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AN Vietnam UCAN India UCAN Indonesia ucanews.com
UCAN China

內蒙渡口鎮純樸的農村與福傳

標籤連結: , , ,

11 June 2012

內蒙渡口鎮純樸的農村與福傳

停電無阻教友踴躍出席分享晚會。

清晨三時二十分我們從火車臥鋪起床,車票雖是買到烏海,但彭神父昨與碇縣的常神父聯繫後,常神父請我們在烏海前一站的臨河站下車,因為此站離碇縣渡口鎮較近,雖如此也需開車兩小時方能抵達。

三時四十分到了臨河站,一出站就看到渡口天主堂常神父、劉修女、李修女專程到火車站來接我們,可想而知,他們整夜未睡。坐上車,看到昏暗的車道上,車子行經八線道的大馬路、高速公路及鄉間的土路,五時半抵達渡口天主堂。

這座天主堂為「玄義玫瑰堂」,紅磚所砌,高約十五米,於一九九二年重建,原址建堂已經一百多年了。據常神父所述,由於六六年中國文化大革命許多宗教財產全數充公,也包括天主教,而渡口鎮天主堂,是九一年由當地三位年老教友前往北京,經北京神父、主教的協助,向中國國務院陳情,最後國務院在一個月內交辦將渡口天主堂歸還天主教會,於是九二年即進行重建。

渡口天主堂的常神父一九七零年生,廿五歲被祝聖為神父,他對福傳工作非常認真,由於這幾年中國政府對宗教較為開放,因此他常帶人祈禱,透過祈禱來讓未入教的朋友瞭解信仰天主教並不難,故今年復活節此鎮共有一百四十七位教友接受領洗,這與台灣的傳教情景似乎非常不同。

這裡是偏僻農村,教友呈現出質樸務實的氣質。渡口鎮位於黃河河套的農業區,常神父說:「黃河百害,唯富一套。」指的就是黃河河套。上午在結束感恩祭、早餐後,我們驅車前往拜訪百年的三盛公天主堂。這裡的楊神父介紹此天主堂說此建築外觀是仿諾亞方舟,教堂上方的通氣孔,樣貌如救生圈。二次大戰期間,日軍空襲此地區,當時炸彈掉落天主堂,把屋頂砸破一個大洞,但落進教堂內的炸彈卻未引爆,之後修補教堂屋頂,增立柱子支撐,並撰文說明之,此事被教友稱之「奇蹟!天主保佑!」

三盛公天主堂後方為聖母會修女院,會長是杜修女,修女們熱情地招待我們享用當地的水果,也帶我們參觀剛新落成的修女院建築。杜修女表示因為經費短缺,故修女院無力再設「聖母像」,從台灣隨行的福傳老師張隆興先生在瞭解後,即允諾全力協助籌設,當然修女們高興萬分。

在參訪完三盛公天主堂後,我們前往三盛公地區黃河的攔河堰,此堰供給附近廣大農區的灌溉用水,此區域主要農產有玉米、小麥、葵瓜子。攔河堰下游為河灘地,常神父表示過去此處曾為本地人戲水的去處,但去年因發生五人溺斃事件,為此黃河管理局賠償每位罹難者二十萬元人民幣(一百萬元台幣),之後就設起柵欄,禁止人們進入河灘地。

在這個地方,大貨車超載情形非常嚴重。常神父表示,這些司機常為了多賺一些,而多載一些,當然也面臨遭交警開罰的風險。在返回渡口天主堂的路上,的確看到一男一女的交警在路邊攔檢大貨車,但我卻看到女警是穿著「高跟鞋」,實在難以想像穿高跟鞋,如何應付突發的緊急狀況。

渡口鎮的供電系統並不穩定,今停電二次,長達十幾個小時,但停電似乎對此農村影響不大。此次我們的拜訪行程,常神父特別為我們舉辦連續三晚的分享晚會,而今晚在沒電的狀況下,教友居然出席踴躍,甚至有步行一小時前來的參加者。

彭神父在晚會時,分享他在台灣受到天主、耶穌感召的過程,也特別提及啟發他的德國籍神父,他認為實踐基督精神重於一切,因此他成為神父後,即希望能以他父親給他的名字「振坤」作為座右銘,幫助世界、幫助婦女。

在中國農村的人們非常質樸,但卻如在夾縫中求生存。整個中國各階層極力地推動招商發展經濟,在資本主義的影響下,形成弱肉強食的野蠻遊戲,而這場遊戲吸引不少貪婪的人們前往淘金。但野蠻遊戲需要耗損龐大的資源、勞力,淘金夢未必成真,但在這場遊戲的「贏家」下,卻不斷地犧牲一群又一群的弱勢者。

反觀台灣,台灣有良好的教育、醫療、文化水平,有足夠的能力發展出新的社會典範,但無奈台灣政府自卑、看輕自己。為此,真心祈禱台灣能堅定主體意識,謹慎面對這場「生死未卜」的野蠻遊戲,也祈禱台灣人民能活出自己,避免成為滿足少數人利益的犧牲品。

__________

撰文:蔡智豪。

【完】天亞社英文博客:

An ecologist goes to China: part 3

生態福傳系列博文:

參觀北京大學、天壇,體驗十六小時長途火車

一個牽動世界的國家,中國北京初體驗

UCAN China
保持聯繫

訂閱《天亞社中文網》免費電子周報
繁體版   簡體版

© UCAN China 2017. | 有關我們 | 私隱及網頁紀綠 |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