文章:

港六宗教領袖表示願成政府與佔領者間的橋樑

【博文】求耶穌及聖母保祐和平爭取真普選的香港市民

教會連日來為香港局勢作不同形式的守望祈福

UCAN China
保持聯繫

訂閱《天亞社中文網》免費電子周報
繁體版   簡體版

© UCAN China 2017. | 有關我們 | 私隱及網頁紀綠 |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