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AN Vietnam UCAN India UCAN Indonesia ucanews.com
UCAN China

哪些亞洲樞機最具影響力? (二)

標籤連結: , , ,

4 June 2012

哪些亞洲樞機最具影響力? (二)

在這篇博文的第一部分,我們審視了職權強大的聖部,它們主要處理教會的內部事務;而宗座委員會通常被視為梵蒂岡部門的「第二階梯」,一般負責教會與廣大世界的接觸,或與教會領導階層管治不直接有關的事務。

你可能猜想到,委員會中最多亞洲人委員的是宗座宗教交談委員會。在亞洲大部分地方,經過數千年的發展,不同宗教的人一起生活,基督徒畢竟佔少數,而且生活在複雜的信仰環境中。在這情況下,基督宗教往往是新來者。該委員會委員中有三位亞洲人樞機:印度的若望.迪亞斯(Ivan Dias)和泰萊斯福爾.托波(Telesphore Toppo),以及香港的湯漢。

其他委員會並沒有那麼多亞洲人。或許令人驚訝的是,負責確保所有梵蒂岡法令與教會法律協調相一致的宗座法律條文委員會卻有兩位亞洲成員,他們分別是迪亞斯及奧斯華.格拉西亞斯(Oswald Gracias)樞機,兩人均來自印度。

迪亞斯樞機亦是宗座基督徒合一委員會及教友委員會的成員;格拉西亞斯樞機是宗座社會傳播委員會委員、托波樞機是宗座文化委員會委員;越南的范明敏樞機則是宗座醫療牧靈委員會委員。

但事實上,很多重要的委員會依然沒有亞洲人樞機。然而,其中部分委員會的工作範疇對亞洲教會有重大影響。例如,正義和平委員會應對支配現今世界的眾多經濟及社會問題;還有是移民及旅客牧靈委員會、家庭委員會,以及最新成立的促進新福傳委員會。

促進新福傳委員會旨在為在世界各地的福音傳播注入新活力,現在卻似乎更專注於在世俗化的「舊世界」(尤指歐洲)重新激發人們的信仰。

以上大概是教廷內亞洲樞機的總數,迄今擔職最多的人物是迪亞斯樞機,他總共是七個聖部及委員會的委員。

遠遠落後的有范明敏樞機(兩個聖部及一個委員會)、格拉西亞斯樞機及托波樞機(同樣一個聖部,其中一人有兩個委員會)。印度的喬治.阿倫謝里(George Alencherry)樞機及馬爾科姆.蘭吉特(Malcolm Ranjith)樞機都是兩個聖部的委員,而湯樞機是一個聖部及一個委員會的委員。最後,病重的八十四歲伊拉克巴比倫宗主教伊曼紐爾三世德里(Emmanuel III Delly)樞機仍然是一個聖部的委員。

這堆數字所突顯的事實是,亞洲在羅馬教廷的影響力較小,但相比之下,印度的影響力是壓倒性的。在梵蒂岡部門共廿三席亞洲「成員」中,印度佔十五席,越南佔三席、斯里蘭卡佔兩席、伊拉克佔一席。亞洲唯一的天主教國家菲律賓完全沒有代表。

這主要是因為亞洲大部分樞機已超過梵蒂岡八十歲的退休年齡,所以他們從教廷權力範圍消失。事實上,他們不能在選舉教宗的會議中投票。

鑑於梵蒂岡轉變的步伐緩慢,我們可能要等很長時間才能看到這些名額出現明顯的改變。

__________

撰文:亞歷山德羅.斯佩恰萊(Alessandro Speciale),天亞社駐羅馬通訊員。

【完】天亞社英文博客:

Which Asian cardinal has the most clout? (Part 2)

相關博文:

哪些亞洲樞機最具影響力?

 

UCAN China
保持聯繫

訂閱《天亞社中文網》免費電子周報
繁體版   簡體版

© UCAN China 2017. | 有關我們 | 私隱及網頁紀綠 |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