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AN Vietnam UCAN India UCAN Indonesia ucanews.com
UCAN China

【評論】牧靈工作者的形象──讀《牧靈的藝術》有感

標籤連結: , , ,

30 August 2012

【評論】牧靈工作者的形象──讀《牧靈的藝術》有感

《牧靈的藝術》封面。〔網上圖片〕

中國教會有這樣一種現象,一些牧靈工作者博學多才、擁有雄辯的口才,令成千上萬的聽眾為之傾倒;在講道的現場,雷鳴般的掌聲不時響起,趨之若鶩的信友團體不遠千里慕名前去參加他們舉辦的福傳活動。

可是等這些受培訓的教友回到堂區卻去責問本堂神父,苛責自己所在的教會問題重重,帶領一部分人在堂區或自己所在的教會團體中散布謠言、怨言。

面對此種情形,一直以來,我腦海中有一個問題:這樣的牧靈工作者是不是天主所召叫與喜歡的?他們是不是真正地在為主做工?天主看到他們的工作是否會欣慰地點點頭,微笑著說:「我父所祝福的,你們來吧!承受自創世以來給你們預備了的國度吧」呢?

懷著這樣的心情我上下求索,期望能找到那讓我魂牽夢縈的答案,可是這一切的一切全是枉然。

環顧中國教會,我們白手起家,從一無所有走到今天,很多仁人志士都忙於福傳,想把福音的種子播撒於華夏大地。可是,我們沒章可循,都在摸著石頭過河。有教友曾問我,神父們每天都在忙著做甚麼?我不假思索地回答:看望病人,處理堂區事務,行聖事,送彌撒,辦培訓。這些答案好像是張口就來,但回答過後,我自己對這些答案都不滿意。這樣回答的時候好像我是在完成一種工作,滿全一種義務。夜深人靜的時候,我問自己,我要的生活是怎麼樣的?牧靈工作者的形象究竟為何?

直到有一天,拜讀《牧靈的藝術》(The Art of Pastoring)一書,才使我撥開雲霧,看到了晴朗天空。在此書中,作者達味.漢森(David Hansen)以牧靈工作者的身分去講述自己為主服務幾十年的經驗,從經驗中評析牧者的實質與形象。

真正的牧靈工作者應該首先是蒙主恩召的,這是一種召叫,正如福音中告訴我們那樣,是天主揀選了我們,而不是我們揀選了他。成為牧者是天主的召叫,不是我們的選擇,不是我們選擇要從事牧靈工作。所以做牧靈工作者,不僅僅是去收集一些牧靈的技巧,這完全是來自上天的禮物,是他「賜予這些人做宗徒,那些人做先知,有的做傳福音者,有的做司牧和教師」。(弗4:11)

祇有自己在內心深處體認並認知,是主召叫了自己,才能奮不顧身地投入到牧養人靈的工作中去,不辭勞苦地去付出,去奉獻。知道做牧靈工作者是天主對人的召叫,是牧靈工作者去承受一切紛繁複雜事務的原動力。聖保祿知道自己的使命來自於天主,所以,當他歸化後,為了這份寵召受榮耀去奮鬥,甚至為此而受苦;耶肋米亞先知知道自己的召叫,雖然他想擺脫這項艱難任務,但是卻不得(耶1:4-10)。約納先知知道自己的使命與召叫,想逃脫天主對他的召叫,在逃離的路上被困魚腹三日,險些成為魚的食物。

牧靈工作者不是技師,而是一種生活的體現。牧靈工作是一種生活,而不是一套科技以致於從事牧靈工作的人需要去學習並收集一些知識與技巧才能勝任。當牧靈工作者明白自己的召叫後,他就會有全新的生活,以自己的生命去見證這份召叫。

對於周圍的人來說,牧靈工作者是耶穌的寓言。寓言是一個故事,是可見與可知事物和不可見不可知事物的具體對比。耶穌的故事是天主的寓言,因為耶穌是一個人,可見的,然而天主是一不可見的精神實體。耶穌的生活是天主的故事與愛,當我們聆聽耶穌的故事與生活的時候,天主就在接近我們,來與我們人類相遇。所以當我們去宣講耶穌,在我們的日常生活中跟隨耶穌的時候,我們就是把天主帶給人類。

我們生活就是見證,當我們活出基督的面容之時,人們就看到那生活的天主。當牧靈工作者探訪病人的時候,病人就會看到那生活的天主走向自己;當牧靈工作者在宣講與祈禱時,人們會目睹神聖的天主在借他們的口向自己講話……牧靈工作者是「替天行道者」,他們的言行就在向人們昭示那在人類歷史中出現的天主,仍然活在今天的世界,透過牧靈工作者在向人施展他的救贖工程。

人以生命見證的時候,他在自己的服侍中做甚麼已不再重要,因為這時的他已被聖神充滿,而非被個人的成就感、榮譽感所充滿。我們的時代有兩位偉大聖人,先教宗真福若望保祿二世與真福德蘭修女,他們在聖神催促之下,懷著仁愛之心去關愛世界,關愛社會的弱勢群體,也正因為如此,他們不僅獲得了人們的稱讚,更獲得了所信仰的那位的獎賞。

以此來對照我們中國教會的牧靈現狀,問題就迎刃而解。本人才疏學淺,歸納牧靈工作中的一些現象,以期起到抛磚引玉之效,有助於福音的傳播。

一、現在的牧靈工作被俗化,人們把天主的事業視為工作,把服務教會視為去經營事業和生意,努力使之蓬勃繁榮,可這些都是曇花一現;繁華過後,所剩下的祇是空殼。

二、牧靈工作者被視為店主,在他的商店中應具備各種各樣的貨物,以供人們不時之需,提供顧客全方位服務,讓顧客高興並滿意。店主應知道如何吸引顧客來店裡購物,並擊敗對手;他應知道如何包裝自己的產品使顧客去投資;這家商店出售的是喜樂、希望、疑難雜症的解藥。從某種程度而言,這歸結於人們對牧靈工作者的期望。一個人做一件事是最困難的,當圍繞你的人都期許你做一些事完全相反你的意願的時候,尤其是當這些人非常聰明,都對你特別好、十分尊敬你,甚至供應你的生活所需。

牧靈工作者每天接許多電話,收到許多信(在當前中國情形,也許是QQ聊天或留言,YY房間的聊天等即時通訊方式),他們向牧靈工作者尋求幫助,這些幫助可能與對天主的信仰相差甚遠。這就是他們來到牧者前不是為了尋找天主,卻是為了來尋求勸告、建議或是機會。他們這樣做的時候,是假設牧靈工作者有資格、有能力提供這些幫助。

三、牧靈工作者渴望成功。牧靈工作者並非天外飛仙,更不是不食人間煙火,他們也是有血有肉的人,對人生有所追求,希望能夠在堂區成就一番偉業,當然這其中也不乏為主做工的心願,就在這種複雜的動力之下,像一隻無頭蒼蠅到處衝撞,最後卻碰得頭破血流,身心疲憊。

依稀記得印度著名靈修學家莫頓說過:人內在有股力量,它要尋求一個出口,要麼通過人的本性訴諸愛的表達,要麼在權與名中去周旋。當牧靈工作者自身缺乏必要的裝備,受社會思潮之影響,自然會被導向歧途,追求人性的成功。

根據《聖經》的原則,沒有成功的教會。教會祇是罪人的團體,受聖神的召集周而復始地在天主台前聚會。牧靈工作者是罪人中的一員,被賦予神聖的使命,即是使團體注目於天主,就是這項使命,在現代社會這大染坊中丟失了。

四、牧靈工作者成為了基督宗教運動的追隨者。有些牧靈工作者的嗅覺超乎尋常地靈敏,能夠知道教會的動向,順應時代去變動福傳的方針與策略。神恩復興運動就是一例,很多人對它趨之若鶩,甚至放棄並詆毀教會傳統的敬拜與祈禱模式,唾棄並謾駡教會的牧者。這樣的情形說明了這運動成為他們服侍的中心,他們在追隨的是運動本身,而非這運動的核心──天主聖神。

在《牧靈的藝術》一書中提到牧靈工作者的三項基本職務,即祈禱、讀經、給予人們神修指導。期望主葡萄園的工人能夠秉承此三項職務,在聖神帶領下為主耕耘。

__________

撰文:郭海軍,中國大陸一位神父。

【完】

UCAN China
保持聯繫

訂閱《天亞社中文網》免費電子周報
繁體版   簡體版

© UCAN China 2017. | 有關我們 | 私隱及網頁紀綠 |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