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AN Vietnam UCAN India UCAN Indonesia ucanews.com
UCAN China

【評論】上海主教退隱需要一個洩口

標籤連結: , , , ,

13 January 2012

【評論】上海主教退隱需要一個洩口

猶如在毛澤東執政的時代,領導人物在活動或照片中露面與不露面,往往被視為詮釋他的地位上升或下降的重要暗示。

事實總是很難確定,因為不會有相關當事人出來證實或否認某人何故露面或不露面,升級或降級。

近期一個不爭的事實是,上海教區邢文之輔理主教隱沒了。原籍山東的邢主教〔圖〕在二零零五年獲金魯賢主教指定為輔理主教的不二人選。他曾一度被視為金主教的接班人,如今卻不知所蹤,可能是短暫,也可能是永遠的。

自邢主教十二月三日主持龔秋生神父的追思禮後就沒再公開露面,中國天主教群體隨之開始流傳有關他的傳聞。

十二月十日,他本來可以代替跌傷住院的金主教主持新神父晉鐸禮,但最終典禮卻是延期舉行。聖誕節期間,邢主教也沒有出來舉行彌撒。此前一周,金主教宣布委任四十多歲的馬達欽神父為副主教。

不過,對於這次上海主教失蹤事件,與其問他到哪裡去了,不如問他不露面有何含意。

邢主教的困境或許是從一零年十二月開始,又或是早於他晉牧時已埋下伏筆。

一零年十二月,中國天主教第八屆代表會議在違背教廷的意願下召開。開幕式的第一個鏡頭,特意捕捉的就是邢主教的身影。當局認為祇要邢文之來,大會就穩操一半勝券。

然而,河北省獻縣教區終因沒有如金主教一樣的强力人物,李連貴主教才能自主大膽地決定「逃跑」,把邢主教因聽命輸去的一半又討回來。

八大會議上,聽聞邢主教被點名批評他的「三不」:不穿主教服,不戴主教小帽,不發言表態。

如果邢主教去參加八大是出於「聽命」,那麼他到北京後不合作則是對愛國團會活生生的蔑視和羞辱!(愛國團會乃教廷不承認的中國主教團與愛國會的合稱。)

事實上,雖然金主教是愛國會及主教團的名譽主席,這種對愛國團會的蔑視,卻是整個上海教區的常態。

在上海生活了些年,或聽說,或眼見,或感知,環境應不算太陌生!愛國會在劉柏年時代(他自一九九二年至二零零九年擔任中國天主教愛國會副主席)就忌憚上海教區。

金主教是上海「公開」教會團體的領袖,他曾在一次討論會當面指責劉柏年教友說:中國教會實因你而亂!(此雖為傳聞,但當事人都健在,懷疑者可自行求證。)

邢主教在此種環境中被選為輔理主教,由於山東人的耿直,所以也為宗教局忌憚,為愛國會忌憚。

按愛國團會官方網站《中國天主教》報道,去年十月十四日,中國天主教愛國會副主席兼秘書長劉元龍教友蒞臨上海,就上海的天主教愛國會思想建設、組織建設及人才建設狀況進行調研,並專門拜望了金主教。

從上傳到網站的兩張照片看,由始至終祇有愛國會麾下當地的「會士」和宗教官員出場接待陪同劉元龍,這和其他省市接待此類活動所表現的場景形成了强烈對比,教會內沒有神職的場景總是寒酸的。

邢主教早被預言了:定不會從輔理主教升為助理主教。據說是因為:一、他總讓宗教局頭疼,政府不喜歡他;二、他為人性格古板,不擅長搞人際關係;三、他脾氣耿直,總得罪人,不利教區團結。其實,這三點還不足於讓邢主教突然隱沒。

就像獻縣李連貴主教傳言隱退後,「撞門事件」被人利用做成一場大風波,但由於教區神職上下團結,大家全都沉默應對,最終事件安然平息。筆者到今天依然堅持最初的看法:這是某一團夥的骯髒炒作!但他們低估了獻縣教區全體神職的素質,就像他們用「獻金事件」來抹黑陳日君樞機時,同樣低估了香港教友的素質一樣。

而此次,邢主教如果真的受到壓力,那就是考驗上海教區素質的時候到了!

__________

撰文:華北神父。

【完】天亞社英文新聞:

The missing young bishop of Shanghai

相關新聞:

上海年邁主教跌傷,新神父祝聖禮延期

四十五位大陸主教據報出席代表會議

華東上海教區祝聖「重視靈修而信仰深厚」的年青輔理主教

UCAN China
保持聯繫

訂閱《天亞社中文網》免費電子周報
繁體版   簡體版

© UCAN China 2017. | 有關我們 | 私隱及網頁紀綠 | 使用條款