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AN Vietnam UCAN India UCAN Indonesia ucanews.com
UCAN China

【特稿】在上帝與財神之間

標籤連結: , , , ,

2 April 2014

【特稿】在上帝與財神之間

溫州商人在教會。〔圖片來源:環球時報〕

四十七歲的周書亞(化名)曾經很富有。二零零四年之前,其家庭資產達到數千萬元人民幣,並擁有兩家製藥工廠。但自改信基督教後,他的生活突然改變,不僅財富大幅下跌,生意合夥人亦疏遠他。

所有的變化源於他在教會裡所做的一個承諾:「永遠不會行賄、逃稅或違背諾言」。

對於製藥公司來說,提供傭金給醫生和醫院是常規。然而,周的宗教意識喚醒他停止這樣做。

然後,他的公司開始了一個痛苦及災難性的轉型。第一步是停止賄賂醫生和醫院。但對於製藥公司,拒絕行賄可能會導致嚴重的後果。

周告訴《環球時報》:「沒有醫生會推薦我的藥給患者,因為他們無法得到傭金。公司的藥物銷售量急劇下降。」

災難很快降臨。周說:「短短幾個月內,銷售團隊裡幾乎所有人都離職,公司瀕臨破產。」周還受到同行的批評,說他打破了行規。「其他製藥公司還在行賄,但我不會。一些熟人指責我,皈依基督教後偏離正軌。」

他受到員工及同行的批評。一些生意合夥人甚至斷絕來往。

在接下來的兩三年裡,他繼續為公司的轉型而努力。他對《環球時報》說:「這於我是個致命的打擊。我一次又一次祈求神為我指明道路。唯一支持我繼續轉型的是,我是在遵行耶穌基督的教導。」

周書亞的故事並不是唯一。在中國繁榮卻殘酷的商業環境下,走捷徑致富的一些中國商人開始求助基督宗教以尋求精神上的安慰,但也為此付出了沉重代價。

痛苦的轉型

儘管缺乏數據顯示中國基督徒商人的確切人數,但他們似乎都有些共通點:他們認為所賺的錢沾有罪污,對其所賺的財富感到極度內疚。大多數情況下,某些困難促使他們皈依。

二零零四年由「誠信天下企業家聯盟」創立的北京基督徒企業家團契,其台灣籍會長陳成堂對《環球時報》說:「他們被錢和繁華所毒害,需要內心的平靜。他們開始通過改變不道德的商業交易來改造他們的行為及公司。」

皈依基督宗教後,這些商家往往面臨現實的問題。《聖經》禁止行賄、逃稅及包養情婦,所有這些通常被認為是商業圈中標準行為。

這些顯著的變化可能是致命的。有時候,這些商人不得不放棄利潤、失去生意夥伴或使公司瀕臨破產。

周書亞說:「犧牲和負擔,使你對耶穌基督為我們所背的十字架感同身受。」

二零零二年,北京一個為基督徒商人而設的培訓中心的總裁趙曉撰文指出,中國市場經濟的轉型,「若沒有更深遠的支持無法立穩……它最終會從活躍的宗教團體中受益。」該文被認為轟動了商界。

趙創立的香柏領導機構,旨在用《聖經》的教導來培訓中國企業家。第一步是鼓勵企業家在神前起誓,許諾「永不會行賄、逃稅或包養情婦」。

趙對《經濟周刊》說,漸漸地,這種承諾變成了入會儀式。

門窗業界的領軍人森鷹公司董事長邊書平簽署了承諾。剛開始,股東們很高興看到他的變化:以前脾氣暴躁的邊書平變得和藹可親。

然而,二零零七年當他向股東宣布「他的公司永不會行賄時」,他們很震驚並問道,「如果不行賄,企業將如何營運?」

邊依然堅持,而股東撤回了資金。不久,銷售團隊亦跑了。邊獨自擔負起重任,並開始進行內部改革。他說:「既然我們不能行賄,公司已失去大客戶。我們開始將業務轉向不需要行賄的客戶群。」

那年,他轉變業務方向,更專注出口及批發市場。在此過程中,邊損失八百萬元。

被同事拋棄

對大多數商人來說,轉型意味著放棄熟悉的市場而轉向其他領域。但這並不是簡單的過程。

周書亞遇過類似困難。在停止行賄後,他的公司瀕臨破產,曾經合作的人亦離開。他放棄向醫生及公立醫院銷售藥物,而轉向當時生意興盛的私人藥店。

他說:「我不需要去賄賂他們,只需提供低價高質的藥物。」他續說,自那以後,他更注重發展及提高藥物的質量。

周說:「這就像從頭開始。我幾乎每天閱讀《聖經》,並一次又一次地求神給予信心。」那段時間,周的《聖經》幾乎被用爛了。

在二零零四年秋天,幾十個教友加入周的公司,他的銷售團隊漸趨穩定,並通過在全國各地促銷他們的藥物,業務逐漸回升。

儘管他的年收入從一千萬元減至二零零四年前的一二百萬元,但周不後悔。他說:「你的生命價值改變了。經營一間公司並不只是為了賺錢,還在於你是否做了正確的事情。」

團契的利弊

周說,當基督徒陷於困境時,一個值得信賴的團契可以很好地幫助商人。

陳成堂贊同說,一個有著二、三十名成員的基督徒團契,能有效地讓商人們積極分享經驗及互相幫助。

《經濟周刊》報道說,為了迎合越來越多基督徒商人的需要,教會在許多城市,如北京、溫州、杭州及三亞成立更多的基督徒團契,致力幫助想改變生活、尋求精神支持的基督徒商人。

陳成堂說,他經常應邀到北京的幾個教會講道。他的證道主要涉及,如何在《聖經》教導下領導你的公司,領導力培訓和企業管理技能。

他問聽眾:「誰是最好的總裁?」有人回答:「耶穌基督。」

他指出,隨著越來越多教會針對商人建立團契,教會已接受這種情況。

北京東方博大私家醫院的所有人吳建華,二零一零年皈依基督教受洗。吳說,他每周四晚上參加北京京開高速路旁豐台教會的團契。

晚上六點半,幾十名社會精英:企業主、高級管理人員及律師,坐在一起讀聖經詩篇、唱贊美詩及祈禱。呼喊「阿門」(基督宗教用語,意指「我信」),縈繞兩個小時的聚會。

吳告訴《環球時報》:「這就像是被重新煥發活力。」

上帝

對那些已皈依基督教的商人,教會團契為他們提供尋求相互安慰的機會,但有時也迎合更實際的需求。

有一次,吳說,團契成員幫助一位鞋廠老闆賣掉剩餘的產品;去年中秋節,一名基督徒安排向團契成員促銷了他的月餅。

一些在金融部門工作的成員,也把教會當做平台,銷售理財產品。

但這卻伸引出追求生意與精神慰藉的模糊境界的問題。

一位姓王基督徒說:「我不想阻止團契內的商業活動,但如果繼續下去,肯定會傷害團契的形象。」

王氏續說,之前教會迴避吸引商人,因為他們一直被認為與「原罪」有關:他們相信商人會不顧道德,利用各種手段來賺錢。

隨著教會變得更開放,台灣和香港的教會是最早滿足商人需求的華人教會。王說:「教會領袖開始改變『賺錢人是不虔誠的』的舊思維,他們開始向商人敞開大門。」在高峰期,約有一千名基督徒商人參加豐台教會的團契。

浙江大學基督教與跨文化研究中心主任陳村富說:「那些人已成為振興商業道德的動力。」

據陳村富所做的一項調查,有二百四十八名基督徒商人參與,其中有五十四人說,如果他們在主日忙於生意,可以豁免主日敬拜,而另外一百六十六人說他們會讀《聖經》,替代周日去教堂禮拜。

據來自福建官方教會機構基督教三自愛國運動委員會和基督教協會的報告,基督宗教一直幫忙處理存在於企業界的問題,如賄賂、生活腐敗及家庭危機。

陳成堂說:「我們可以停止行賄嗎?當你行賄時,別人也這樣做。賄賂只會提高成本,最終沒有人能受益。因此,我們要阻止此道,要有競爭力、提高產品質量和服務。」

【完】來源:《環球時報》,天亞社編譯。

Between God and mammon

相關文章:

廿一位主教共聚為教友企業家祝福工廠惹爭議

【評論】中國企業會否認真承擔社會責任?

【特稿】在浙商跑路潮中教友企業是否也傷不起

中國教友企業家冀將信仰融入管理

UCAN China
保持聯繫

訂閱《天亞社中文網》免費電子周報
繁體版   簡體版

© UCAN China 2017. | 有關我們 | 私隱及網頁紀綠 |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