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AN Vietnam UCAN India UCAN Indonesia ucanews.com
UCAN China

【評論】揪褻瀆者下祭台不是暴力行為,乃是最後的界線

標籤連結: , , ,

20 September 2012

【評論】揪褻瀆者下祭台不是暴力行為,乃是最後的界線

《基督從聖殿中驅逐商人》,埃爾.格列柯(El Greco)作品。圖片來源:互聯網。

〔天亞社編按:本社日前刊登了董明月教友撰寫的《警惕大陸天主教極端勢力抬頭》一文,在網絡上引起不少議論。另一中國大陸教友「花雨清風」在博客上撰文回應,並同意本社轉載。〕

 

天主教徒崇尚忍耐寬仁,行走於光明之中,拒絕任何暴力及恐怖活動!善良的天主教徒可以寬恕別人七十個七次得罪之處,正直的天主教徒不會教導或縱容別人故意去觸犯一條最微小的不義之舉。為此,我們天主教有自己的信仰原則與法律規條。

根據羅馬教宗公布的絕罰令,有些人未經宗座任命而陷於《天主教法典》第1382條所規定的懲罰已經自動生效。按照天主教法律,公開受絕罰者已無權管理主的教會,牧放主的羊群,其聖事不僅非法無效,更重要的是非法的彌撒聖祭褻瀆了聖體聖事。

如此嚴重的罪行沒有人出來制止,其結果則是觸犯天主教紀律而被絕罰的這三人至今仍不思悔改,依然在上主的聖殿中肆無忌憚地舉祭,而那些忠貞於自己良心和信仰的神父們卻被排斥在教會團體之外。如此指鹿為馬、黑白顛倒的現象出現在我天父的家中,嚴重地撕裂著基督的教會,使主的聖殿蒙受巨大的侮辱。

在基督奧體承受如此屈辱之下,我們的兄弟們沒有選擇流血暴力或恐怖的方式,而是探討用哪種方式可以更好地達到制止他們褻瀆,其中有一位兄弟在群裡提出「勇敢揪非法神職下祭台」。當然,這位兄弟提出的思想我們並非一致贊同。這是我們幾位兄弟討論教會內部事務的處理,實在不是社會或政治事務,跟甚麼非暴力或暴力根本就沾不上邊。結果這句話被潛伏在群裡的一位自稱天主教友的董明月加以渲染,寫了一篇所謂《警惕大陸天主教極端勢力抬頭》的文章發布到天亞社上。

這件事情原本夠讓我感到詫異的,一個自稱天主教友的怎麼會歪曲事實,將主內兄弟假設的思想以一種新聞的寫作方式發布出來,以吸引別人的眼光。不料文章接二連三地在天主教在線、長青家園、天人彩虹橋等一系列的天主教網站裡出現。甚至還有一些天主教網絡管理員認為作者僅僅是闡明一種現象,何必大驚小怪,甚至斷定「揪非法神職下祭台」屬於暴力行為,是「極端勢力抬頭」等等。

為甚麼我們的兄弟會提出「揪非法神職下祭台」,這是有前因的,在天主教會裡褻瀆神聖的聖體聖事是最嚴重的罪行,任何褻瀆聖體的行為都是不可容忍的。基督聖體的神聖在天主教會裡是絕對不容侵犯,九十年代福建省長樂一帶拆除了許多聖堂,卻沒有聽說聖體被褻瀆的事件發生,因為有我們熱心的兄弟用性命去保護著至聖基督聖體。

今天我們看到仙桃市蔡邦村天主堂被惡徒縱火燒毀的新聞,我相信任何一個熱愛聖教會的弟兄,若看到當時惡徒準備舉火焚燒時都會出手制止,甚至拿起棍棒自衛。如果我們看見一個人要喝毒藥自殺,我們是否會上去將他手中的毒藥搶奪下來,以致使他不至於死亡?請問,這種制止是屬於暴力行為還是愛德行為呢?

同樣,試問我們中有誰看到別人在玷污自己的母親或姊妹,無動於衷地退避到暗處念經祈禱求天主來幫助?我相信所有人都會選擇以死抗爭的行為,這種行為根本不叫暴力,而是向對方清楚表明我們自己容忍的最後界線所在。

在東北的教會,我們最善良的司鐸弟兄們正忍受著各種的玷污和痛苦。如果我們對他們的痛苦和玷污不能感同身受的話,憑甚麼說跟他們是同一基督奧體呢?

大陸天主教會為甚麼會一而再、再而三地蒙受屈辱,就是因為我們團體缺乏界線意識,個個都充當著好好先生。沒有界線的好好先生團體結果祇能任人擺布,這不是表現出你們高超的德行修養,反而是縱容了罪惡橫行,所以中國先哲孔子有一句話說得好:「鄉愿,德之賊也。」可見可憐之人必有可惱之處,叛逆之徒通常都是一群好好先生給他提供了土壤培育出來的。

我真心地希望大家擦亮眼睛,你們就會看見所謂的天主教友董明月先生將「拉人下台」定位為天主教極端勢力抬頭,這種打棍子的文革作風為受絕罰的非法主教提供了庇護,使彌撒聖祭的神聖性受到玷污而無人敢於抗議,實在是為既得利益者站台。任何一位關愛基督教會的兄弟都不會容忍褻瀆天父聖殿中的彌撒聖祭,無論誰胡說制止非法舉祭屬於暴力行為都站不住腳。在此,我呼籲天主教在線、天亞社、長青家園、天人彩虹橋等,不要刊登或刪除那些造謠是非、有損教會合一共融的文章。

我希望大家好好地反思,被認定為「極端勢力」在政府的眼裡意味著甚麼?為甚麼別人沒有認定我們的罪過,而所謂的天主教友董明月卻在公開場所給我們的兄弟定下「極端勢力」的罪名呢?!如果這種行徑沒有得以制止,反而不斷地受到認同和贊許。我們豈不是一群可憐的蠢豬嗎?

如果哪個人還說「拉他下台」屬於暴力極端勢力行為,俺改天就勸那些受絕罰者到你們的堂口裡穿上主教的祭衣行祭,讓他來收編你們成為他的羊群。

最後,讓俺想起孔夫子的一句話:「八佾舞於庭,是可忍也,孰不可忍也。」很適合使用在中國天主教的現代處境,因此,揪褻瀆者下祭台不是暴力行為,而是告訴人們天主教信仰是有最後的界線。

__________

撰文:花雨清風,中國大陸一位天主教徒。

【完】

相關文章:

【評論】警惕大陸天主教極端勢力抬頭

UCAN China
保持聯繫

訂閱《天亞社中文網》免費電子周報
繁體版   簡體版

© UCAN China 2017. | 有關我們 | 私隱及網頁紀綠 |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